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病嬌老公太寵我
病嬌老公太寵我 連載中

病嬌老公太寵我

來源:掌中雲 作者:點沫沫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點沫沫 裴仔冉 霸道總裁

點沫沫因吐槽意外穿書
開局就遭到綁架,幸得男主的救助,從此便和男主糾纏不休
正所謂,剛出虎穴又如狼窩
她沒有想到的是,男主竟然病嬌的如此嚴重!?要不要這麼狗血,天天被男人囚禁在屋裡!寶貝,你今天不乖
聲音覆蓋在她的耳邊
男人躺在她的身邊
可誰知這並沒有結束,她竟然要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給原主填坑!蒼天啊,原主為什麼天天氣男主天天跟其他男生出去玩!我還是個孩子啊,我不想經歷這麼多!救命啊,我以後一定好好做人!展開

《病嬌老公太寵我》章節試讀:

第7章 死在一起不好嗎?


成望哼的冷笑一聲:「為什麼告訴你呢?我們三個一起死在着不是挺好的嗎?。」
裴仔冉拾起地上點沫沫被割掉的衣服,包住刀柄,蹲下對準成望的肚子:「說。」
「我們三死一起不是很好嗎,跟沫沫這樣的美女死一起…」
呲,沒等成望說完,裴仔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往成望肚子上捅了一刀,諷刺的說道:「你不配。」
「說,出口在哪。」
成望沒有理會裴仔冉,轉過頭沉默不語,似乎在做無聲的反抗。
裴仔冉沒有留情再次向成望肚子捅去,還有幾滴鮮血撒在他的臉上。
成望這時臉上才微微有些猙獰,嘴角也有一絲血滑下,他這也不算硬氣,只能說是變向作死。
裴仔冉用衣角嫌棄的擦了擦臉上血,語氣還是依舊很冰冷,眼神也透露着無情:「出口在哪,這是最後一遍。」
成望舔了舔嘴角的血,發出哼的冷笑:「呵,告訴你,告訴你行了吧,左邊這塊牆,看見上面的血跡沒,你對着那裡敲三下就開了。」
裴仔冉沒有過多的質問,大步流星的走到牆邊,依舊用點沫沫的衣服杜絕與牆面的接觸。
修長的手指在牆面輕輕敲了三下。
敲得一小塊地方立馬衍生出來,抬了上去,裏面是一個指紋鎖。
裴仔冉側過頭,深邃的眼睛銳利的盯着成望,聲音使空氣都降了幾個度,磁性又霸道:「爬過來開。」
裴仔冉的震懾力讓成望心裏一顫,止不住的慌亂。
成望嚇得瞳孔一縮,身體忍不住的顫了一下:「我,我都告訴你位置了,還要我爬過去,你…以為你是誰啊?」
點沫沫頭腦已經被疼痛佔據,時不時的掂掂腳,試圖減緩一下手部的疼痛。
點沫沫的一切動作裴仔冉都看在了眼裡,心裏已經有發不完的怒火。
裴仔冉再次走回成望身旁,拿起刀,對着成望的右手食指。
成望嚇得試圖掙脫,但成望的力氣對於裴仔冉來說就像小女人力氣一般大小。
全程還是用點沫沫被割下來的衣服隔絕與其他事物的觸碰。
…裴仔冉左手拿着成望的食指,打開的開關,厚厚的牆開始移動,打開就是十幾層的台階,連接的就是上面的房子。
陰冷的地下室只有成望的慘叫哀嚎。
裴仔冉眉眼微微一彎,笑着對點沫沫溫柔的說:「沫沫10秒,我上去拿個手機,對不起,暫時留你一個人。」
