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占卜星矢
占卜星矢 連載中

占卜星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鹿丈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侯天賜 奇幻玄幻 石頭

本文主要講了一個九世投胎的占卜師的生存逆襲,布風水、覓天機,盜神器,有酸爽的經歷、也有令人感動的瞬間
投胎+轉世,這是一個技術活
需要積善積德,也需要在占卜領域得到神之啟示
展開

《占卜星矢》章節試讀:

第2章 占卜秘術


原本侯氏家族在當地也是一個大戶,只不過到了侯三這輩開始走下坡路了

想當年,侯氏一族在當地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但是石頭爺爺並非有錢就會壓榨農民,反而會做一些施捨糧草的好事,被村子冠以候善人的稱號.

現如今到了侯三這輩,僅學了一點占卜之術,但是對於博大精深的占卜秘術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石頭爺爺遺憾離世,在走之前也是托熟人找到侯三,再三囑咐他一定要把占卜術傳下去,否則他是死不會瞑目的,並且還告訴他一個秘密,如此重要的遺言,自然侯三一萬個答應,也不敢讓侯氏祖上的古老傳承在他這兒斷了香火,但是這門手藝祖上規定只傳男不傳女,於是乎,侯三一連要了五個孩子,好在第六個小石頭是個帶把的,不然真的愧對列祖列宗了。

侯三大感欣慰,他知道這侯氏占卜秘術終於又能顯山露水了。

「小石頭,你過來,有件事塵封了多年,現如今是到了揭幕的時候了」

小石頭現在已經是十二歲的小男子漢,個子不僅高,而且還生的眉清目秀、俊朗非凡。

「爹爹,有什麼事搞得神神秘秘的!」

侯三這個時候從兜里拿出那塊被穿孔的青石,嚴肅的說道:

「今天我要傳你侯氏至寶占卜秘術,可能往後會因此泄露天機,引來殺身之禍,這是你出身時的護身符,希望他能保你平安吧!」

小石頭接過青石,翻看了一番,未見異樣,自然的戴在了脖頸處,頓然感覺到一股暖流流向身體各處,他稚嫩的內心很納悶,十多年來還是頭一次聽說侯氏家族還有秘術,這簡直讓他一個接受科學文化洗禮的小少年無法接受的事實。

「爹爹,我們老師說了,一切占卜算卦的都是迷信,我們要相信科學!~」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想,但是你要知道侯氏秘術不是迷信,就這樣說吧,到我這代所經歷的每一次占卜都沒有出過任何差錯,若是迷信,早就斷弦了「

小石頭半信半疑的問「真的這麼神奇么?」

「當然了,侯氏秘術傳男不傳女, 那是因為只有我們男人身體里才流着一種古老特殊的血液,這股血液滴水之後會變成藍色,我們才是上天選拔的占卜師。

說著他爹爹抓住小石頭的一個手指,用針扎破一道口子,一滴滴的血液掉到一個碗中,接着又在這幾滴紅色血液中滴了兩滴水珠,那紅褐色的血液頓時變成了妖艷的藍色。

小石頭看着如魔術一般的神操作,自然也是篤信自己就是那萬中無一的占卜師了。

「爹爹我們還是人類嗎?」

侯三陷入沉思,然後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可能是有可能不是」

「那你能教我占卜奇術嗎?」

這個時候,侯三卻無奈的搖了搖頭,畢竟十年的時光都浪費掉了,只是慶幸當年石頭爺爺留了後手,不然侯氏占卜術真的是到了窮途末路了。

「我雖然也是略知點皮毛,但是你爺爺遺留下了一本占卜奇書,這本書我都沒見過,那是老祖宗傳下的,今日就讓我傳給你吧!」

說著侯三走到院子的一堵厚實的磚牆前,用手中的鐵鏟不停的敲敲打打。

經過幾番操作,最中間的兩塊磚鬆動了,露出一個黑色的紫檀木匣子。

原來當年石頭爺爺偷偷地將這個珍貴的木匣子放到了這堵厚牆中,等待後人發掘。

由於密封良好,紫檀木匣拿出一刻依然是嶄新完好的,一把青銅小鎖嚴嚴實實的把木匣鎖死。

侯三輕輕地拿出之後,小心翼翼的放在地面,二人面面相覷,一陣欣喜。

「爹爹,快點打開木匣,看看這本奇書到底是啥樣的」

這個時候侯三犯了難,要知道當年石頭爺爺告訴過他木匣的下落,卻並未說明鑰匙的存放之地。

「哎呀,你爺爺當時可沒說木匣還上了鎖?」

「那咋辦?硬開嗎?」

「當然不行,這可是老祖宗的傳家寶,損壞了那就是大逆不道!」

侯三百思不得其解說道:「我再想想其它辦法吧!」

侯三突然陷入沉思,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想當年石頭爺爺帶着侯三曾經做過一次占卜。

