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第一龍王
第一龍王 連載中

第一龍王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香榭麗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初然 現代言情 陳楓

北境浴血三年,得知妻子被害後,他一聲令下,四方強者齊赴江南,為妻報仇雪恨!展開

《第一龍王》章節試讀:

第三章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歐陽仁死死盯着這塊玄鐵令牌,臉上滿是震撼。

這是武安君的令牌!代表着無上榮耀!

想到這,歐陽仁滿頭大汗,下意識就要當場跪下。

可陳楓卻搶先一步出現在他面前,雙手托住他。

「武安君大人...」

歐陽仁剛要開口說話,就被陳楓打斷。

「別廢話,快去救我老婆!」

他一邊說話,一邊用目光示意後方的林初夏。

歐陽仁不是傻子,立刻醒悟過來,知道陳楓是不想在林家人面前暴露自己身份,於是匆忙反應過來,點點頭道。

「明白!」

他親自換上白大褂,叫上副手,對林初然展開緊張的搶救工作。

期間林初夏焦急地等候在搶救室外,她着急得如同熱火上的螞蟻,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姐姐,以至於根本無心思考其他任何事情,包括為什麼歐陽院長突然改變態度!

這時候搶救室內跑出來一名護士,急忙說道。

「患者急需輸血,由於她的血型特殊,醫院沒有庫存的血包了!你們誰是患者的親屬?」

「我!」

林初夏趕緊站了起來,捋起自己的衣袖道。

「抽我的血吧!我們是親姐妹!」

她在進入搶救室之前,回頭對陳楓說道.

「陳楓,你不要再胡鬧,也不要再動粗了!就在外面乖乖坐着,等我們出來!」

「好。」

陳楓點了一下頭。

但等到林初夏進入搶救室,陳楓立刻起身離開。

他忍不了。

他用五年時間,守人民平安喜樂。他的妻子,卻在遭受非人的折磨,還差點被人送去焚化爐里燒了!他無法忍,也沒打算忍。

這背後的人,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此時。

在同一個樓層,相隔不遠的另一間急救室內,那位值班的朱醫生正躺在病床上,幾名醫護人員對他進行急救措施。

朱醫生的半邊臉都被陳楓打碎,眼睛都瞎了一隻,看上去異常恐怖,像是怪物一樣。

「快!快給我來一針嗎啡!我他媽快痛死了!那混蛋竟敢這樣囂張,有種給我等着,我找人弄死你!」

朱醫生面目猙獰,嘴裏低吼着說道。

護士點點頭,準備給他打針。

『嘭!!』

突然,急救室的大門被推開,陳楓從外面走了進來。

一瞬間,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嚇得愣在原地不敢吱聲,護士手裡的注射器也直接摔在地上。

陳楓掃了一眼眾人,臉色鐵青道。

「你們都出去。」

眾人聞言,立刻朝門口涌去。

看到這一幕,躺在病床上的朱醫生徹底怕了,連連道:「你們別走,別走,救救我啊!我們可是同事啊!你們不能見死不救...」

然而沒有一個人聽他的。

短短几秒鐘,所有醫護人員都離開急救室。

陳楓關山門後,踱步慢慢地走向朱醫生。

朱醫生一副見了鬼的樣子,不等陳楓說話,他就趕緊說道。

「這不關我的事啊!這都是周少安排的!是他逼我這麼做的啊!他往我的卡里打了五百萬,讓我直接宣告林小姐死亡!其實我心裏一直都過意不去,我非常愧疚啊,我非常非常後悔啊!」

「你後悔?」

陳楓聞言,胸腔的怒火直衝頭頂,吼道:「你要是真愧疚,就不會讓人把初然送去火葬場!」

「你,該死!」

「我……」

朱醫生還試圖狡辯。

可是他對上陳楓的眼睛,立刻就被陳楓瞳孔中釋放出來的氣勢深深震懾住。

「我願意把我的錢都給你,我把我所有的東西都給你,求求你饒了我吧!求你了啊!」

「我不要你的錢,我只要你體會一下,我妻子的絕望……」

說完,陳楓屈指輕彈,指尖一枚銀針射出,直接刺進朱醫生的頸椎!

朱醫生只覺得渾身一麻,緊接着全身上下的神經都被封死,只能躺在病床上,像一具屍體似的,絲毫動彈不得。

「你知不知道,我趕到的時候,我老婆在哪?」

陳楓幽幽的問道。

朱醫生滿臉驚恐,晃了晃自己的眼珠子,表示自己不知道。

「她在殯儀館焚化室的火爐里,如果我晚到十秒鐘,我看到的就不是她,而是一團灰燼。」

陳楓說的面無表情,可朱醫生聽得卻膽戰心驚。

臉色頓時如同死灰一般慘淡!

他很想從病床上爬起來逃走,但不論如何掙扎,身體都沒辦法挪動分寸,全身上下唯一能動彈的就只有眼珠子,可是下一刻他發現自己連眼珠子都不能動了!整個人像是被完全封印住一樣!

這時,陳楓打開急救室的門,讓一名值班護士長進來。

「這位朱醫生,我想他已經死亡了,你覺得呢?」

陳楓的語氣很溫和。

「...是的!朱醫生已經腦死亡,沒救了!」

護士長檢查之後,迅速下了結論。

在現代醫學,診斷一個人是否死亡的標準就是大腦是否死亡。因為哪怕是心臟停止跳動,也有搶救回來的餘地,但是腦部功能的喪失,是不可逆的。

「既然沒救了,那就別浪費醫療資源,儘快送到殯儀館去火化了吧。」陳楓幽幽地道。

「嗯!我這就聯繫!」

護士長趕緊撥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青州市殯儀館就派了工作人員前來,他們來到急救室後,看了看躺在床上身體僵硬的朱醫生,將他塞進黑色的裹屍袋中,抬上車離開。

這整個過程朱醫生都是無比清醒的,他雖然身體不能動彈,但是耳朵聽得見,眼睛看得見。

他明明就是一個大活人,卻被直接宣判死亡,即將送往殯儀館進行火化。

此刻他心中只有兩個字。

絕望!!

致死的絕望!

...

目送着殯儀館的車子遠去,陳楓才收斂起一身煞氣,轉身回到搶救室外。

大約過了半小時。

搶救室的門再度被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