他現在的表情與剛剛的氣質完全就是兩個人。
點沫沫在眼裡滾燙的淚水下意識滑落出來,她心頭一酸,真是的,這不是得救了,哭什麼啊?
越想大粒的眼淚依舊止不住的往下落。
果然沒幾秒,裴仔冉就立刻跑了下來,跑動的幅度很大,與之前貴族的形象出現了偏差。
裴仔冉到了點沫沫面前,一手擦着她的眼淚,一手通着電話,眼裡滿是心疼。
裴仔冉蹲下解着點沫沫腿上的繩子,另頭和黑一通着話…
「就這個房子,5分鐘之內派人過來,帶上醫療團隊。」
「是,老大,一切準備就緒。」
點沫沫雙腿上五六條繩子終於解開,繩子磨的皮膚有些泛紅,還有深深的勒痕。
剛剛解開還有些痒痒的,點沫沫雙腿微微蹭了蹭,裴仔冉立馬蹲下,修長又有力的放在點沫沫嬌嫩的小腿上輕輕揉搓着,確實緩解了點沫沫小腿異樣的感受。
點沫沫輕輕抽噎幾聲,淚溝還有殘留的淚水,聲音還帶着顫音:「唔…裴仔冉我好愛你哦。」
點沫沫只是想表達心裏那份說不出的感謝。
裴仔冉先是一怔,短暫停下來手裡的動作,低下了頭,頭埋的很深,深到點沫沫看不見裴仔冉臉上的表情。
過來不知道多久,似乎很短但又很長,片刻不語的裴仔冉,微微點了點頭,回了句:「嗯」尾音下意識的上揚,暴露了他正在掩飾的心情。
樓上傳來一陣腳步聲。
裴仔冉對着點沫沫被釘住的雙手輸送着涼氣,聲音溫柔的都可以滴出水來:「是黑一的人,在疼一會會就好了。」
點沫沫點了點頭,回應裴仔冉。
大概七八個人來到了地下室,由一個身穿深藍色西裝的男人帶頭,魅惑的深紫色瞳眸,下巴微俏,薄唇紅潤,還扎着一縷長發,整個人比女人還妖嬈。
「老大」
「嗯,立刻無痛把釘子拔掉,但凡讓沫沫疼的眉頭皺一下,你立馬滾。」
「哎呀呀,我的技術你還不相信嗎?放心吧。」
點沫沫無奈的看着他,這貨這麼不正經,真能無痛拔掉釘子嗎。
黑一從醫療盒裡拿出一系列專業的治療工具,也有一絲的認真,比剛剛看起來可靠了一些。
「放心吧,點小姐,絕對一點感覺都沒有。」
黑一先是噴了一點葯,動作輕柔確實沒什麼異樣的感覺。
裴仔冉這邊對着其他人下達命令:「這個男的拉到車上,報人口失蹤,具體不用我教了吧?先暫時鎖到和其他人一個地方。」
「是,老大」
「老大這個人鬼哭狼嚎的,可以打暈嗎?」
「隨便。」
「OK,老大。」
裴仔冉也就不在管交代的事情,似乎對他們做事很放心。
裴仔冉皺着眉頭,站在原地看着釘子拔出,整個人散發的寒氣,比地下室的陰冷還要重。
嚇得黑一精神緊繃,愣是比剛剛動作更細緻不少。
直到釘子拔出來,點沫沫只感受到手心有些小癢,刺痛和疼到發抖的感覺早已消散。
釘子大概有20厘米長,如果不噴黑一自己製作的藥水,點沫沫可能承受的疼痛是現在的20倍,痛昏過去也是情理之中。
黑一的醫療技術絕對是世界少有,能做裴仔冉的手下,裴仔冉也不知道做了什麼事,讓黑一甘願做下者。
在車上黑一開着車,后座的點沫沫也是睡得死死,經歷這麼多的事,也確實在精神上受了不少的壓力。
車上路才十分鐘,點沫沫就已經從坐着睡覺變成了依在裴仔冉懷裡。
裴仔冉面無表情但身上卻少了些冰涼,裴仔冉修長的手指在點沫沫頭髮絲間輕輕撫摸,似乎在安撫嬰兒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