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
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 連載中

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

來源:掌中雲 作者:柳姍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姍姍 趙東山

1、太子殿下他是穿越噠!2、我的老仇人二皇子不是親生噠
3、我的皇帝公公是個耙耳朵!4、聽說有人做了接盤俠?復仇?宮斗?搶皇位?哪有當一個上知皇室秘辛下知百官緋聞的耳報神重要?可是八卦着八卦着,一不留神就玩了個大的
什麼?大寶親了敵國公主,敵國起兵了?什麼?太子老公蕩平四海登基了?什麼?小寶鼓搗出火藥要把皇宮炸了?小劇場:二皇子:其實我一直都心悅於你
我:你的心上人難道不是我嫡姐?二皇子:我們三人一起造反吧!我:太子殿下化身廚藝達人:還不回家吃面?我:麵條?竟是那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麵條么?走!展開

《重生後我在皇宮吃瓜》章節試讀:

第4章 全公公


全公公沒有想到自己喊了幾聲,這個窩囊廢的太子竟然還不出來認錯,要是在以前,他們早就滾了出來。
可是這次竟然沒有,他也是當起太監總管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人敢動自己的人。
全公公是小鄧子的師父,也是皇帝跟前的紅人,他聽說小鄧子被罰,還是被一個窩囊太子罰,他這是給小鄧子撐腰來了。
兩個窩囊廢,竟然連自己這個太監總管都不理會了,他們值得什麼?
要不是為了小鄧子,他才不會在這裡,小鄧子被欺負了,俗話說打狗也要看主人,這是不把他放在眼裡。
全公公原來並不是這樣,不過,也是因為最近幾年被皇上給寵得,就開始眼高手低了,更加仗勢欺人。
他又是一個奸滑之人,再加上他暗中效忠趙玉環,所以就更不把太子放在眼裡了。
他平常在皇上面前,處處給太子賠低伏小的,皇上並沒有留意過,只是覺得趙東山身為太子越來越高傲了,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趙東山根本不是高傲,只是被他壓抑得不敢說話了而已。
畢竟,他處處偏袒二皇子,反而傷害太子。
只要皇上不在跟前,全公公立馬就是高人一等起來,把趙東山這個太子給訓斥得如同一隻受氣的小貓,要不是此番現代的趙東山穿越過來,估計原主還是原樣,甚至也不會有所改變的。
而小鄧子並不知道,於是他立馬再次高喊道,「太子,太子妃,你們就不能乖巧的在宮裡思過嗎?明明就是你們的過錯,二皇子還為你們求情。」
「你們是不是覺得二皇子過於好說話,這才有意拂了他的情啊?如果我去皇上面前提一嘴,你們絕對吃不了兜着走。」
本來屋子裡的趙東山和柳姍姍真是不想理會這個全公公的,不過一個小小的鬮人,竟敢如此囂張,用皇上來威脅自己。
再說了,哪怕就算他再不怎麼被喜,可是未來的儲君啊,更加是未來的皇上,就被如此對待,如果不反擊,也真是夠窩囊的。就連一個小小的鬮人竟然也敢來欺負他?
「這個全公公也暗中效忠了趙玉環。」
「嗯,我明白。」趙東山心中微訝,他點點頭,隨即從裏面走了出來。
「喲,原來太子還敢出來啊,雜家還以為太子要當一個縮頭烏龜,不敢出來了?對了,怎麼不見那個狐狸精呢?她也該出來了,該承擔罪過就得要承擔罪過了。」
全公公蔑視的看了一眼出來的趙東山,根本不把他這個太子給看在眼裡,甚至還對他大呼小喝的。
「呵呵,」趙東山淡淡的一笑,「本宮還以為是什麼,原來不過是二皇子身邊的一個走狗罷了。如若你要是不走開,可別怪本太子不客氣。」
全公公心裏一突,私下結黨營私可是重罪,趙東山竟然輕描淡寫地給說了出來。
可是看到眼前的太子竟然比原來有了氣勢,全公公總覺得他是故意的,也覺得自己是要被一個窩囊廢要給欺負了,自然不滿意了。
「你胡說什麼?這種帽子也敢亂扣?」
「呵,是與不是你心知肚明。」趙東山不怒而威。
全公公被趙東山盯得心裏發虛,這是從未有過的事,以往的趙東山怎麼會敢如此,明明都是自己欺負他的,真是氣死他了。
趙東山挑眉,「呵呵,你似乎忘記了尊貴之分啊?要不要我教教你?」
「皇上不會信你一派胡言。」全公公趾高氣揚的說道。
「被父皇給養得無法無天了,竟然連本宮都不看在眼裡。」趙東山冷笑了一聲,「看來,本宮要是不給你一次下馬威,你恐怕不知道誰是太子!」
「來人,把這個鬮人給本宮關入小黑屋裡,禁足他半個月!」趙東山看到那些穿着黃色御衛軍的人出現,就命令道。
「殿下,他畢竟是皇上的人,要是咱們不和皇上說……」一個大概是御衛軍首領的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用,這廝欺上瞞下,結黨營私,皇上最恨這樣的人,你們只管去做。」趙東山冷冷掃視了一眼,「以後誰要是再敢不經本宮宣詔,就闖入太子府,打五十板,第一次警告,第二次一百板是提醒,第三次直接杖斃!」
此話一出,頓時又讓那些御衛軍大為震驚,這太子變化真是極大,難道說太子這是要改變自己的懦弱了嗎?
看到太子真是在生氣,甚至還在用犀利的目光瞪着他們,他們這才敢走上前來,把全公公給帶到了太子府里專門處罰犯錯人的小黑屋裡。
「對了,這幾天里,要是讓本宮看到有人給他送吃食,本宮會直接踢出去,本宮不要對本宮不忠心之人!」
「喳!」眾人齊喚了一聲,隨即就有人把全公公送入小黑屋裡,裏面除了有水缸,那邊什麼吃食也沒有。
「東山哥哥,這全公公可不像小鄧子,得罪了他我們以後該怎麼辦?」柳姍姍心中隱有憂慮。
「不用擔心,本宮自有分寸。」趙東山說道。
柳姍姍一邊擔憂這件事,一邊與趙東山走回了屋子裡,而此時那些御衛軍們卻是面面相覷,不知道太子到底是犯了什麼病,自然還是有人把此事傳給了瑞皇。
瑞皇聽聞之後,勃然大怒:「我看他這個太子是不想當了!」
「皇上,你消消氣,太子不像是會做這樣的事的人,莫不是邪祟作怪?」俞皇后擔心的問道。
「哦?何出此言?」
「前些日子,宮中就有傳言,稱太子突然性情大變……」
二皇子府。
趙玉環聽說全公公竟然被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大哥給禁足了,頓時一怔,隨即反問道,「此事屬實?」
「回殿下的話,這事是真的,不過殿下,還是小心一些,太子如今和以往不同了。」軍師舟山帶着一抹不可思議的表情,緩緩道。
趙玉環淡淡的一笑,「本宮知道了。」
心想卻是想着,這太子的位子是上天賜給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