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妖妃她太嫵媚,撩得權王心癢難耐
妖妃她太嫵媚,撩得權王心癢難耐 連載中

妖妃她太嫵媚,撩得權王心癢難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明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燕懷璧 蕭臨期

【重生+虐渣+甜寵+爽文+雙潔】 前世的燕懷璧被豬油糊了心,錯愛渣男,扶他登基
豈料渣男狼心狗肺,狠心滅她全族,把她送到他人榻上凌辱,又賜她充軍為妓,最後更是將她活活悶死
一朝重生,燕懷璧果斷傍上九千歲,仗着九千歲的勢,虐渣男、斗賤女,大殺四方
天下人罵她心狠手辣、毒如蛇蠍
九千歲卻恨不得把她寵入骨子裡,日夜在她耳邊低語:「小嬌嬌,生個孩子玩好不好?」展開

《妖妃她太嫵媚,撩得權王心癢難耐》章節試讀:

第4章 恭恭敬敬喚我一聲皇嬸


眾人前往麟德殿繼續參加宮宴。

蕭臨期居高臨下地瞥了蕭隱行一眼,漆黑的鳳眸如同深淵,睫毛遮住了他眼底刺骨的寒意。

以及陰森冷戾的殺意。

燕懷璧正欲離去,蕭隱行猛然喝了一聲:「燕懷璧!」

「二皇子有何吩咐?」燕懷璧停下腳步,側眸,面無表情的看着蕭隱行。

蕭隱行臉色僵硬得不行,狀態很差,緊咬着牙齦。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燕懷璧在他的眼神里,早就死八百回了!

他緊盯着燕懷璧那張明艷動人的臉,怎麼也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

明明就差一點點,他就能離儲君和皇位更近一步,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娶不到燕懷璧,沒關係。

可讓讓蕭隱行扎心的是,燕懷璧即將成為他的皇嬸。

「懷璧,是不是皇叔逼迫你這麼說的?你心裏只有我一個人對不對?」

蕭隱行感覺自己頭頂綠油油的,此刻更是憤怒到了極點。

那些瘋狂的情緒,都被他死死的剋制住,才沒有爆發出來。

他故作情深意重的看着燕懷璧,不顧蕭臨期在場,就柔聲道:「懷璧,我是真心愛你的。」

「你去跟父皇求情,取消這樁婚事好不好?」

「你嫁給我,未來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我們一起執掌山河,難道不好嗎?」

真心愛她?母儀天下?

愛她愛到滅她滿門,把她送到其他男人的床上。

更可恨的是,他還把她送入軍營當軍妓,百般折磨,最後又把她活活悶死。

如此愛意,她燕懷璧如何承擔得起?

蕭隱行就像是沒發現燕懷璧的臉色,繼續情深如海的說道:「懷璧,我對你的心日月可鑒,我一定能讓你幸福,趁着聖旨還未發出去,你去讓父皇收回成命好不好?」

說著,還伸出手去,企圖去拉燕懷璧的手。

燕懷璧眼底除了厭惡就是噁心,正要躲開,身後忽然襲來一道冷風,腰就被人給摟住。

蕭臨期摟着她的腰,把她往他懷裡帶。

她後背撞入男人寬闊的胸膛,因為力道有些大,她有些疼,卻覺得心忽然就安穩了。

蕭臨期抬起另一隻手,扣住蕭隱行的手臂,把他給扔了出去。

男人扶着燕懷璧的腰側,眼神陰鷙的掃向蕭隱行:「侄兒,休得對你皇嬸無禮。」

蕭臨期在北境寒城多年,習武也並不奇怪,可他武功居然這麼高!

他出人意料的接下賜婚聖旨,是不是意味着,蕭臨期有意爭奪皇位?

