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瘋狂揮霍,兒女們求我別叛逆了
瘋狂揮霍,兒女們求我別叛逆了 連載中

瘋狂揮霍,兒女們求我別叛逆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兔子咯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兔子咯咯 奇幻玄幻 穆長風

穆長風伴隨着敗家系統,重生成了五個孩子的爹,黃土埋半截的老頭兒
為了完成任務,年過半百的穆長風,好鋼用在刀背上,錢全花在刀把上
兒子喜歡讀書?花錢!一百萬請當朝太傅親自來教! 女兒修鍊毫無進展?花錢!五百萬送去第一仙宗,天才地寶堆起來! 皇帝表示很慌,連夜封他兒子為四品高官,生怕穆卿富可敵國,生出二心
天下仙宗奉他為第一金主爸爸,紛紛聘請他為長老
五個孩子表示心累
天下怎麼會有這麼叛逆的爹! 只是有個事比較奇怪
為什麼他揮霍無度,錢還越來越多? 直到穆長風KO了天下首富,登上廟堂,才開始認真思索自己敗家的意義
展開

《瘋狂揮霍,兒女們求我別叛逆了》章節試讀:

第4章 又當又立的好兒媳


圍觀眾人並不知曉。

得罪趙家,也是穆長風計劃中的一部分。

他無視周圍的議論聲,對沉默的夏瀟瀟道:「瀟瀟,此地人多,咱們單獨聊聊,穆叔叔有事要問你。」

夏瀟瀟乖巧地點頭。

二人走到一處人少的地方,穆長風作出一副嘆息的樣子,宛如蒼老了十歲,嗓音沙啞道:「瀟瀟,穆嬰這事……唉,委屈你了。」

夏瀟瀟紅着眼眶,哽咽道:「穆叔叔,瀟瀟不委屈,只是……只是現在外人都議論,穆嬰戴罪之身,連帶着瀟瀟也受人指點,這婚約……穆叔叔書第之家,想來應該明白瀟瀟的苦衷。」

說著,她擠出幾滴眼淚,一副受了不小委屈的樣子。

她話中意思明顯是想趁着這件事,與穆家退婚。

穆長風對此心知肚明,故作嘆息,裝傻道:「瀟瀟放心,叔叔都明白,等穆嬰一出來,叔叔必定讓他娶你,到時候誰再指點你,叔叔第一個不答應!」

「啥?」

夏瀟瀟傻眼。

她不是這個意思啊!

她這麼明顯的退婚,為何會被穆長風理解成要抓緊成親?

夏瀟瀟急了,但又不好發作。

她之所以要讓穆嬰成為戴罪之身,就是看出來穆家不會主動退婚,才用這等辦法。

如果她主動提出退婚,日後再和趙臨淵在一起,難免被人議論是攀龍附鳳,嫌貧愛富。

但若是穆家提出解除婚約,便沒有這些憂慮了。

夏瀟瀟黛眉緊蹙,苦思許久,不經意間抬頭,瞥到一個宅院,眼中精光大盛。

「穆叔叔,您還不知道,其實……其實我母親說,我出嫁時,要拿出豐厚彩禮,她怕我嫁了受委屈,說最少要一間三進三出的大院,這……」

她一臉的為難,咬着下唇,可憐兮兮。

一雙含水眸怯怯地看着穆長風。

彷彿在說,她不是不想嫁,實在是不想為難穆家。

穆長風眼神深邃,微微搖頭,低笑一聲。

「呵呵……」

夏瀟瀟沒見過穆長風這幅樣子,竟不知該擺出什麼表情。

穆長風意味深長道:「瀟瀟啊,你還真是又當又立呢。」

又想當表子,又想立牌坊。

夏瀟瀟滿頭霧水:「什麼?什麼是又當又立?」

穆長風搖頭,轉移話題道:「沒什麼。」

「你母親說的也有道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為人父母,怕兒女吃苦乃是人之常情。」

穆長風若有所思地點頭道。

夏瀟瀟連連答應:「是呀,母親的擔憂不無道理,但瀟瀟也知道穆家的情況……瀟瀟也不願為難叔叔,但奈何母命難違,現在穆嬰又是戴罪之身,這婚約……唉。」

夏瀟瀟失落地低下頭。

實則在偷笑。

一間三進三出的宅院,在天水鎮,少說也得七八萬靈石起步。

你穆長風拿什麼買?

