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傲嬌君上又黑化了
傲嬌君上又黑化了 連載中

傲嬌君上又黑化了

來源:掌中雲 作者:古玥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古玥顏 易星河

十八線女明星蹦個迪就被拉入地府,成為了閻君背了個鍋,帶着生死簿去阻止各大世界的氣運之子黑化,改變他們脫離生死薄軌跡的命運,才能苟活
第一個世界就碰見了喜怒無常,想往死里踹的君上,奈何對方實力強悍,只能忍是不能忍的
戀愛前奶凶且毒舌的君上:難道真想爬上孤的床?野心倒是不小,可惜你這輩子都沒有機會
古玥顏:想弒君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戀愛後崩了人設的君上拍了拍龍榻,愣住幹什麼,上來
呵呵,拒邀!古玥顏是從第二個世界發現不對勁的,看着那一毛一樣欠扁的帥臉,她把生死簿揪了出來,吐槽:合著你們氣運之子是批量生產的,連名字都一樣?生死薄裝死展開

《傲嬌君上又黑化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兇殘君上


沁溫殿,是歷代帝王辦事的地方,卻成了多少人斷頭的斷頭台,金碧輝煌,奢華到極致的殿內,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以及驚慌的抽氣。
古玥顏杏眸瞪大,精緻卻帶着點嬰兒肥的臉還有些獃滯,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任誰一睜眼,看見血色不明的剝皮生物,唯有無神的眼睛死不瞑目瞪着自己,估計都不會好受吧?
她身邊的更是充斥着女人們的哭聲,顯得格外驚悚。
「求君上饒命……」
「嗯?」低沉慵懶的聲音引起了古玥顏的注意,龍椅上的男子眉眼邪肆,濃眉因為情緒的變化而微挑,如果不是那星眸之中的戾氣,單看這張宛如神邸的臉龐,就足矣讓世間所有女人都匍匐在他腳下……
額,確切的說,他腳下確實踩着個人……的脖子?
當古玥顏看過去的時候,正好就看見男人一腳把腳下的人踹開,那人慘叫一聲,就沒動靜了。
古玥顏從震驚中回神,就被腦中灌輸的信息撐得頭皮發麻,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她一個十八線小演員,蹦個迪的功夫,就被帶到了地界,莫名其妙被帶上了閻君的稱號,聲稱各大世界的氣運之子命運脫離軌跡,紛紛黑化往地界送人,地界的鬼爆滿了,到時候其他世界就會崩塌,唯有她才能使用生死簿,改變氣運之子命運,消除氣運之子的戾氣值。
要不是她所的世界到時候也會受到牽連,她的小命會玩完,才不會閑的管這事兒。
但……
任務顯然不樂觀!
這個吊炸天的男人是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司晨國君上易星河,關於這男人的故事,聞者驚心見者落淚,喜怒無常又隨時想擰掉人腦瓜子,今後的劇情她還沒看生死簿,只知道眼下是在搞什麼選妃。
別人選妃喜事無雙,這位主選妃堪稱火葬場。
說實話,古玥顏想掉頭就走,看着那面血淋淋的生物,總感覺是下一個自己。
「你為什麼不哭?」
正想着,形同鬼魅的聲音由遠及近,下一秒那張帥炸天的臉就差點懟古玥顏臉上,古玥顏瞳孔驟然緊縮。
剛才還在那行兇的兇手突然來個近距離接觸,要多驚悚有多驚悚!
易星河居高臨下盯着古玥顏,眉眼之中別有興味:「你很有勇氣,想要什麼死法,孤允了。」