侯三突然意識到這也許就是石頭爺爺特意的安排,讓他實踐秘術,於是他打開了那天的記憶,記得那是老院子旁邊的一戶農家,早晨的時候農戶主發現羊圈內唯一的一隻羊消失不見,那隻羊已有身孕,說起來那就是沒了兩隻。

想當年,這隻羊對於整個村莊來說彌足珍貴,一隻羊的走失對於整個村來說都算是天大的事了。

當時那戶老農急的老淚縱橫的來到候家,懇求你爺爺說:

「候善人啊,快點幫俺找找羊,這可是俺全部的家當啊!」

石頭爺爺詳細問了一遍前因後果,才了解到那院子里有黃鼠狼出沒的痕迹,一定是母羊被驚嚇過度跳過了柵欄獨自跑丟的。如今已經過了三四個小時,村子四處都是荒郊野嶺,一群人尋找個遍也未見蹤跡,急的農夫直掉淚。

知道原委後,他爺爺看了看天空還未徹底消失的百斗星辰,於是乎便找了七顆小石頭,在地面簡單擺了個水瓢的模樣,隨後他爺爺又念念有詞,這個時候讓侯三驚呆的一幕出現了,那七個石頭造型的水瓢似乎已經融為一體,在黃土地面上自行轉動,驚的是眼珠都快掉下來了。

那候善人蹲在那裡雙目緊閉,他的大拇指不停的和四個手指頭來回點動,就像是彈鋼琴的節奏一般,最後那水瓢停頓,候散人睜開雙目站立了起來,說道:

「你快快到虎頭山的防空洞里去,那羊就在那裡。」

那農夫半信半疑但也不敢怠慢,急忙的帶着大狗阿黃便跑出了院子。

大約半個時辰,那農夫便樂滋滋的牽着那頭走失的羊回到了院中。

「我說大善人啊,你可真神了,這羊就跑到了防空洞中了,可算是找到了,不然我們家上下老小可怎麼活啊」說著又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淚。

那農夫拿出一張發皺的一塊錢遞給石頭爺爺,以表謝意。

候善人只說了一句:「不必了」,便轉身便拉着侯三離開了農戶家。

至此以後,那侯氏占卜秘術在村子裏越傳越神,而且也深深的扎進侯三的心窩。

小石頭聽得入了迷,看着眼前的這個紫檀木匣子,說道:

「爹爹看來這木匣子只能靠這占卜尋物的秘術才能找的到,否則就只能對不住老祖宗了」

那侯三回頭看了看小石頭,也是迫切想早點讓小石頭得到真傳。

侯三沉默片刻,不言一聲,只是和當年候善人那樣,尋了七個小石頭,擺放在了地面。

侯三努力回憶那天的一切細節。

小石頭知道,他這是要占卜尋物了。

可是哪有那麼簡單,侯三雖然記性很好但奈不過時間太久,那手指間的動作,以及那念念有詞的秘語,記起來都是支離破碎的。

經過一陣操作,那地上的七顆小石頭動作了半圈便再無動作,侯三嘗試着大拇指和四個手指的點動次序,然而地面的小石頭依然無動於衷。

那侯三一陣焦急,無奈的眼神中剎那間閃過一絲興奮。

他睜開眼對小石頭說道:「雖然占卜之神沒有告知準確位置,但大體暗示了鑰匙的埋藏方位,看來我還是很有天賦的」

侯三尷尬的笑了笑,不過好歹也算有點眉目了。

「爹爹,你說你找到方位了?在哪裡?」

侯三指了指院子中的一個豬圈,不確定的說道「可能是在這裡」

小石頭找到一把小鐵鍬,仰着臉說道:「今天這豬圈挖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