這麼一來,穆家拿不出彩禮,自然只能退婚!

她這點小九九,在穆長風眼裡就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幼稚可笑。

不過,夏瀟瀟倒是給他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敗家點子。

平日花錢的地方,無非吃穿住行。

最貴的,便是住處。

他當即拍板,問道:「瀟瀟,你可知天水鎮中,哪裡有賣宅院的?」

夏瀟瀟被問懵了,一時不明白穆長風是什麼意思。

這是要買房?

不對,穆家窮的叮噹響,別說買房了,買菜都要數着日子。

「瀟瀟怎的不說話了?難道是不知道?」

穆長風故意催促道。

夏瀟瀟忙回神,為難道:「我倒是知道一處,只是……這宅院頗貴,穆叔叔您去看宅院是要做什麼?」

穆長風摸了下右手上的儲物戒指,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瀟瀟不必管,帶叔叔去就好。」

夏瀟瀟一頭霧水,迷迷糊糊地在前帶路。

「城西的藥商近日要舉家搬去牧州城,那間三進三出的老宅留在天水鎮,急於售賣,所以價格也頗為實惠,加之地段不錯,不少富商都在與之議價。」

走在路上時,夏瀟瀟介紹道。

這些東西,她原本也不知道,都是在趙臨淵口中聽說的。

趙臨淵對這個院子似乎有想法,派了不少人打聽價格。

只可惜,穆長風對這些信息並不感興趣,直接問道:「大概要花多少錢?」

夏瀟瀟聞言,心中頗為不屑。

真是窮鬼,眼裡就只有錢了!

不像人家趙公子,看重的是地段,是生意!

她的鄙夷壓在心底,臉上還是一副乖巧模樣:「瀟瀟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藥商出價八萬靈石,現在大概已炒到十萬靈石了。」

「十萬?」

穆長風露出驚訝和失望交雜的表情。

夏瀟瀟見狀,輕飄飄地哼了一聲,暗道,現在嫌貴了吧?

你就不該問!

殊不知。

穆長風驚訝的是,這個宅院竟然只要十萬靈石?

失望的是,他還有十萬靈石花不出去。

不行。

敗家敗家,如果原價買回來,那還能叫敗家了嗎?

「系統,你有沒有估價功能?」

穆長風叫出系統。

【有,宿主想要估算藥商宅院的價格嗎?】

「沒錯!」

【估算完畢。】

【宅院市價:十三萬靈石。因個人原因,藥商出價:八萬靈石。】

穆長風瞭然,關掉系統。

正好。

夏瀟瀟也帶他到了一間空宅院前。

宅院面積不小,三進三出,草草看過去,足夠三四十人同時居住。

而且地段很不錯,距離鬧市距離剛好,走一段便能上街,買東西方便。

鬧市喧鬧時的聲音,也不會傳入院中。

怎麼看都是個好住處。

看到宅院時,夏瀟瀟眼中閃過一抹艷羨。

如果她家也這麼漂亮,那就好了。

可惜,她家只是個小破黃土屋。

她搖搖頭,暗道,只要嫁入趙家,她也能住上這般漂亮的院子!

穆長風收神,抬步踏入院中。

院中石椅上,坐着一個中年人,眼光精明,看到穆長風進門,迎了上去。

「老先生,您來此何事?」

他不動聲色地觀察着穆長風。

只見身前老者一頭亂髮花白,身形孱弱,穿着一身粗布短衣,袖子隨意的挽在胳膊上。

一看便是窮苦人。

但,他的眼神卻分外清澈,凜冽深沉。

中年人心中暗道奇怪,眼中閃過一抹嫌棄,但未曾表現出來。

穆長風直截了當地問道:「你是此宅的主人嗎?我聽說這宅子要賣,多少靈石?」

中年人滿臉驚詫:「老先生,您是來買房的?我看您穿的不似富貴人家,實話告訴您,這院子價錢可不低呢!」

穆長風頓了下,剛欲開口,院外卻傳來一道囂張的聲音。

「這宅子,我們趙公子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