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荒古復蘇:我在末世休閑
荒古復蘇:我在末世休閑 連載中

荒古復蘇:我在末世休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不是文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不是文人 林逍

【恐怖劇情較多,可能會造成您的不適
】 荒古復蘇,世界上突然間出現無數的殭屍、妖獸、鬼怪....等等只出現在人們想像中的生物,看林逍如何在重重危險之中得道成仙!展開

《荒古復蘇:我在末世休閑》章節試讀:

第2章 道士


林逍就這樣一抖一抖的挪出了屋子,好在那小孩胖到已經不能挪不動半步才沒有追過來。

打開房門的林逍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卻發現院子的樣子已經和自己初見時變得天翻地覆。

涓涓而流的清澈小河被血染的通紅,像是整條河都是由人類的血液組成。

血河的上面還漂浮着數不盡的人頭,每一個人頭都鎖定着林逍,雙目無神,嘴角不停的抽動着,看起來就像是在對林逍喊着「救命」,但卻一點聲音也沒有。

中間的一棵古樹,如今也變成了深紫色,那樹梢前面一片樹葉都沒有,掛着的都是血淋淋的人頭。

他們死死的盯着林逍,眼神中或是充滿憤怒,或是充滿恐懼。

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林逍跪倒在地,血河帶來的濃厚血腥味使得他終於忍不住大口的嘔吐出來。

腦海中僅存的一點意識還在不停的催促着叫他跑起來,但林逍此刻心裏被恐懼填滿哪還有站起來的勇氣。

將胃裏面僅有的東西都吐的乾淨後,林逍終於有勇氣能夠勉強的支撐起身體向著院子外面跑去。

可到了門口他才發現,這院子竟然是建在懸崖之上,流過整個院子的小溪竟然是以瀑布的形式在懸崖之上存在的。

只不過水不是向下流,而是自下而上倒灌進來,無窮無盡的人頭正一點點的從下面流到上面來。

「嘔!」林逍乾嘔一聲,胃裏面卻是一點能吐出來的東西都沒有了。

前邊既然無路可走林逍也只得回到自己最初醒來的房間,鎖緊房門,發現這個房間並沒有什麼變化林逍這才鬆了一口氣。

身上穿的袍子已經徹底的被汗水打濕,儘管已經躲了起來但是回想起剛剛的事情林逍還是止不住的冷汗連連。

就在他逐漸放鬆心神倒在床上昏昏欲睡之時,卻猛地發現牆上的畫和剛剛自己看到的完全不一樣了。

只見畫中的女人不再拿着蒲扇,而是雙手扶着腦袋盯着林逍大笑着。

林逍猛地一驚,伸手想要將畫給摘下來,但是在他即將觸碰到畫的那一刻,卻被一隻手給攔了下來。

那是一雙冰冷無比的手,儘管沒有溫度但還是可以感覺出是一雙女人的手,纖細的手指僅用了兩根就把林逍的手牢牢的固定在畫的前面。

尖銳的指甲劃破林逍的胳膊使得他在驚恐中緩出一絲神來。

「公子這是幹什麼啊?」一道女聲從林逍的耳邊傳來。

林逍向著聲音的來源看去,是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子,和剛剛牆上的畫中之人如出一轍,只不過可能是妝容的緣故,這女人的皮膚明顯比畫中之人白上很多。

「我...我...」林逍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也看不出來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人是鬼。

但是等他再一回頭看向畫時,牆上的畫已經變成了他最初看到的樣子,一個女人手持一柄蒲扇正掩面微笑着。

」可能是幻覺吧!」林逍將剛剛的一切都歸功於自己太過於緊張而出現的幻覺在內心中想到。

「我就是看畫像很好看,想靠近了仔細看看。」

林逍隨便扯了個謊解釋道。

「那公子不如仔細看看我,畢竟畫上的女子就是我啊!」

女人說著將身體向前頃了頃,因為身上穿的是砂質的裙子,所以在女人向前傾斜身體的時候,一條要人命的事業線也出現在眼前。

「啊...這!」林逍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怎麼見的了這種東西,畢竟這樣的場面還只在電影里看過。

