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快穿女配太暴躁
快穿女配太暴躁 連載中

快穿女配太暴躁

來源:掌中雲 作者:殷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殷妃 沈文奚

騙子! 什麼任務者,什麼引導者!什麼快穿任務,替原主完成願望!都是一場騙局!空手套白狼的騙局!殷妃從未見過這樣厚顏無恥到極點的男人!當被殷妃戳穿後,他還能理直氣壯狡辯:殷小姐,請你確認一件事情,你是不是死了
殷妃:是
沈文奚:我是否給你第二條命
殷妃:是
沈文奚:你現在是不是給我做事?殷妃:是,那,那你也不能騙我啊
沈文奚很無辜:我騙你什麼,殷小姐,別不識好人!你在我手底下做事,我是老闆,條件,要求,不都是老闆說得算嗎?殷妃:!!沈文奚:所以殷小姐,表現好,老闆給你加薪
女主脾氣不好,男主很狗,是真的很狗!前期的狗,後期的債!男主愛上女主後,無底線的寵!展開

《快穿女配太暴躁》章節試讀:

第7章 將軍替身嬌妻 ,多情即無情


裴玉溪沒有想到,在這樣流言蜚語漫天飛情況下。
任家小姐居然還敢出來。
雪花紛飛,她梳着姑娘的髮髻,抬着頭攤着手,眉眼彎彎,她眉眼烏色很濃很深,垂落的青絲在被白雪掩蓋的寺廟形成黑白相間的美景。
她笑起來很美,恬淡中帶着幾分紓解,成熟中帶着幾許的天真,黑色髮鬢插着珍珠流蘇髮釵,隨着她的動作,輕微晃動着。
小小的弧度,可見她禮儀教養很好。
「芙兒,芙兒快來。」她愉悅的音調,就彷彿回歸十幾歲少女般,天真嬌憨。
「夫……小姐!您身體才好點,不要再玩雪了,會着涼……哎喲,你怎麼能這樣。」芙兒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顆雪球就朝着芙兒砸了過來。
緊接着就是她靈動般的笑聲,她笑聲很好聽,清脆就跟玉石相撞。
「你在看什麼?」
裴玉溪轉眸,一名長相俊秀僧人含笑走了進來。
裴玉溪轉動着摺扇,指着那不遠處的梅花院中玩耍的女子。
「她何時來這裡?」
僧人走了過去,從三樓眺望,「你這多疑性子什麼時候能改一改,任家小姐,已經來寺中養病有一月之餘了。」
人家可不是因為你來的。
「我可不知道,龍安寺有收留女客。」
「玉溪啊玉溪,你忘記了,我師叔是何人吧。」僧人找出泡茶用的工具,用布包裹着水壺把手,「任家小姐當日送來,已經奄奄一息,身體舊疾諸多,一遭爆發差點要了這女子的性命。」
裴玉溪也想起來,他與任靈蝶去一趟任府時候,那時候任殷妃看上去確實不大好。
僧人給裴玉溪泡了茶,裴玉溪直接起身。
「玉溪你要去哪裡?」
「隨意逛逛。」
僧人還沒有說什麼,裴玉溪已經出了廂房,僧人這才想起來什麼,對着門口消失的背影大聲道:「你可別去別院那邊,那邊是女眷住的!」
僧人沒有聽到裴玉溪的回答。
他歪着頭托腮看着窗外,女子還在玩鬧着,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茶香四溢。
「也不知道那任靈蝶有什麼好的?世間女子不都如此,有何特殊?」
任殷妃正在跟自己丫鬟打鬧着,忽然間她收了手,站直腰桿,方才的活潑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站姿端正好看,眉眼變得柔和。
明明是同樣一個人,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恬靜站在哪裡跟他行禮打招呼:「裴公子。」
就跟以往那些女子沒有什麼兩樣。
裴玉溪斜靠着一旁的紅柱,他整個人顯得懶洋洋的,嘴角勾着一抹笑,嘴角的紅痣顯得格外的惑人。
有不少人看到他這一副樣貌,都會看痴。
任殷妃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便恭順低頭看低,眼睛都不敢往他身上瞄。
裴玉溪嘖了一聲,他還記得任靈蝶第一次見到他時候,那雙眼睛就恨不得黏在他臉上,還痴迷問道:「你長得可真的好看!太帥了!!」
任靈蝶這不同於其他女子的反應,徹底取悅了裴玉溪。
任殷妃的反應就跟京城大多數世家貴女般,無趣沉默。
裴玉溪瞭然無趣,還以為他能看到任殷妃不一樣的一幕。
裴玉溪什麼話都沒有說,轉身離開了,就在他要走出院落時候,他聽到身後處傳來芙兒驚嚇聲:「小姐,您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又聽不見!一朵梨花壓海棠,玉樹臨風勝潘安。」
「小姐!!」
「噓——!別這麼大聲,被人聽見多害羞啊。」
「您也知道不知羞啊。」
「你家小姐我現在是未婚娘子,這輩子嫁人無望,我何須再去顧及禮教廉恥!」
芙兒還想說什麼,又聽到自家小姐又說出驚世駭俗的話。
「再說了,來年開春,我又不在京城了,這般出塵公子,看一眼就少一眼,不看多可惜啊。」
「小姐!!小姐!!」
任殷妃沒有去看芙兒所以不知道她臉上的表情有多麼驚慌。
任殷妃蹲了下來,捧起地上的雪,紅色的大氅穿在她身上,顯得幾分嬌憨來。
「縴手如玉脂,淡妝勝羅敷。君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任殷妃捧着雪要舉起散開時,她抬眸就對上男子含笑的眼眸。
裴玉溪就站在她的背後,默不吭聲。
驟然間,遇到當事人,任殷妃下意識驚嚇,整個人慌亂不已,一頭扎進了雪地里。
裴玉溪微微瞪大眼眸,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只見她趴在雪地上一動不動。
裴玉溪見她這般反應,也覺得有意思極了。
他掀開下擺,蹲了下來,芙兒要上前時候,被他一個眼神瞪了回去,芙兒慫了。
「縴手如玉脂,陌上人如玉,玉樹臨風……裴某還真的不知,任小姐這般多才。」
「唔唔唔!」雪地里傳來任殷妃的悶哼聲。
她不起來,他也不走。
反正挨凍的人不是他。
任殷妃臉蛋被凍得有些紫,她受不了起身。
裴玉溪看着她裝作無事人,起身,拍下自己身上的雪,雙手有捂着自己的凍得有些僵的臉蛋,然後朝着他福了福身,「公子告辭。」
不等裴玉溪回答,她自個撒丫子就走了,走得那叫一個端莊好看,便便腳下的步伐換得極快,不一下就消失了。
裴玉溪輕笑一聲。
難道任家小姑娘都這般有意思嗎?
只不過……裴玉溪嘴角的笑徹底消失了,他眼神銳利,緩慢起身,拍去身上的皺褶。
可別叫他發現了,任小姐是有意為之。
任殷妃關上門那一刻,她臉上的紅暈還有嬌羞徹底消失了。
芙兒還是不知道:「小姐,你下次可別這樣了,真是嚇死奴婢了。」
任殷妃勾起一抹淡淡笑:「嗯。」
裴玉溪,是自戀的騷包!
原主不知道,她作為局外人,自然是知道的,後來女主和男主HE時候,其他男配都痛不欲生,甚至為了女主終身不娶。
只有這一位悶騷脫離的乾乾淨淨。
女主就好似裴玉溪手上教養的寵物,疼惜你時候,不舍你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拋棄你時候,走得比誰都要乾脆。
看似多情,實則最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