意識到這一點,蕭隱行更加沉不住氣了。

他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猛然甩了下袖子,憤怒地看着蕭臨期:「皇叔,你明知道我和懷璧兩情相悅,卻故意接下聖旨,到底什麼意思?」

到嘴的鴨子沒了,落到自己皇叔懷裡,是個人都無法忍受!

「侄兒,你也說了,是皇帝賜婚,你不滿,應當去找皇帝。」

蕭臨期姿態華然的站在那裡,薄唇微揚,似笑非笑的:「從今往後,燕懷璧便是你的皇嬸。」

「你身為晚輩,應當時刻謹記長幼有序,尊卑分明。」

輕描淡寫的兩句話,充滿了不容置喙的語氣。

蕭隱行氣得面如土色:「你……」

他指着蕭臨期好半晌,卻是一個字都憋不出來。

「懷璧,你真要嫁給皇叔?你忘了我們的海誓山盟嗎?」蕭隱行又看向燕懷璧,滿臉不甘心。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燕懷璧怎麼就突然轉了性子!

這一切都不合理!

燕懷璧眼神冷漠地掃向蕭隱行,眼底浮現一絲戾氣,隱約有殺氣流轉:「蕭隱行,你接近我,不過是為了皇權。」

「事到如今,你虛情假意又有何用?」

她半偏着頭,眉目沉在陰影之中,晦澀難懂:「認識你,真是我燕懷璧這一生最大的不幸。」

那些不幸,將會在今日終結。

燕懷璧冷睨着他,輕笑出聲:「如九千歲所言,今後你見到我,應當謹守本分,恭恭敬敬喚我一聲皇嬸,可明白了?」

風輕雲淡的眼神瞥過去,眼稍流轉間,笑意自是嫵媚妖氣,美得驚心動魄。

就好像是在頃刻之間,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變得讓蕭隱行再也不認識。

「燕懷璧,你是不是一直在耍本皇子?」蕭隱行氣得吐血,咬牙切齒。

「是。」

燕懷璧挑眉,笑意飛揚:「可那又如何?」

「你、你竟然……」蕭隱行頓時臉色鐵青,抬手指着燕懷璧,胸口發悶,說不出完整的話。

他真是恨不得將燕懷璧那張臉,摁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以泄心頭之恨!

這個賤人,原來她早就知道他接近她的原因,卻跟他虛以委蛇這麼久,把他耍得團團轉!

賤人!該死!

蕭臨期冷睨着蕭隱行,語氣冰冷:「乖侄兒,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嗎?」

蕭隱行連忙將手放了下來,黑着臉,怒不可遏地瞪着兩人:「你們,你們給我等着瞧!」

那眼神,彷彿是把二人捉姦在床一般!

蕭臨期沒再管蕭隱行,摟着燕懷璧離開偏殿。

走入無人之處,他才鬆開了她。

男人微微抬了下手,語氣涼淡:「你這膽子,跟你嬌軟可人的面貌,可一點也不相似。」

燕懷璧一愣,面對他身上強大的壓迫感,她下意識要低頭,下巴倏然被蕭臨期挑住。

蕭臨期指尖抬着燕懷璧的下頜,兩人對視。

他盯着這雙淡如秋水的眼睛,眸光逐漸變得深邃,語氣涼淡:「知道拿孤擋槍的後果嗎?」

燕懷璧望入他眼底,回道:「知道。」

這話落下,明顯看到蕭臨期眼底情緒起起伏伏。

他沉默了半晌,才慢騰騰的收回手,恢復了一貫的深沉冷淡。

「你就不怕孤一怒之下,殺了你?」他淡淡地開口,在涼亭內坐下,微微曲起一條腿來,姿態華然慵懶。

燕懷璧想也不想搖頭:「你不會!」

「素聞懷璧郡主意氣飛揚,確實如此。」蕭臨期忽然抿唇笑了,唇上淺紅,笑意淡雅輕柔。

是了,他的小姑娘便該是這模樣。

意氣飛揚,風華絕代,是天上地下最璀璨的一顆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