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傳之進入漫畫世界
快傳之進入漫畫世界 連載中

快傳之進入漫畫世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李不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園 現代言情 許深

姜園只是隨手無聊翻了本漫畫書,結果因為吐槽結局是個悲劇就莫名其妙就闖入漫畫劇情里,這裡沒有系統君也沒有主線任務,穿成的沈姜姜卻是在漫畫里早早死去的大女主,從此她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改變結局、好好活着
展開

《快傳之進入漫畫世界》章節試讀:

第4章 反差


姜園心裏一顫,這是什麼情況,我沒有在漫畫里看到這一幕啊,突然許深慢慢側過頭看向她,聲音溫和:「怎麼不說話。」

姜園微蹙着眉,她沒有在劇情里看到過這一幕,心裏也開始糾結怎麼回答。過了一會,她訕笑着看着許深:「剛剛,不是講過了嗎,我叫姜園,是來銀江旅遊的。」

許深聞聲,看着姜園:「姜小姐,你覺得剛剛包里的東西重要嗎。」姜園眼神微瞥,尷尬的笑了笑:「我不知道,應該是重要的吧,不然我也不會被綁到這裡來。」說完,她又瞥了一眼他。這時許深一雙鋒利的眼盯了上來,臉上溫潤的氣質已經消失不見。

「竟然你都覺得包里的東西很重要,那個男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又怎麼可能會毫無顧慮的把包交給你,難道他認識你?還有,假如他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只是想上洗手間,他完全可以直接帶進去。所以,姜小姐你還不說實話嗎。」說完她的臉上瞬間變成了陰冷。

姜檸臉色瞬間僵硬,心裏也越發不安,「他怎麼知道自己撒謊了,還有漫畫里也沒有這一段啊,按正常劇情推進,許深沒有在車裡拆穿沈姜姜這件事啊。」她越發感到面前的男人真的不簡單,一下就說在了點上,沈姜姜確實是接頭人,而暗號就是以想上洗手間為由,讓她幫忙拿着包,最後自己只要回他路上有水,小心地滑就可以接頭成功了。

姜園心裏越發沒有底氣,這完全跟漫畫劇情不一樣,她不知道怎麼接了。半響,她只能平復好心情,硬着頭皮告訴他:「我話說的很清楚了,我不認識那個男人,要是早知道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就算是死都不會幫他拿包。」

許沈突然轉過頭臉色冷厲起來看着她,隨即慢慢湊近她的臉緩緩張口,一字一字蹦出來:「那你、就去死吧。」姜園臉色一僵,瞪大着雙眼震驚的望向她,只見他的嘴角瞬間放平,眼睛迅速湧上一股戾氣。

天哪,這還是我看的漫畫男主角嗎,不是說善良溫和,又充滿正義感的嗎?這也不像啊。

車窗外的晚風輕輕吹進車內,姜園的長髮被吹的飛起,車內的氣氛安靜的出奇。姜園此時的心跳彷彿已經快要跳出胸口,突然,許深冰冷的表情轉而又恢復了溫和,聲音低沉:「你不必害怕,我不會吃了你的。」

姜園尷尬的扯着嘴角,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隨即暗暗心想:「難道男主被改寫了,性格也大變,要真是這樣,故事不會也要改寫吧。姜園看着他,突然感覺說不定自己會先死在男主手上。」

突然,許沈撩起嘴角冷冷的盯着她:「姜小姐,我們來談個條件吧,剛剛要不是我,你現在可能已經躺在北島區的亂葬崗了。」

這句談個條件讓姜園身體顫抖了一下,他看着面前的大男主,只覺得他現在看起來比那個白老大心眼還多。隨即姜園清了清嗓子:「我一個普通人能和你談什麼條件。」

說完,姜園盯着許深的臉看起來笑得一臉溫和,只聽他緩緩張了張嘴:「有啊!我剛好缺個女朋友,我看你就不錯,只要你同意,我就幫你隱瞞這件事,怎麼樣?。」

姜園一臉吃驚,但沒有回答他,因為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真的是漫畫里善良正義的男主嗎,不會是因為自己的到來把劇情順序打亂了吧。