聽聽,這特么說的是人話?
古玥顏腦袋短路:「……我覺得,老死不錯。」
周圍人眼睛一突,這女人不要命了?
是誰給她的勇氣,嫌死的不夠慘?
兔死狐悲的女人們頓時偷偷抹淚,不忍去見那血流三尺的一幕別開了臉。
易星河愣了幾秒過後周身戾氣盡顯,修長的手指像索命的厲鬼,直接掐住了古玥顏的脖子,他森然一笑:「老死?本身就丑成這樣,老死想噁心誰呢?」
古玥顏其實並不醜,穿越過來的時候,地府給她安排的身份是用她本人容貌幻化的她現在被掐着,此時因為呼吸不暢嬌俏的小臉泛紅,粉嫩的想要人細心呵護,可惜,易星河卻無暇欣賞。
世人皆知他喜怒無常,最喜歡看着人在自己手上垂死掙扎,古玥顏在他眼中,不過是瀕臨死亡的獵物而已。
古玥顏一聽說她丑,是可忍孰不可忍,說她蠢可以,但不能說她丑!
她也不知哪裡的力氣,伸出纖細的胳膊,猛地抱住他的脖子,上去就一個頭對頭,腦袋被撞的悶痛嗡嗡作響,對方似沒想到一個到手的獵物會反咬,一時不察被撞了個正着,手下意識鬆開,正要發怒,卻在感知到了什麼面色古怪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本泛黃,有缺口的書出現在古玥顏面前,陰森森的聲音從中傳出:「閻君已和氣運之子綁定,因為是第一個世界,所以破例給您開了個保障。」
古玥顏在眾人驚呼之中心有餘悸的拍拍胸口,腦中恢復清明,尚未反應過來生死薄說的內容,就差點被尖銳的嗓音撕裂耳膜。
「來人啊~這女人竟敢襲擊君上,拖出去凌遲!」太監咋咋呼呼的聲音喚醒了在場的眾人,幾人衝過去把古玥顏抓了起來,正要等君上點頭,卻見易星河揮手:「都退下。」
眾人一愣,不敢違背,放開古玥顏跪了一地,深怕自己被殃及池魚。
「出去。」
貼身太監德福跪在地上錯愕抬頭,但能在易星河身邊待這麼久,反應速度很快,連忙招呼眾人撤退,就連被嚇傻了的其他女人也都不哭了,以最快的的速度被帶走,古玥顏揉了揉被壓得生疼的膝蓋,心知自己惹禍了,剛想溜,卻聽身後陰惻惻:「想要去哪啊?」
豪華的大殿內,一時之間就剩下二人,易星河陰沉坐回座椅上,橫躺下去,臉上的表情,像極了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她吞了吞口水:「感謝君上不殺之恩。」
「好大的膽子!」
一聲巨響,上好的青瓷茶盞,四分五裂死在古玥顏眼前。
「啊?」古玥顏下意識退了一步,總感覺茶盞應該是要砸在她腦袋上的。
「頂撞孤,給孤下蠱,孤倒是很好奇,什麼蠱能讓人感同身受。」
易星河語氣森然,就在剛剛,他的脖子,有種被掐的感覺,加上女人倒在地上時候他身上傳來的感覺,無一不透漏着古怪。
這讓他想到了一些曾經的過往。
很好,千防萬防,到底還是中了這些女人的計!
古玥顏這算是明白了,這就是生死簿給的掛?
感同身受?
意識到這一點,她試探性地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緊接着就看見了那人帥臉似乎陰沉了幾分。
有了保障,古玥顏心裏倒是沒那麼怕了,人吶,劫後餘生之後,就想作死。
「君上的話臣女聽不懂,剛臣女受到了驚嚇,現在胸口慌着呢,哎呀,就要暈倒了,我這人吧,一害怕就想自虐,給自己醒醒神……」
「滾出去!」易星河抬眼戾氣盡顯,心中冷笑,膽子不小竟然開始威脅了,給他等着,他倒是要看看她背後蹦躂的嘍啰到底是誰。
「好勒!謝君上!」想不到這暴君這麼嬌氣,一點疼都受不了。
看着那背影略微囂張的女人,易星河眯了眯眼:「德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