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拐個木匠當老公
拐個木匠當老公 連載中

拐個木匠當老公

來源:掌中雲 作者:魏佳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陳立新 魏佳麗

上一世,魏佳麗為了哥哥,屈嫁渣男,結果本該光明的人生過的慘不忍睹
重生一回,魏佳麗再也不要做乖巧懂事的姑娘,她拒絕換親,狂懟兄嫂,堅持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只是沒想到,年少時的愛慕對象,再見面成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木匠
親戚長輩苦口婆心勸說:這種窮酸鬼,哪裡配得上你!跟這臭木匠結婚,連個遮頭的都沒有!等着看她笑話的眾人,沒等到她後悔,小木匠就搖身一變,成了大人物陳立新攬着媳婦的腰:走,咱們回娘家給你長臉去!魏佳麗:這不是長臉,是去打臉......展開

《拐個木匠當老公》章節試讀:

第3章 被救


魏佳麗早防着他了,從他滿臉怒氣的進院子門開始,她便慢慢往門口邊上挪。
這會兒,眼看着要來抓她,便撒腿就跑。
邊跑邊喊:「魏佳明,念在我們同爹同媽的份兒上,我可以掙錢幫你蓋房子娶媳婦兒,
可以一個人養咱爹,以後還可以幫你帶孩子,但就是不能同意你說的事情。」
巍佳明典型的農村男人,打小學習不好,二年級便輟學在家,基本上算是籮筐大字不識幾個。
傳統大男子主義思想卻特別嚴重,村子裏男人大部分都信奉拳頭可以叫人聽話。
特別是女人。
他就不信了,自己妹妹還真的不怕打。
所以,魏佳麗的話,他一個字兒都沒聽進去,他只想靠自己的拳頭去讓她妥協,同意嫁給劉淑軍,好成就自己的美滿姻緣。
魏佳麗雖然長得清秀苗條,但很有運動天賦,跑起來跟腳下生風似的,飛快!
魏佳明只想着怎麼追上妹妹,然後用拳頭讓她屈服,根本沒聽見她在說啥。
魏佳麗是個機靈的,她嘴裏喊的那些話,雖然是真心的,但也還有其他目的。
一是想引來村子裏其他人的注意,二來也為了轉移一下哥哥的注意力。
可天不作美,這青天白日的,村子裏的人都下地幹活了,根本沒有可以出來拉架的人。
魏佳麗心道壞菜,腳下更快了。
突然,她看見不遠處的紅磚瓦房,她記得,那是村支書家的院子。
在整個小崗村裡,就只有支書家是這麼高檔的房子,其他大多是泥瓦房,稍微好點兒的有黑磚瓦房,最窮的還有茅草搭建的棚房。
魏佳麗鉚足勁兒衝過去,太好了,支書家的院門是開着的,說明家裡有人。
魏佳麗直接衝進院子,嘴裏喊到:「大爹救命啊,我哥要打死我!」
村支書也姓魏,叫魏世發,是本家,雖然出了五服,但都是一個族譜,按輩分,魏佳麗叫他大爹。
村支書在整個村裡很有威望,在他們大窪灣里更是權威人物,而且又是長輩,魏佳麗覺得他肯定能管住魏佳明。
眼看魏佳明已經衝過來,可她喊了半天並沒有見到救命的支書大爹,而且,連他家其他人也沒看到。
魏佳明氣喘吁吁的擋住魏佳麗能逃跑的路,「死丫頭,我叫你還跑,看我不打斷你腿!」
說著,還真左右瞅着找能打斷她腿的傢伙什了。
魏佳麗腦子轉的快,好漢不吃眼前虧,她立馬服軟說:
「哥,你打斷我腿我還怎麼去學校教書,我不教書,誰幫你掙錢啊!
還有,我卧床不起了,爹還得照顧我,那他也幹不成活了,家裡田地都靠你一個人,不得累死!」
