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冰冷王爺太會撩
冰冷王爺太會撩 連載中

冰冷王爺太會撩

來源:微閱雲 作者:雲小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姨娘 顧雲嬌

上輩子,顧雲嬌痴心錯付,滿門被滅,凄慘而死
重生一世,她決心左手撕白蓮,右手毆渣男,報仇雪恨,順帶着抱上戰神大人的大腿,保全家平安
只是,這戰神大人怎麼跟她想的一點都不一樣
「再拽袍子就掉了,小丫頭,你在故意佔我便宜吧?」
「半夜爬床,你這是饞我身子?」
「都道痴心女子負心漢,顧小姐,你這翻臉無情的本事,怎麼比負心漢還厲害?」
房中,被蕭楚煜扛在肩上扔上了榻,顧雲嬌抓着被子連連後退,她總覺得自己不是抱上了戰神的大腿,而是誤惹了惡賊土匪
隔日一早,顧雲嬌揉着老腰暗暗後悔:這大腿,可以不抱了嗎?展開

《冰冷王爺太會撩》章節試讀:

第2章 又狠又嬌


芙蓉院。

顧雲嬌帶着清月、清姿一進來,就聽到蘇姨娘的罵聲,「賤人,就你這模樣,還想登堂入室,當顧家的正室夫人,你也配?」

「四爺……」

比起蘇姨娘張揚外露的性子,林氏更懂溫柔小意。並不反駁蘇姨娘什麼,林氏只可憐兮兮的看向顧晚舟。

一開口,已是聲音哽咽,未語淚先流。

顧晚舟最吃這一套。

尤其是瞧着林氏頭髮凌亂,臉上還被抓了幾道紅痕,心裏也就更多了幾分憐惜。

拉住林氏的手,將她拽到自己身邊,顧晚舟不悅的看向蘇姨娘,「卿嬋,你這是做什麼?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雲瀾眼看着就要及笄了,把她們母女接進門,抬了正室,那也是為雲瀾的親事着想。」

「親事?」

蘇姨娘冷笑,瞟了一眼顧雲瀾,她滿眼嘲諷。

「不過是個上不得檯面的外室女,四爺何苦這麼給她臉面?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一旦出嫁,她還能一心想着顧家,想着四爺?四爺處處為她籌謀,怎麼就不想想雲亭、雲盛?他們是四爺的兒子,難道就不需要嫡子的身份?」

「他們還小……」

「小那也是繼承四爺香火的人?至於旁人,算什麼東西?」

顧雲嬌娘親過世之後,顧晚舟就只有蘇姨娘一個小妾,她又是雙子傍身,雖非正室,可也一人獨大,自來不受委屈。

她脾氣沖,打林氏、罵顧雲瀾、懟顧晚舟……

一個不落。

顧晚舟臉色鐵青,這時,顧雲嬌緩緩進門。

故意裝作什麼事都不知曉,顧雲嬌一臉的嬌氣懵懂,隱隱還帶着幾分詫異驚駭,「爹,這是怎麼了?」

「沒事。」

顧晚舟不願在顧雲嬌面前扯風流賬。

可蘇姨娘卻咽不下這口氣,不過三言兩語,她就把顧晚舟要扶林氏當正室的事,一股腦的都告訴了顧雲嬌。

蘇姨娘本想拉着顧雲嬌一起反對顧晚舟,不想,顧雲嬌聽完,直接去了顧晚舟邊上。

挽着顧晚舟,她笑得單純嬌憨。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不過是帶個人進門,抬個正室,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四房是爹做主,這還不是爹一句話的事,至多也就是去跟祖母說一聲,便也成了。何至於吵成這樣,還大打出手?」

