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書女配是白蓮花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 連載中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

來源:掌中雲 作者:慕容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容熙 穿越重生 長孫黎

她穿書了,穿成了某本小說中的心機女配白蓮花,人前端莊大方,善解人意,人後婊里婊氣,自私自利
穿成心機婊的慕容熙托着下巴表示,白蓮花還是要裝的,人設又不能崩
這可怎麼辦?壞還是要壞的,但又不想結局那麼慘,只能暗戳戳的壞了
所以慕容熙成了史上最機智的心機女配,又撩又壞,撩完還不負責
慕容熙:我們壞女人都是沒有良心的
展開

《穿書女配是白蓮花》章節試讀:

第6章 殺雞儆猴


「咚咚咚~」「咚咚咚~」
慕容熙拽着門口的鐵環,哐哐哐地叩着門,姿勢好不豪放。
雖然這原主的身子骨弱,可按她的脾性,實在做不出那番柔弱扭捏的模樣。
「小太后!」落落看着自家小太后忽做如此粗鄙之狀,情急不已,趕忙跑上前來,將慕容熙嚴嚴實實地擋在身後。
「您這是幹嘛啊?」落落心中不免焦急,才剛歷經那般事情,如今要是被人撞見自家小太后又是這副模樣,還不知該做何解呢。
慕容熙正滿是期待地叩着門,忽地聽落落這一番說教,連忙低頭看了看此刻自身的模樣。
這擼起袖子的纖細手腕,還有那彷彿是來要債般的叉腰,整個人嚴嚴實實地堵在了門前。
唉~慕容熙猛地一錘腦門,這的的確確不像是這副身子能幹出來的事情。
「呵呵~」她十分尷尬地扯了扯嘴角,連忙放下袖子,端正了姿態,「落落,是我我太着急了。」
身後的人見狀,不免嘆了一口氣,也只得幫着一起整理好儀態。
吱呀一聲,大門慢慢地從裏面被打開了。
兩人見狀,立馬擺出了一副莊嚴肅穆的姿態。
「小姐?」看到門口靜靜站着的開門的家丁一副很是吃驚的模樣,接着便十分迅速地把門給打開了。
這還是穿到這具身體以來第一次回本家,慕容熙不免有些心怯,可她轉頭細想,就算再怎麼處事不當,只要她這原主的身體擺在這兒,他們也無可奈何。
想到這,她不禁壯了壯心氣,便提溜着裙擺昂首挺胸地走了進去。
一進門,便看見家中與那使者府相比並不遜色的擺設,雕花檀木所制的桌椅依次在正廳堂內擺開,腳下所貼皆是紋路清晰的石板,還有那放在主位供人賞玩的金樽琉璃杯盞,更是使人在不遠處看着便捨不得移開視線。
果然這原主的母家,也依舊是壕無人性啊,慕容熙在心中不禁暗暗感嘆,這也難怪她在短短的時辰內便可累積敵國的財富。
果然是一出生就站在羅馬的女人吶,慕容熙不止地讚歎。
可還沒來得及等她繼續好好地觀賞這府內的布置,不遠處的偏廳卻突然傳來一身重物落地的聲音,接着便聽到了像是有人爭執的聲音。
慕容熙十分疑惑地轉頭看向了身後的落落,而她也是一臉不解的模樣。
看來這小丫頭也有不靈光的時候啊,慕容熙默默地搖了搖頭,接着便提着裙擺往偏廳走了過去。
一進去,便只見兩個年齡已經不小的看着老阿姨推搡着,身邊還圍了一圈的婢女和家丁。
慕容熙仔細看了看她們周遭的裝束,像是廚房的廚娘。
可她下一秒卻發現了一件很是奇怪的事情,周圍圍了這麼多人,去沒看到一個跟她問好的,人群中卻還不乏鄙夷的目光。
看來這群奴婢,怕是跟剛才在外面朝她扔東西的人群是一般態度。
不行!不能讓她們看扁了,想着慕容熙便趕忙走到了那兩個廚娘面前。
「你們這是幹什麼?」她語氣凌厲,頗有一番風範,再加上這本就華麗的衣衫,一下子便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可那兩個人彷彿並沒有對她有太多尊重,依舊在喋喋不休地吵着。
「太后問你們話呢!你們這是在幹嘛?」一直站在身後的落落實在看不得自家小太后受這種委屈,連忙從慕容熙身後站了出來,厲聲說道。
這時,那兩個人才訕訕地應承了下來。
接着便仔細地說道起來,原是兩人一齊整理一套很是重要的碗碟,可不知是誰先在接東西的時候撒了手,那張碟子便直直地落到地上摔碎了。
而身旁也並沒有看見的人,於是兩人便一時爭執不休,直到引來了慕容熙的注意。
「是這樣啊?」慕容熙聽着兩人細細分辯,忍不住皺起了眉。
這種情況,她又該如何分辨呢?沒有目擊證人,也沒有攝像頭,真是讓人頭疼。
「那既如此,你們兩個便一起擔責吧!」慕容熙瞟了一眼面前站着的兩人,緩緩說道。
只見一個人一時情急,便趕忙站了出來:「太后,這不公平!」
聽到這話,慕容熙並沒有太多反應,就只默默地看着另一人,恍惚間彷彿看到了一絲笑意。
「把她拿下!」慕容熙指着未開口的另一人凌厲地說道。
可她好像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點,她自己身旁的心腹,便只一個落落。
而這諾大的人群里,也好像並未有人願意聽從她的調遣。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我說了要你們把她拿下!」慕容熙實在忍不了這一路受的氣,很是不爽地說道。
「我們憑什麼要聽你這個不守婦德的人調遣?」人群中突然傳來了一句很是不屑的話,一時間其他的人也都跟着附和了起來。
「你們……」看着這副讓人十分難堪的場面,慕容熙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高聲喊道:「恭迎將軍回府!」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齊刷刷地跑到門口跪了下來。
將軍?慕容熙一時有些反應不及,可後面她便突然想起,這個人應該是原主的哥哥。
這下可好了,給我撐腰的人來了,慕容熙憤憤地看了一旁跪拜着的奴婢一眼,提着裙擺便跑了出去。
「哥哥~」慕容熙一見到那個領頭那個氣宇軒昂,風度不凡的人,便直接喊了出來。
接着便一把撲到了他的身上。
聲淚俱下地說起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慕容憶聽罷,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剛才是誰說小姐壞話的?還不給我站出來!」
此刻,地上跪着的一眾奴僕,無一不在瑟瑟發抖。
見此情況,之前那個首先發聲的人便自己慢慢爬了出來。
他家將軍的脾氣他們是再清楚不過了,若是不自己承認,被抓出來的下場,便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慕容憶就只淡淡地看了一眼,接着便飛踹了一覺過去,那人一瞬間便飛出好遠,痛苦萬分地蜷縮在了地上。
「看到沒有?」慕容憶環視一周,「這就是不尊敬小姐的下場,你們都給我記住了!」
一時間,渾厚而又有力的男聲穿透雲霄。
我真是愛死了這個哥哥了!慕容熙在心中已經快要兩眼冒光地看着眼前這個霸氣側漏的男人了。
可慕容憶就只輕輕地帶過了慕容熙,然後便安排起了收下的將士在府外巡邏。
接着便帶着慕容熙來到了正殿,吩咐下人備了最好的茶水。
「哥哥~」慕容熙看着眼前的男人,十分崇拜地喊道,「我想死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