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千年尋覓你
穿越千年尋覓你 連載中

穿越千年尋覓你

來源:掌中雲 作者:安南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安南鳶 穿越重生 蕭疏寒

一場車禍,她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眼前不是繁華的現代,不是紙醉金迷的長安,放眼望去,滿目瘡痍,狼煙四起
她與少年許下一生一世,共創太平盛世的諾言,造化弄人,他最終還是站在她的對岸,中間隔着的是權力,帝位
她飲下一杯毒酒,倒在他的懷裡
笑眯眯的說:你看,天下都是你的了
再睜眼卻是現實,少年冷冰冰的站在她眼前,咬牙切齒道:你憑什麼替我做選擇
展開

《穿越千年尋覓你》章節試讀:

第8章 替他們活着


安黔亦正在安撫做噩夢的安南鳶,撩開帘子看了一眼外面隨即點點頭:「也好。」
莫戈又朝徐瑛看去:「姑娘,你下來吧,你爹娘就在後面來了。」
徐瑛臉色好看多了:「好。」
兩人下車,徐瑛跟在莫戈後面忙活,幫忙找樹枝跟舀水,她的爹娘還沒有追過來。
安黔亦看着懷裡大汗淋漓還在夢中哭着的安南鳶,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輕輕的拍醒她:「阿鳶,阿鳶,醒醒。」
安南鳶從睡夢中醒來,看見自己的叔叔第一時間環腰緊緊抱住:「我夢到叔叔也沒了!」
她抽噎着,嗓子也啞了。
安黔亦輕柔的拍打着她的後背,給予她安慰:「沒事了,沒事了!」
安南鳶又哭了一陣才抬頭坐在那,雙眼無神目光獃滯,手緊握着指甲都掐進了自己的肉里。
這時徐瑛掀開帘子將一竹筒遞過來,聲音很弱:「喝點水吧。」
安黔亦道了一聲謝,將竹筒接過來,又把安南鳶抱在懷裡:「阿鳶啊,我們喝點水好不好?」
安南鳶一動不動,不說話也不搭理人,就像木偶一樣任人擺布。
她接受不了,她是腦子都是大鬍子死去的那個場景,她連伸手都不敢。
前兩天才熱熱鬧鬧的度過了第一個除夕,一群人圍着歡笑聲不斷,而一轉眼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血的味道在鼻子里揮散不去。
她很自責,恨自己無用,更討厭這個世界,她不想活着了。
安黔亦緊緊摟住她,聲音里還帶着一絲絲的哭腔:「阿鳶啊,別這樣,他們定不希望你如此的。你得好好替他們活着呀,叔叔要是沒了你可怎麼辦?」
安南鳶終於動了,她抬頭看着自己的叔叔:「叔叔,沒了我叔叔不是更好嗎?」
她是個累贅,只會拖累別人,什麼也做不了。
安黔亦冰涼的手輕輕的摩挲着她的臉頰:「阿鳶,叔叔…在淄博城曾想一了百了,若沒有你活着給我牽掛給我負擔,我也沒有如此的堅韌。那些人…我也很難過,可是他們死了我們得替代他們好好活着,替他們看看太平盛世的樣子。」
安南鳶止不住的眼淚往下掉,抱緊了他,原來表面堅強的人心底也是有懦弱的一面。
「我也很自責,我的才華我的理論在這些強盜面前一文不值,什麼也做不了!」
平時的安黔亦為了不讓安南鳶有壓力,一直裝作特別的平淡,看到死亡也是很淡然,可他心裏卻是波濤洶湧的。
莫戈也擠了進來,他剛剛暗地裡也抹了淚,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隨便落淚,可看着朝夕相處的人死在眼前也受不了。
「阿鳶,你別怕,哥哥以後定會努力給你一個太平。」
他拉着她的手,眼神里透着一股堅毅篤定,他一定要實現。
「哥哥,可他們再也回不來了…」安南鳶淚如泉滴,看得他不知所措。
安黔亦將兩個人拉入懷裡:「哭吧,這個亂世里死人是正常的,我們要做的是好好活着,替他們看見盛世。」
車簾外的徐瑛看着他們如此,心裏也難受,偷偷的坐在那抹淚。
「瑛子,瑛子,沒事吧?」
她爹娘趕到,徐夫人立馬上前拉過她上下查看:「差點就以為你……」
徐老頭嫌棄的搶話:「呸呸呸,這不是好好的,別胡說八道咒你女兒。」
徐瑛搖搖頭:「爹娘,沒事,是他們救了我。」
「好好好,那我去謝謝他們……」
徐瑛拉住她:「娘,人家有事,別進去。」
徐夫人看着自己女兒那眼神,又聽着裏面傳來哭聲馬上明白了:「死了親人?」
徐瑛點點頭:「嗯,我們幫忙生火做飯吧,天快黑了。」
「也好,老頭子快把我們的糧食拿出來。」
「好。」
一家人分工明確,很快就把飯煮好,那香味傳進馬車。
安南鳶的肚子咕咕響,她尷尬的咽了咽口水,這麼難過還是敵不過生理反應。
安黔亦也鬆了一口氣,知道餓就好:「阿鳶下去吃東西吧,不管如何都得活着才對得起他們。」
安南鳶眼神有些抗拒,莫戈卻直接把她抱下去:「你這瘦的都皮包骨了,一餐也不能少。」
徐瑛見他們下來也很開心:「快來吃吧。」
天已經黑了,竹林小溪旁升着兩團火堆照亮這一片,星星正在天空上閃耀着。
徐夫人跟徐老頭也是熱情的把阿鳶拉過去:「聽聞是你這個小娃娃救了瑛子,你這麼小好厲害,看看你瘦的快多吃點。」
兩夫妻特別的熱情,又是喂飯又是抱着,還說著各種逃亡上的趣事,將安南鳶的傷心趕走了不少。
談話間也知道這個姑娘的名字,他們是從北方來,徐老頭曾是府衙。
後叛亂,城池被奪,他一路上帶着妻女來到南方投奔曾經遠走的兒子,聽聞現在投效到了蕭靳門下。
蕭靳也算是南方數一數二的大勢力,跟田中燁,狄正傅起名分割了南方。
他對比其他二人,為人算得上不錯,對百姓算是仁慈,管制也很人性化,許多儒生與武將都願意投效於他。
他待下屬聽聞很好,當兄弟一般。
安黔亦也曾打算去看看他那,能不能爭得一容身之地,實現自己的抱負。
在商談下,他們決定去蕭靳所在地信陽城那看看,至少能比咸桂城更加的穩妥。
安南鳶雖說不再沉浸於悲傷中,可每晚都會做噩夢,總是跟在安黔亦身後,只要沒看到就哭着找。
也不如以前活潑,沒有那麼愛笑,總是一個人坐在那看着他的那些書籍發獃。
大家都在逗她,徐瑛像個溫柔的大姐姐照顧着她,而徐瑛爹娘每天搞笑鬥嘴日常也算是讓她高興不少。
他們快速駕着馬車往新陽城去,一路上未稍作停留,若是亂些的連夜趕路。
生怕那些殺人場景還有屍體刺激着安南鳶,每晚的噩夢已經讓她睡不好覺了。
安南鳶也能感受這些人對自己的好,為了他們,還有死去的人,她也得好好活着。
她的命不僅僅是她的了,她還得替他們活着,或許這是她活着的最大意義。
「叔叔,多教我些如何管理朝政一類的書籍吧,比如你這本上寫的東西。」
「阿鳶,你怎麼突然想到學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