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迢迢牽白榆
迢迢牽白榆 連載中

迢迢牽白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莫名奇妙的帝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迢 現代言情 白榆

雲迢從來就沒有想過會有一天還會遇見她的白月光,遙想當年,在法國梧桐下站着一個乾淨陽光的男孩,光從上打下來,留下斑駁的碎光散落下來,掉落到男孩的臉上,而在樓上的向下眺望的小姑娘,一眼萬年,喜歡上了那個被光偏愛的孩子
而白榆也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有一個小女孩因為一見鍾情,而去熱愛他多熱愛的
展開

《迢迢牽白榆》章節試讀:

第8章 好消息


時間嘛,轉瞬即逝。一個月的時間,一轉眼就飛走了,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雲迢和姜雨,程一竟然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要說緣分啊,真是奇怪,明明三個人毫不相關的性格,興趣愛好也不一樣,但是就是相處愉快。

而程一更是和沈昱承成為了歡喜冤家。白榆呢,時間好像並沒有帶給他什麼東西,不過他和雲迢的關係倒是越來越密切,誰讓人家是同桌,又一起上下學,時不時的雲迢又去白榆家蹭頓飯,這一來二去的再不好的關係也該好起來了。

雲迢看着打籃球回來的白榆和沈昱承,少年的臉上潮紅,頭髮被汗水沾濕,扁塌塌的,少年仰頭喝水,水珠順着下巴向下流,喉結性感的上下滾動,水珠沒入衣服里。雲迢有些看呆了,白榆被雲迢盯着不太自在,就彎下腰來看着雲迢說,「小姑娘,你這樣一直盯着我看不太好吧,注意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雲迢可不是之前那個一說就害羞的小姑娘了,雲迢的聲音彷彿帶鉤子,勾的人心跳砰砰跳,「看你好看,難道不允許嗎?白榆哥哥~」反倒是白榆有些撐不住了,慌亂的轉過眼去。

白榆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低頭從桌洞里抽了本書出來,然後盯着眼前的書本看着,而雲迢看着這個強壯鎮定的少年,剛想提醒他,書拿到了,二大爺就進來了,並且,帶來了一個不太美妙的消息。

二大爺看着或坐着或站着的同學們說「有一個好消息,有一個壞消息,你們想先聽哪一個?」

一時間下面的同學們鬧哄哄的,有的說先聽好消息,有的說先聽壞消息。同學們的意見都不同意,此時二大爺咳嗽了兩聲,及時出現維持住局面。「既然你們都不說先聽哪一個,那我就替你們做決定,先聽好消息吧,那就是,那就是。」此時的二大爺像極了一個頑童,聲音拖長,就是不告訴同學們,同學們急得抓心撓肺的,急哄哄的說,「快說吧,求求你了,老師。」

「好了,不逗你們了,好消息就是你們周三要進行月考,開心嗎?」肖華挑眉壞笑着說。

下面一群哀聲怨道,這算什麼好消息啊!

繼而一班的班主任肖華又咳嗽了了兩聲,「還有一個壞消息,你們想不想知道呢。」

同學們,接下來都興緻缺缺的看着他們的班主任。肖華看沒人給他捧場之後就自顧自的說了出來,「考完月考之後,學校里準備給你們放鬆放鬆,開一個運動會,然後下午放假半天。」下面的人沒人搭理肖華,全部都關心着月考的事情。

肖華看着下面的學生不禁有些失笑,拍了拍手,說,「安靜,都聽到我剛剛說的了嗎?」

台下面的學生都不太在意的樣子,「你能有什麼好事。」

肖華摸了摸沒有幾根頭髮的頭,訕訕的又重新說了一遍剛剛說的話。這時,一下子炸鍋了,「啊啊啊,你聽見了嗎?無良學校給我們放了半天假,竟然有良心了。」

而這時的雲迢和白榆兩個人在幹嘛呢,在寫賭約呢,一如兩人一開始見面的時候所說的,雲迢寫,「本次月考,誰的名字在下面,誰就答應贏的一方一個條件。」

簡簡單單一句話,兩人卻對此十分重視,雲迢呢,確實是被白榆挑起了興趣,而白榆則是對哪一個條件非常看重,兩人各懷鬼胎,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白榆把紙折起來夾進了課本裏面。

兩人眼中彷彿都帶有火光,對於這次的測試都志在必得。

二大爺總是在不該說話的時候說話,「另外啊,同學們,咱們會根據這一次的成績,進行換位。同學們好好考哦。」不等同學們反對,二大爺就閃身走出教室。

叮鈴鈴~鈴聲響起,該上課了,同學們,收拾好心情開始上課。

數學老師講着他那些令人頭禿的數學題,時間也慢慢過去。雲迢目光灼灼的看着數學老師,彷彿生怕錯過什麼知識點,今天的雲迢格外認真。到了下課,程一從後排走過來看着正整理筆記的雲迢,感嘆的說道,「雲大學霸,別學了,你已經非常厲害了。」

雲迢抽空看了一下程一,「程大小姐,你不懂,我的戰爭已經打響了。」

程一也不再打擾雲迢,但是摸不着頭腦的想着,「戰鬥,什麼時候考個試,成了戰鬥了。真是搞不懂他們這些大學霸,我呢,還是好好的看我小說吧。唉,果然學霸的世界,不是爾等可以了解的。」

時間到,放學了~

同學們第一時間衝出教室,往校門口跑。雲迢和白榆也收拾好了書包,一同回家。

還是那條路,還是那兩個人,不過此時的兩人一個在前面快速的走着,一個人在後面慢悠悠的拖沓。

「白榆,你幹嘛呀,快走呀。」雲迢看着落後的白榆說。

「什麼呀,是你走太快了,平時你什麼時候是這個步速。還有是誰幫你拿着書包的。」白榆看着眼前的少女。

雲迢看着白榆的背上,背着一個不適合男生的粉**嫩的書包,有些心虛的說,「嘿嘿,這不是着急回家么。」

雲迢看着站着不動的白榆,只好往後退,退回到白榆的身邊,「白大少,可以了嗎?您請。」

此時的白榆勉為其難的向前走着,雲迢跟在後面,兩人步速一致,走向回家的路。這光啊,一如往常,太陽帶着餘溫,不過這個梧桐樹不似一個月前的綠了,春夏秋冬的,四季輪轉,梧桐樹的樹葉也帶了些許秋天的顏色。

這條十五分鐘的路途,硬是讓兩人走了半個多小時。到了家門口,兩人向自己家走去,雲迢猛地回頭說,「小心你年紀第一不保。」

「我等你,和我齊名。」白榆聽到聲音回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