魏佳明好像被她說動了些,動作稍微遲疑了點兒,可猶豫也就那麼一小會兒,現在在他心中,什麼都沒有娶老婆重要。
「廢話少說,就問一句嫁不嫁!」
大概是料定這丫頭不見棺材不落淚,魏佳明說話的同時,已經拿起院牆邊豎著的扁擔。
魏佳麗還真就不信了,都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了,還真能被親哥打死不成。
她倔強的抬起下巴,「不嫁就是不嫁,打死我你還得坐牢去,照樣討不到老婆!」
魏佳明可真是個傻憨貨,掄起扁擔就朝親妹子背上砍。
魏佳麗嚇得「啊……」的一聲尖叫起來,同時條件反射抬起胳膊護頭。
可,身上並沒有扁擔落下的疼痛感。
魏佳麗慢慢睜開眼睛,只見哥哥手中的扁擔,在半空中被另一隻手牢牢抓住。
這隻手,麥色,寬大,因為用力,也因為瘦,握起的手背上青筋特別明顯。
魏佳明使勁拽了下扁擔,拽不動,於是惡狠狠的問:「你是哪個?」
兄妹兩在你追我趕中衝進支書家的院子,誰都沒注意到,邊上啥時候多了個陌生的年輕男人。
年輕男人慢慢按下魏佳明揚起的扁擔,「我是哪個,不重要,但打女的,不對!」
魏佳明:「我打我妹子,管的了么你!」
男人淡聲說:「現在是法治社會,對誰都不能使用暴力!」
魏佳麗站一旁,眼前這男人有點兒眼熟耶,但她確實又不認識。聽他說話,好像是個文化人呢!
從目前情況來看,這陌生男人是她唯一救命稻草了!
她慢慢蹭到他身後,對魏佳明說:「哥,聽見沒,你不僅打我犯法,強娶強嫁也犯法!」
她不說話魏佳明還暫時忘了她,一說話,魏佳明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她身上。
「死丫頭給我過來!」說著就伸手去薅她。
魏佳麗見哥哥要抓她,很自然的一下子揪住陌生男人的後面衣擺,「救命啊救命啊」的喊起來!
現在是夏天,穿的都是單衣薄衫的,隨着魏佳麗的動作,不斷有風灌入年輕男人的身體。
他稍稍低着擰頭,通過腋下縫隙看到抓住自己衣擺的那隻手。
白凈光滑。
不是常干農活的。
魏佳明一把薅空,又來一把,「死丫頭,往哪兒躲,跟個陌生男人拉拉扯扯像啥樣子,書都讀狗肚子里去了,這麼不害臊!」
兄妹兩像玩老鷹抓小雞似的,圍着個男人來來回回拉扯。
「欸,我說,」
救人救到底,陌生男人終於再次開口,「要打架回去關起門來打,別在這裡耽誤我幹活!」
魏佳明梗着脖子,「我想出來讓人看笑話嗎,還不是這死丫頭往外跑!」
「那你先回去,你妹子跑不了,總得回家!」
魏佳明覺得他說的對啊,這丫頭除了回家也沒地方去了。
於是,他真就自己離開了,走到門口還惡狠狠的回頭看魏佳麗,「看你個死丫頭能躲到啥時候,回去收拾你!」
魏佳明走後,魏佳麗一下子竄到年輕男人面前,
「誒,我說這位大哥,你到底怎麼回事,我還準備好好感謝你內,你怎麼又給我賣了呢!」
年輕男人沒理她,走到旁邊一堆木頭邊,「我沒想救你,也沒要賣你!」
說話的同時,他已拿起一截木頭,架在長板凳上據起來。
魏佳麗跟過去,站邊上看他幹活,還不忘理論道:
「沒想救我為啥攔下我哥的扁擔,幫我哥出主意等我回家收拾我,不是賣又是啥?」
男人終於停下手上的活兒,「魏佳麗,你還是想想怎麼對付你家那位粗暴的兄長吧,別耽誤我幹活了!」
咦?
他怎麼知道她名字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