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獵魔手記
獵魔手記 連載中

獵魔手記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老張老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燕兒 懸疑驚悚 老王

你見過白狗穿衣,老鼠吃貓嗎?你聽說過紙人唱戲,飛僵吸血嗎?來,你聽我講……展開

《獵魔手記》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出生那天,村子裏出現了很多怪事。

  先是老王家一隻養了八年的白毛老狗,穿上黑色長袍,直立起來站在我家門口伸手作揖。

  又有無數只體積肥碩的老鼠,穿街而過,光天化日之下就站在我家門口久久不散。

  老鼠過街,自然激怒了村子裏的貓群,結果往日畏懼貓群的老鼠們今天竟然膽大包天,毫不猶豫的跟貓群咬成一團。

  那一場貓鼠大戰,打的街道上屍橫遍野,老鼠固然死了無數,但群貓也折損了足足三十多隻。

  村民們看的目瞪口呆,但也有懂行的老人說,白狗扮人,鼠吃貓,這是顛倒常理,逆轉人倫,要放在古代,那是要天下大亂的啊!

  開始的時候,人們並沒有把這些事跟我家牽扯到一起,直到當天晚上,人們聽到我家面前的空地上,傳來咿咿呀呀的唱戲聲。

  有好事的人披着衣服出去看戲,卻發現台上唱戲的戲子竟然是白紙紮成的,而周圍的看客們則五花八門,有眼睛賊溜的黃皮子,有一身騷臭的灰狐狸,也有青面獠牙,形同猛鬼的山魈。

  最主要的是,這群山精鬼怪還簇擁着一口棺材,棺材被豎起來,裏面一個鶴髮雞皮的白臉老嫗站在其中,正在那看的津津有味。

  這下把村民們嚇得魂飛魄散,撒丫子就跑,回到自己家中後就鑽進被窩裡瑟瑟發抖,從玉皇大帝一直求到了耶穌極度,把自己認識的各路神仙全都求了個遍。

  那一晚,包括我家在內,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幾乎一夜未眠。

  天亮之後,山精野怪們消失不見,只留下一片狼藉,證明昨晚大家不是在做夢。

  那個年代,農村一般都挺迷信的,發生了這樣的事,更是讓村民人心惶惶,擔心我家是不是衝著什麼了。

  也就是這天,爺爺穿着一件破皮襖從山裡匆匆趕來,不由分說的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把父親和兩個叔叔打的頭皮血流,狼狽不堪,打完之後,又抱着尚在襁褓里的我痛哭一場。

  父親和兩個叔叔挨了一頓揍,小心翼翼的湊過來說,爹,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這孩子到底怎麼回事,總得有個說法是不是?

  爺爺陰沉的瞪了他們一眼,說,戴罪之身,人鬼共恨!

  什麼叫戴罪之身,人鬼共恨?

  爺爺沒說,爹和兩個叔叔也不敢問。反正意思是,我能活下來是造化,若是死了,那就是活該。

  是死是活,就看今夜抗的過去抗不過去!

  爺爺說的沒錯,晚上不到,我就發起了一場高燒。短短兩個小時之內,我就咽了三次氣,但每一次都又被我強行掙了回來。

  後半夜的時候,爺爺趕走了為我打針的診所醫生,用破爛皮襖把我包裹起來徹夜不撒手。他光着膀子,一手抱着我,一邊和叔叔們跳着腳四處大罵,直罵到嗓子沙啞,口乾舌燥也不停息。

  直到天亮時分,屋頂上傳來一個老婦人惡毒的咒罵聲之後,我才終於緩過勁來,撿回了一條命。

  但爺爺和守在屋子周圍的叔叔們卻因此大病一場,躺在床上足足一個多月才修養過來。

  後來我才聽說,那天晚上,屋頂上趴着一隻白毛飛僵不斷的吸我精魂,若不是爺爺,父親,叔叔們替我擋着,我必定活不下來。

  再後來,爺爺給我起了個名字,叫張九罪。意思是我從出生那一天,就是一個有罪的人。

  所謂九罪,就是殺生,貪婪,暴戾,欺騙,嫉妒,懶惰,色慾,傲慢,虛榮。

  我從小就秉承了我爸生性木訥的性格,不愛說話,也不愛跟人交往。在學校的時候也很少跟同學們一起玩。

  按理來說,我這樣的性格總是不討人喜歡的,但偏偏爺爺卻很欣慰,每到了我放學的時候,總是帶我去他那間破土坯房子里去坐坐。

  說是破土坯房子,其實裏面整潔乾淨的很,蛇蟲鼠蟻之類的東西也從來沒有。

  當然,我喜歡去爺爺的破房子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屋子裡有很多書,有泛黃的,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書,也有各式各樣最新印刷出來的新書。

  這些書大部分都記載着一些奇聞怪事,有的講述驅魔人降妖伏魔的故事,也有的講述各地的奇聞怪談,裏面有深奧的奇門八卦知識,也有佛門傳說中的七十二道鬼。

  甚至還有一些書是爺爺自己的手抄本,然後用針線縫起來的筆記。

  我很喜歡看這類書,因為書中的記載簡直就是另一個世界,有人有妖,有邪有魔,有鬼有屍。

  有手持符文木劍的驅魔人,也有分金定穴的尋屍人,有看破生死的卦師,也有行走天下的風水大家。

  書中的每一個故事,其實都滿足了我小時候對外面社會的嚮往。

  這一看,就是六年。

  直到我高中之後,為了應付更多的學業,才很少再去爺爺那看書。不過讓我難過的是,高中三年,我雖然自認為品學兼優,就算考不上名牌大學,府內的重點也應該不在話下。

  偏偏就在高考那幾天,又一場重病襲來,徹底破滅了我的大學夢。

  那場重病來的快,去的也快,高考開始的時候它來了,高考結束的時候它就立馬走了,弄的我都懷疑是不是老天專門跟我作對,不給我上大學的機會。

  消息傳出去之後,父母長吁短嘆,村民們目光憐憫,但唯獨爺爺笑呵呵的,摸着鬍鬚說,好事,好事。

  高考的失利,讓我變得更加沉默。卯足了勁準備復讀一年,來年再戰。但就在這個時候,村子裏忽然來了兩輛邁巴赫。

  這幾年人們的生活條件漸漸變好,也有一些家境殷實的人家買了車,但不過是五菱宏光,哈弗,眾泰這類低端車型。

  對於這種動輒幾百萬的豪車還是很少見的。

  最主要的是,這兩輛車順着鄉村公路一直往前,最終停在了爺爺的土坯房子門口。

  然後車上下來了五六個男男女女,男的西裝革履,氣度不凡,女的衣着得體,妝容靚麗。

  他們下車之後就從後備箱里拿出了兩個文件箱,然後恭恭敬敬的敲響了爺爺的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