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嫁毒妃沖喜後,王爺膩寵不停
替嫁毒妃沖喜後,王爺膩寵不停 連載中

替嫁毒妃沖喜後,王爺膩寵不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櫻庭舒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櫻庭舒燒 趙幽幽

替嫁沖喜,無名小卒趙幽幽搖身一變成了王妃,所嫁的乃是身染惡疾,活不過百日的倒霉王爺
讀過不少醫書的趙幽幽,成了王爺的貼身大夫,只是這大夫治病的手法很是可怖,藥引用的都是蛇蠍毒蟲,王爺嚴重懷疑趙幽幽不是再替他治病,而是在拿他試藥
「王爺,吃藥咯
」趙幽幽微笑
「你給本王吃的什麼,為何有條蚱蜢腿
」段岑驚恐
趙幽幽好醫術,用以毒攻毒之法,生生治好了王爺的病
痊癒後的王爺如有神助,夫妻同心,打匪徒治權貴,平步青雲,扶搖直上,一場突如其來的流言,將二人推入萬丈深淵
夫妻一場,同生共死,王爺莫怕
展開

《替嫁毒妃沖喜後,王爺膩寵不停》章節試讀:

第2章 起誓無用


無端被懷疑讓趙幽幽很氣惱,她不服氣的梗起脖子,衝著段岑叫嚷:「你覺得我是什麼人!」

一句反問,讓段岑愣住了,小丫頭嘴巴挺硬嘛。

坊間傳聞,瘴毒乃無解之毒,染此毒者,重則當場斃命,輕則渾身生膿潰爛,面色枯黃,咳血百日後,毒氣便會攻心,中瘴毒者會在折磨中死去。

這是汴夏民間的傳言,還聽說只有赤炎國的人,才懂得解瘴毒之法。

趙幽幽既然會解瘴毒,段岑不得不懷疑她的身份。

就讓她死個明白,段岑眸中透着狠戾:「你是赤炎人。」

「王爺說錯了,我應該是你的救命恩人才對。」

「休要狡辯。」段岑不想再聽趙幽幽辯解,「奚銳,你知道要怎麼做吧。」他鬆開趙幽幽的衣領,面無表情的轉過身去。

段岑是汴夏最不受待見的皇子,因為他的出生讓皇上失了顏面,所以皇上極度厭惡段岑。與其他皇子不同,其他皇子只需要說好聽的話,送新奇的玩意兒就能哄父皇高興,而段岑想要得到父皇的肯定,就只有一個辦法,打敗赤炎。

他太渴望被父皇認可,所以帶兵出征,在沙場上衝鋒陷陣。但凡抓到赤炎的姦細,絕不手軟,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他只是想要像其他皇子一樣,被父皇誇獎幾句。他只是想要,讓父皇待他的母妃好一點。

因此,他立誓與赤炎為敵!

「王爺就是這麼報答救命恩人的么?早知如此,昨晚就讓你痛死好了。」

不理會趙幽幽的咒罵,奚銳把趙幽幽往門外拖。

背過身的段岑佝僂起後背,劇烈的咳嗽起來,他下意識的用袖子捂住嘴巴,一口鮮血染紅了袖口。

先顧主子要緊,奚銳鬆開趙幽幽慌忙過去照顧段岑。

「小丫頭,過來幫忙。」奚銳乞求趙幽幽救救他的主子,既然開始咳血了,那就是說在百日內段岑體內的瘴毒還解不了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

趙幽幽鼓起臉頰,賭氣似的不想管段岑的死活。不識好人心,良心被狗吃了的人有什麼好救的。

「小姑娘,求求你。」奚銳竟然朝着趙幽幽跪了下來。

嚇得趙幽幽連忙把奚銳扶起,邊說:「我是看在你的面子,才幫他哦。」

趙幽幽讓奚銳隨便找點草藥來,用搗出汁後連藥草一起塞進段岑的嘴裏,過了好一會兒段岑的咳喘才止住。

坐在床沿上的趙幽幽朝着臉上糊滿綠色葯汁的段岑說:「我才不是什麼赤炎人,我的家鄉在陸州,我們村子裏的人染了瘴毒時,村裡的大夫都是這麼治的。」

陸州與赤炎國之間,隔着一片樹林,也正是入了那片樹林,段岑才染了瘴毒。

誤會了人家小姑娘,段岑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想要開口跟趙幽幽道歉,可嘴裏含滿了草藥,沒辦法發出聲音。