「還是算了吧,林某隻是覺得這畫畫的真是巧奪天工。」

林逍將頭別過去不敢再看身後的女人,但是女人自帶的香氣還是不由自主的被林逍吸入到肺里。

「真的嗎?公子,奴家可是有些不相信呢?」

說著,一雙纖細的小手便出現在了林逍的胯部,將小林逍狠狠的握在手中。

「你別....」林逍掙扎着想要反抗,卻發現全身上下已經沒了什麼力氣,看着身後女人也越來越充滿着**。

「公子的身體還真的很誠實呢,但是嘴裏卻一直在說謊,這要奴家怎麼懲罰你呢?」

那女人一邊將林逍推倒在床上一邊說到,那聲音彷彿是一個小媳婦在怪罪丈夫回家回完了一般。

「嘿嘿,你說怎麼懲罰都可以啊!」林逍的意識逐漸模糊,腦海里也全是將眼前女人身上衣服撕碎的場景。

神情恍惚間,林逍的衣服已經被褪去的一乾二淨。

而女人也將小林逍握在手中想要含下去,就在小林逍被含下去的瞬間,一股熱流從林逍的腹部湧向他身體的各個部位。

林逍的腦袋也清醒過來,身下的女人猛然間出現三條狐狸尾巴,不停的搖晃着,臉上帶着嫵媚和得逞的表情。

「你怎麼了,公子,難道奴家伺候公子伺候的不夠舒服嗎?」

林逍猛地抽身,使得身下的女子叫苦道。

只是楚楚可憐的話語再配不上楚楚可憐的表情,在林逍看來儘是妖怪的模樣。

「我想起來我還有事,得先走了,咱們改天再聚,改天再聚。」

他從床上站起,不管女子怎麼挽留,麻利的穿上衣服就要離開。

「公子~」身後女人一下子撲倒在林逍的懷裡,胸前的兩座山峰不停的在林逍的手臂上來回的摩擦着。

「公子,真的這麼狠心把小奴家一個人拋棄在這裡嗎?」女人說著還不停的抖動身後的尾巴。

這次在林逍看來,她抖動尾巴的過程還有很多的粉色氣體共同產生。

「唔!」林逍驚呼一聲,便用雙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不顧一切的向著門外逃去。

剛剛讓自己失去意識的就是這種氣體,林逍在腦海里思索着,他現在的想法就是向著院子背後的大山跑。

「看來你能看的出來,早知道最開始就用最大量了。」見林逍跑到門口,那女人也不再追過去,反而是在原地自語道。

林逍聽着女人的話縱使疑惑,卻還是將手放在房門上想要逃跑,可就在他用盡全力想要打開房門時卻發現自己已經用不出來半點的力氣。

「你...」他回頭看向女人,在不甘聲中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這麼好的道體怎麼可能就這樣讓你逃掉呢?哈哈哈哈!」

女人一邊猖狂的笑着一邊解開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一幅令人血脈噴張的酮體出現在林逍的眼前。

「倒在我手裡至少是快樂的死,你要是落在別人的手裡,可就慘咯!」女人一邊脫掉林逍的衣服一邊感慨道。

但是脫到一半,女人卻在動不得,只得不甘的望了望林逍,隨後便消失不見了。

林逍眼前的畫面一陣恍惚,屋子還是那個屋子,只不過牆上的壁畫已經變成了一個身穿道袍手拿拂塵的男子。

那男子劍眉星眼,一臉正氣,身穿黃色帶有八卦圖案的道袍,身後是青山綠水。

而此時畫中的男子正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你...是人是鬼?」林逍有些不自信的說著,最近經歷的一切使得他看誰都不算太正常。

「你覺得我是人,我就是人,你認為我是鬼,那我就是鬼。」

那人沒給準確的答案反倒是故弄玄虛的扶了扶拂塵答道。

林逍上下打量着眼前之人,儼然是一副印象中道士的裝扮。

「剛剛我經歷的那些都是夢嗎?還是什麼?」

「有的是夢,有的也真實的存在你身上。」

「比如?」

「比如你被你女朋友甩了。」

「嗯?你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不對!你是怎麼知道我被女朋友甩的?」林逍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故弄玄虛的道士。

「我是道士嘛!算這些小事情還是手到擒來的。 」

「那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因為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我會出現在這裡?剛剛那些想要我命的妖怪也是命中注定嗎?」

「對,而且只是開始。」

「只是開始?為什麼?」

「這些我沒有辦法告訴你,但是我可以教你一些應對他們的方法。」

那道士沒有正面回答林逍的問題,反而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以後真的還會遇見那些東西嗎?」林逍還是不願相信的說道。

「你可以選擇不相信。」

道士沒有說什麼,坐回藤椅上閉目養神起來。

「我學,我學!」林逍咬咬牙說道。

「想成為道士並不是你說說這麼簡單的,其中的要求繁雜多變,其中你要面對的困難也比你想像的多。」道士依舊閉着眼睛說著。

「有什麼要求?」

「首先呢,道士講究的是十戒九忌。」

「等會,不是八戒嗎?」

「我要先教給你茅山道士的功法,自然而然要求也更多一些。」

"哦,那你說說吧。「

」這十戒九忌中的十戒為,一戒貪財無厭,二戒遲疑不決,三戒魯莽從事,四戒假公濟私,五戒褻瀆神明,六戒無幫殺生,七戒好色酗酒,八戒鋪張揚厲,九戒朋比為奸,十戒濫收學徒「

「其中的八忌是:一避婦女經,二忌見色動心,三忌神志錯沉,四避新婚蜜月期間畫符,五避忌藉術起家致富,而遷神怒。六避忌見死不救。七忌為菲盜歹人畫符,八忌抬高身價,求得名譽、地位。」

「這麼多要求?有沒有簡單一點的,我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是真的想成為什麼道士。」林逍有些無語道。

若自己真的按照十戒九忌那麼活着的話,人生還有什麼意義,林逍在心裏暗暗想着。

「救死扶傷,為人消災祈福,救蒼生與水火,人生的意義還有很多,拘泥與酒色財氣會把你的本心蒙蔽。」那道士說罷便甩了甩拂塵消失在了林逍的眼前。

「你怎麼知道我想的什麼?」說著林逍只覺得眼前一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