「嬌嬌,你不介意?」

整個顧家,顧雲嬌是最受寵的,若是她攔着,就算蘇姨娘同意,林氏和顧雲瀾想進門也很難。

可若是顧雲嬌鬆了口,那這事就好辦多了。

顧晚舟一臉欣喜。

顧雲嬌笑着回應,「當初我娘還在世的時候,不也讓蘇姨娘進門了?我娘一直想着,多個人照顧爹,就能把爹伺候的更好,林姨跟了爹許多年,最是貼心的。有她照顧爹,我放心。」

「真的?」

「爹,你回房休息去吧,這件事交給我,我保證讓你得償所願。」

拍着胸脯,顧雲嬌衝著顧晚舟保證。

瞧着顧雲嬌貼心的模樣,顧晚舟心裏樂開了花,「嬌嬌,你可真是爹的好閨女,不枉爹這麼疼你。那這邊就交給你了,夜深了,我也乏了。」

甩了爛攤子,顧晚舟說完就走。

女人溫柔起來,那是溫柔鄉,一旦鬥起來,全是母老虎。

他頭疼。

看着顧晚舟走遠,顧雲嬌臉上的笑也散了。

轉身坐到椅子上,看向清月、清姿,顧雲嬌冷聲吩咐,「叫院里的小廝進來,把林氏、蘇姨娘都拖出去,林氏杖責二十,蘇姨娘打斷腿。」

「嬌嬌,你……」

蘇姨娘想要開口,可她話還沒說完呢,就見顧雲嬌一臉的恍然模樣。

看向清月,顧雲嬌忙道,「對了,記得封住她們的嘴,別吵到了人休息。深更半夜鬼哭狼嚎的,多瘮人啊。」

清月會意,忙出去叫人。

院里本就有小廝在圍着看熱鬧,清月一揮手,人就齊了。

林氏和蘇姨娘掙脫不開,直接被拖了出去,不過片刻,外面就響起了噼里啪啦的板子聲。

顧雲瀾臉色慘白。

在她印象中,顧雲嬌就是個嬌氣頑劣的草包,蠢鈍不堪。以前,她沒少算計顧雲嬌,顧雲嬌次次中招,卻渾然不覺,跟傻子也沒什麼差別。

她怎麼都沒想到,顧雲嬌居然會這麼狠,不但陽奉陰違,還打她娘板子。

「顧雲嬌,你怎麼敢?」

「怎麼敢?」

歪着頭看向顧雲瀾,顧雲嬌也不遮掩什麼,她一臉的鄙夷。

「我是顧府嫡出的小姐,千嬌萬寵着養大的,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什麼是我不敢的。顧雲瀾,你最好別來惹我,不然下一個被打斷腿的,一定是你。」

「顧雲嬌,爹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

「那就不勞你操心了。」

她既然敢讓人動手,就想好了退路,她沒什麼可怕的。

看向顧雲瀾,顧雲嬌冷聲喚人,「來人,把雲瀾姑娘請出去。當娘的挨打,哪有女兒在屋裡享福的道理?站着陪着,全當盡孝了。」

……

一頓板子,了了芙蓉院的鬧劇。

回青雲閣的路上,清姿撐着傘跟在顧雲嬌的身邊,興奮的不行。

「小姐,剛剛那頓板子真是太解氣了。之前就是蘇姨娘攛掇了小公子,小公子才會推小姐跌進玉水池的,小姐一連病了好幾日,喝了多少苦藥湯子,現在也該她嘗嘗那滋味了。還有那林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那把年紀了,還勾引着四老爺,想當正頭夫人,真是老妖精。」

「清姿,別亂說,」隔牆有耳,清月怕這些話會給顧雲嬌惹麻煩。

倒是顧雲嬌,一點都不在意。

「打人,是挺解氣的。」

「小姐……」

「清月,」顧雲嬌仰頭,越過傘看漫天的風雪,她笑着吩咐,「記得讓人去一趟濟世堂,把最好的郎中給蘇姨娘請過來,告訴郎中,什麼葯貴就用什麼葯,銀子我出。另外,你親自走一趟,去告訴蘇姨娘:過剛易折,善柔不敗,眼下看着慘了點,可焉知慘不是勝算?」

清月微微愣了愣。

她以為,顧雲嬌只是不喜林氏和蘇姨娘,所以才吩咐人打她們板子。卻不曾想,顧雲嬌還有後手。

不是頑劣跋扈,而是睿智精明。

顧雲嬌似乎變了不少。

清姿不如清月那麼通透,她心裏不解,「小姐,給蘇姨娘請郎中做什麼?她一心想害小姐,哪值得小姐對她好?」

「趕狗入窮巷,必遭反噬。我爹偏心林氏,我又打了蘇姨娘一頓板子,蘇姨娘已然入了窮巷。不過這反噬落到誰的身上,就不一定了。」

蘇姨娘不是林氏母女的對手。

她想看鷸蚌相爭,想看兩敗俱傷,總得推蘇姨娘一把才行。

「小姐,我不懂。」

「傻清姿,」顧雲嬌念叨着,眼睛發酸,「不懂是福。」

若是可以,她又何嘗不想嬌嬌滴滴,萬事不愁?就像前世未出閣之前那樣,只當個諸事隨心的千金小姐。

只可惜,那個顧雲嬌已經死在無極殿,死在了屈辱里。

這一世的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天真嬌氣。

即便有,也是裝的。

握緊拳頭,顧雲嬌深呼了一口氣,她吹亂了額前的碎發,滿臉悲戚,「清月,你去辦我吩咐的事,清姿,帶上香燭紙錢,咱們去萬梅園。」

顧雲嬌心緒亂飛,並沒有注意到,她們身後還跟着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