再找到機會跟趙幽幽道謝時,已經是晚上了。

祁州奇熱,柴房更是容易生蠅蟲,趙幽幽正收拾床鋪,嘴裏嘟囔着:「唉,丞相府折磨人,段王爺也折磨人,幽幽啊幽幽,你這輩子就是受折磨的命。」

聽着小丫頭的嘟囔,段岑忍不住撲哧一聲。

「是誰!」趙幽幽立馬回過身來,只見段岑抱起拳頭朝她行禮。

「謝謝。」段岑認真的道謝。

不知是哪個殺千刀的出的好點子,說是段岑身患的瘴毒乃是熱病,必須到炎熱的地方才能把病養好。

恰恰相反,熱病得寒治。

染了瘴毒的段岑,身上是生了瘡的,越是到暖和的地方,膿瘡越是潰爛的快,且不容易恢復。

即便此刻,段岑已經泡過一次涼水澡,換了乾淨的衣裳,他走近的話,趙幽幽還是能聞到段岑瘡口化膿散發出來的味道。

她沒有嫌棄,而是想着柴房本就蚊蟲多,待會那些蚊蟲尋着味道可別把段岑抬走才是。

見趙幽幽好像心不在焉的模樣,段岑心想,小丫頭肯定還在生他的氣,他又用溫和的語氣說:「本王錯怪你了,請你莫要見怪。」

擺了擺手,趙幽幽大氣的說:「沒關係啦,像你這樣身份尊貴的王爺,還能低聲下氣的跟我這種下人道歉,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會揪着一個誤會不放。」

沒想到趙幽幽小小年紀,氣度如此寬廣,段岑不由的對面前的小丫頭刮目相看。

從見到趙幽幽那一刻起,完全被憤怒主導的段岑,壓根沒有好好端詳過趙幽幽。

這會兒,倒是細心的打量起趙幽幽來。

小丫頭約莫十四五歲的樣子,即便是在昏暗的柴房裡,一雙靈動的眸子,依然清澈透亮。圓嘟嘟的臉蛋很白凈,帶着稚氣,讓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當段岑打量趙幽幽的時候,趙幽幽同樣的也看端看段岑。

之前總聽丞相府的丫環們閑談說,汴夏眾多皇子中,樣貌精絕者,唯謙王段岑爾。

趙幽幽不懂什麼樣的男子叫精絕,就算是已經親眼見到了段岑,趙幽幽只覺得傳說中的謙王不過是個長相平平無奇的男人嘛,哪有丫環們說的神乎其神。

嗯,要說與見過的其他男子有何不同的話,無非是段岑身形高大些、皮膚白了些、鼻子挺了些還有臉小了些,僅此而已。

「你今年多大?」段岑問了一句。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趙幽幽歪着腦袋想了一會兒,還偷偷的把手背到身後捏着手指算了一會兒才回答:「今年應該十五歲了。」

「應該?」段岑覺得很奇怪,怎麼還有人對自己的年歲都不確定的。

小丫頭晶亮的眼眸變得暗淡,她低聲說:「我娘死的早,後來我被賣去做丫鬟,主子們換來換去,能安穩的過日子就不錯了,哪還有心思記年歲啊。」

段岑輕輕嘆了一口氣,他遇到的是個命苦的小丫頭呀。

被不同的買家當物品似的賣來換去,吃的苦頭肯定不會少。

「本王向你保證...」段岑目光堅定的看着趙幽幽,隨後舉起三根手指頭來,「若不是你自己要離開,本王絕不會將你賣掉你。」

趙幽幽一臉不解的看着段岑,一本正經的說:「那個...你本來就不能賣我啊,你壓根都沒把我買下來。」

替嫡小姐嫁給段岑沖喜的趙幽幽,賣身契還在丞相府扣着呢。

正確的說,她和段岑現在是夫妻關係,而不是主僕契約的關係。

尷尬的把舉起的手放下,段岑無奈苦笑一聲,小聲說:「是啊,你本是代替知瑤,一路奔波過來給本王沖喜的。」他還傻乎乎的想着,不要拖累知瑤,當見到替嫁的趙幽幽那一刻段岑才明白,自作多情的他有多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