車子很快駛向的一棟白色別墅前,偌大的院子里除了寬闊的草坪再沒有其他東西。姜園下車剛站穩,另一邊的許深邁着步子走到她面前,表情溫潤但氣場強大。一把牽着姜園的左手,臉上露出漫不經心的笑:「走了,女朋友。」姜園腦子發懵:「不對啊,我還沒答應啊。」

姜園突然有點不得不佩服漫畫大女主的超強魅力,沒想到就一面就把許深迷住了。

但轉而一想這拉卡島那麼危險,要是沒有許深好像也沒人能護她了,既然這樣她可不能放棄許深這座大佛,自己一定要緊緊抱住她的大腿,後面的劇情里拉卡島可是一場血戰,既然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那一定不能再重蹈覆徹了。

姜園扯着嘴角,捋了捋耳邊的碎發,然後跟着許深走了進去。客廳布置的簡約又不失高級。精緻的水鑽吊燈掛在客廳**,屋內的傢具大都以淺灰色為主,架子上擺着不少玉石和瓷器,看起來價值不菲的樣子。牆上的掛畫大都是水墨,緩緩間還透着一種雅緻的氣息。

這時剛好從樓上下來一個男生,黑色碎發、雙眼皮、眼睛明亮有神,很健康的小麥色皮膚,看起來年紀不大,臉色還有種稚嫩。姜園看着他興奮的朝着許深小跑過來,眼睛卻一直盯在自己身上:「老大,她誰啊!」

姜園知道他,他叫溫常,十八歲,漫畫里有講過他十三歲被許深收留,不僅是他的弟弟也是他的左膀右臂,是整部漫畫里對許深來說最重要的人。這樣看來,劇情走向沒有錯,只是偶爾台詞對不上。一旁的許深笑着看了溫常一眼但沒說話,只是慢慢走到了一旁的沙發邊坐下。

隨即,溫常上下打量着姜檸,帶着些欣喜問:「你是誰啊,跟我老大什麼關係。」姜園皺着眉思索了一會兒想:「是人質還是嫌犯,女朋友?」她哪一個都說不出口,只能在一旁尷尬的手足無措。

一旁的溫常看她也不開口,隨即走到許深身旁,細細盤問着:「老大,她到底是誰啊,怎麼你去了趟白老大的家裡,還帶回來一個人啊。」

許深懶懶的掃了他一眼,輕聲說:「她是我女朋友。」倏地,溫常瞪大眼睛張着嘴喊:「女朋友,之前怎麼沒聽你說起過,不會是今天剛認識的吧。」許深看着溫常,淡淡嗯了一聲。溫常聽完倒是很興奮:「管他什麼時候認識的,反正我現在有嫂子了?」姜園猛然一驚,看着溫常直搖頭。

溫常在一邊看起來比當事人還激動,一臉驚喜的對着許深:「老大,你終於有女朋友了,你再不談戀愛,我還以為你喜歡我呢,你是不知道最近公司里的人風言風語的,都這麼傳。」

一旁坐着的許深微皺着眉問:「誰說的,找出來。」溫常在一旁揚起嘴角:「找出來你能把他怎麼辦?」「扣工資。」三個字語氣咬的很重,姜園感嘆的搖了搖頭,心想「不愧是資本家。」

溫常還想再問,一旁的許深掀起眼皮看着他:「先別問了,你帶她先去洗洗。」溫常看着姜園黑色的裙子上已經皺了好些,還沾染着灰塵和菜葉。淡淡開了口:「確實應該洗洗。」隨後溫常便讓姜園跟着他上樓。

姜園把自己收拾乾淨後,細細打量着房間的裝飾,配色以米色為主,白色紗窗的簾邊放着一張柔軟的木床,旁邊還鋪着一塊湖藍的地毯,木製的衣櫃邊掛着許多流蘇,她邁着步子向窗邊走去,伸手摸了摸,帘子是雙層的,外面是層白紗。拉開窗戶時,發現前方不遠處種着一大片玫瑰,想來應該是後院,窗子面前還種着一棵小樹,圓圓滾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