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瘋狂改設定
穿書後我瘋狂改設定 連載中

穿書後我瘋狂改設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梨子啵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悅清 現代言情 蘇楚楚

張楚楚,普普通通小寫手,意外穿越進自己所寫的小說里
只是為什麼別人穿越成美貌女主女配,自己只能穿越成一個植物人啊
為了回到現實世界,系統給出任務,這都是小意思,畢竟是創造這個世界的神,怎麼可能被難倒
第一!改造嬌弱小白花女主,不讓女主姐姐再依附男人
第二!打擊霸道總裁男主壞習慣,徹底淪為女主的忠犬吧! 第三!清理一切小嘍啰,別看楚楚長相嬌弱,武力指數很高哦
總之,這是一個為了男女主幸福的世界
只是反派男二為什麼老是投來奇怪的眼神,不要愛上創造自己的神啊!好吧,真沒辦法,其實我也喜歡你
「你是為了見我才來到這個世界的,所以你屬於我
展開

《穿書後我瘋狂改設定》章節試讀:

第3章 大打出手


看到康復師離開的身影,楚楚放鬆的站了起來,姐姐走的時候給自留下了手機,應該也是秦深年買的,正準備拿起輪椅上外套里的手機玩玩。

突然,腳步聲逼近,楚楚手忙腳亂立刻把拐杖拿到身邊,又坐回原地。

「夫人,夫人,您不可以進來。」隨着護士姐姐焦灼的聲音,一個渾身珠光寶氣的女人闖了進來。

「蘇小姐,這位夫人沒有預約,她說是您的母親。」護士姐姐為難的開口。

母親,在這個世界蘇楚楚的母親早就死了,鬧鬼了嗎。「你是誰,我媽早就不在了。」楚楚警惕的開口。

對面的女人臉色變了變,「楚楚,你媽媽確實早就死了,你暈倒太久了,我是你爸爸新娶得夫人啊。聽說你醒了,我真的想來看看你。」說著還擦了擦沒有流淚的眼睛。

原來是她,把自己和姐姐趕出家門的壞女人劉玉琴,「哦……」

楚楚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護士姐姐,你先出去吧,我想和媽媽單獨聊聊。」

聽到楚楚說出「媽媽」兩個字時,劉玉琴感覺一陣惡寒。看到護士出去後,她還將門反鎖了起來,看到這一幕,楚楚心裏冷笑一聲,剛好方便教訓她。

劉玉琴走過來,上下打量楚楚,試探的開口,「你還記得之前的事情嗎?」

「您在說什麼啊,不記得了。」蘇楚楚當然不記得,但是創造這一切的張楚楚可什麼都記得,就是她當年把蘇楚楚推下樓。只是現在不急着處理這件事。

劉玉琴看見她思考的樣子,料定她什麼都不記得了,態度立刻轉變,悠閑地走了兩步,神情自若的開口,「小丫頭片子,你姐姐呢。」

她到底想做什麼,原作里沒有這一段。楚楚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說,「姐姐去學校了。」

「學校,在學校怕是勾引男人吧!」她冷笑道,「真是賤,你現在在這挺好的,怕是她出來賣換的錢吧。

楚楚也不惱,只是低着頭,「您在說些什麼奇怪的話呢,我實在聽不懂?」

劉玉琴抖了抖自己的外套,故作驚訝的說,「你不知道啊,你姐姐給有錢男人做情婦呢。」

「她怎麼變成這樣,攀上高枝了,現在你爸都被打壓了,怎麼養出這種賤貨,這周末讓她來家裡參加你沐夏姐姐的生日聚會,如果不來,我就把你媽留下來的東西全燒了。」

說完從包里拿出一封請柬遞給楚楚,「你這殘疾應該來不了,所以只有一樣。」女人囂張的笑了起來,輕蔑的看着楚楚又將請柬丟到一米遠的地上,轉身準備離去。

「等等。」這小妮子又有什麼話要說,劉玉琴正準備不耐煩的轉過頭,突然,一陣天昏地暗,只覺腿關節處一聲痛擊,便倒在地上了。

她抬眼看到,楚楚竟然站了起來,右手握着自己的拐杖,一時驚的連痛都叫不出來。

楚楚冷笑一聲,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也不顧自己的貴婦形象了。

楚楚上前抓住她的衣領,「老女人,你說誰呢。」

劉玉琴始料未及,其實楚楚的力氣不大,原主是植物人蘇醒,就算能正常行動,像普通女孩一樣,其實未必打得過一個中年女人,憑藉的一股巧勁罷了。

地上的女人連滾帶爬準備起身,楚楚拿起拐杖狠狠的向她背部抽去,「阿姨,你活了四十多年,沒人教養你,讓你嘴這麼臭,怎麼說我們也算一家人,今天我就勉為其難教你怎麼說話!」

劉玉琴驚恐的哀嚎,才算反應過來,抓住楚楚的頭髮,「你個賤蹄子,敢打老娘。」

楚楚被抓住頭髮,頭皮一陣刺痛,伸手使勁直掐女人的腰部,一腳踢向她的襠下。

她痛的直接放開手,轉身準備逃跑,咬牙切齒的跑到門前,「等下次我再收拾你,你個賤人。」

楚楚當然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拿起拐杖追過去,看到劉玉琴已經扭動門把手。

突然,她聽到門外有腳步聲,從門縫已經看到一雙長腿了,楚楚頓感不妙,原本追擊的姿勢,立刻丟掉拐杖向前趴在地板上。

有人進來了,楚楚哀嚎幾聲,小心翼翼的抬頭,上方赫然出現的是沈悅清,他一如既往的帥氣,只是看着地上的人眼神出現了几絲不解。

劉玉琴看向來人,這不是沈家的兒子嗎,「呦,沈公子,你可算來了,這丫頭剛才差點把我打死了,狠毒模樣和她那死去的媽一樣。」說著她還靠在牆上,彷彿要暈了過去一般。

沈悅清眉頭緊皺,並未說話,倒是身後跟着的康復師探頭,「夫人,您說是誰打誰呢。」

眼前的場景再明顯不過,瘦弱的少女趴在地上,頭髮亂糟糟的。靠在牆上的女人看起來身強體壯,頭髮也一絲不苟哀嚎着,也不知道疼在哪兒了,楚楚是故意的,打在人看不着的地方,也不去扯她頭髮。

只是這沈悅清怎麼不把自己扶起來,還得趴多久啊。楚楚伸出手,拉住他的褲腿,拚命擠出幾滴眼淚,「悅清哥哥,你不要怪阿姨,她只是來和我說姐姐的男朋友是個又老又丑的男人,讓我們不要丟蘇家的人。」

不等女人開口,楚楚又急忙說道:「阿姨,您說我打你,您是哪兒受傷了啊。」

聽到後一句話,劉玉琴不覺夾緊了腿,頓感腰又疼了,又不能說出口,只能忽視後半句,只是急了眼憋出一句話。「你個小賤蹄子胡說八道。」自己怎麼敢這麼說秦深年。

沈悅清這才上前扶起地上的少女,「好了,難道有人毆打病患你們都沒人管嗎?」

康復師立刻反應過來,拽住劉玉琴的胳膊向外走,她轉過頭本想還說些什麼,只見靠在沈悅清懷裡的楚楚對她得意一笑。

康復師將她拉到門外,「您自個離開吧,不然我可是要交保安了。」

劉玉琴只好作罷,夾着腿憤憤離開,看着她的背影,康復師心想裝的真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