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世子爺
寒門世子爺 連載中

寒門世子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思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初見 沈言

沈言意外穿越到雲國,心愛之人為保護沈言失蹤,此時竟發現自己是王府的遺失世子! 如履薄冰的王府生活,尋找失蹤的葉初見,沈言一聲令下,只有一人在往前沖,定睛一看,原來是那腦子不太好使的跟班
展開

《寒門世子爺》章節試讀:

第7章 無能狂怒


「子曰,孟子說的,也就是我說的。」孟長安說得頭頭是道。

王永安恍然大悟:「謝謝啊,一邊玩去。」

「你們猜,這沈言與楊夫子到底是什麼關係?」一人問道。

「那還用說?肯定是搞到一起了!」一個女學子撅起嘴巴,甚是不悅:「沈世子長得那麼俊,肯定是那楊夫子勾引他在先!」

「我呸!」另一人不服:「就沈言那被豬拱了幾里地的模樣,也配得上楊夫子?」

「唉,不如我們打賭,他們倆是一對和他們倆不小心同時到達國子監,我出五百兩買他們是一對!有沒有人來?」孟長安摺扇一收,眼睛裏賊光閃爍不定。

「我押他們同路!」

「我選他們是一對!」

「那你鐵定輸了,押同路!」

沈言有些奇怪,往日里他們都是分成不同流派,從未像今天這樣聚在一起,吵吵嚷嚷。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沈言挑着劍眉問道。

「沈世子來得正巧,我們正在打賭,誰輸誰贏呢!」一個胖墩墩的少年拍着桌子說道。

沈言笑了笑:「賭什麼呀?」

孟長安好不容易才從人堆里擠了出來,雙手翹着食指比劃道:「賭你和楊夫子是不是一對兒!」

沈言嘴角抽了抽:「怎麼就賭我身上來了?」

「今天,我們都看見你和那楊清兒楊夫子一同走進國子監的,還有說有笑的,你說,你們倆是不是搞到一起了?從實招來!」孟長安說道。

沈言皺起了眉頭:「你們這樣不好吧?」

「快說!我可是押了五百兩銀子買你們是一對兒的!」孟長安急切道。

「不好意思啊,我們兩家相隔兩條街,就商量好一起來的,有個照應而已,哪有你想的那般。」沈言說道。

孟長安有些急了:「這……這不合常理!」

「不,這就是常理!」沈言說完,徑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額滴銀子啊!」孟長安一屁股坐到地上,哀嚎起來。

門外的楊清兒將一切都聽在了耳里,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沈言的解釋,心裏突然有一絲空落落的感覺。

整理了一番心情,走進了學堂。

一上午的論語,世子的生活往往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沈府中,武安舉着一封信,狼嚎着跑到了沈言的旁邊:「世子!慶州來信了!」

沈言一把奪過武安手中的信封,展開信紙:幾日前,接到線報,按照世子提供的畫像,有線人曾在慶州城內見到葉姑娘,神形不佳,幾息之間消失不見,再尋,未果!

沈言將信紙橫豎看了幾遍,最終揉成一團,扔進了池塘中。

「武安,通知下去,讓慶州的線人全部出動,就算把慶州翻個底朝天,也要把初見找出來!」沈言沉聲吩咐道。

「是!」武安立刻領命,剛要退下,卻被沈言叫住:「等等!」

「世子還有何吩咐?」武安疑惑地問道。

沈言猶豫了片刻,說道:「我親自去慶州!」

「不可啊,世子!」武安趕忙攔住沈言,說道:「聖上有令,所有在外將領的家眷,不可離開京都,違令者當斬的!」

沈言瞥了他一眼,「啪」的一聲將武安推開,徑直離開了。

「世子……」武安跺了跺腳,咬牙跟上沈言,「世子您別衝動呀!」

「為何不讓我出京都!為何!」沈言怒吼道!

「世子,王爺曾說過,陛下此舉,一是讓在外將領有所安心,京都是最安全的地方。二是讓在外將領知道,家眷在京都,不可反!所以,為了王爺,為了沈家軍,世子你萬萬不能出京都啊!」武安跪倒在地,勸阻道。

「滾!」沈言一拳揮出,門口的石獅子轟然倒地。

「世子,你教過我,這就是典型的無能狂怒!」武安雙手一拍,說道。

「你!」沈言怒視着武安,隨即搖了搖頭,語氣淡了幾分:「罷了,讓慶州的人早做準備吧。」

武安鬆了口氣,擦拭掉頭上的汗,恭敬地說道:「是!」

一夜都沒怎麼睡着,沈言腦海里一直都是那天,葉初見拿着鐵鍬站在自己面前的畫面,纖瘦的身材,面對惡人時,雖然止不住地顫抖,卻因為保護沈言而未退半分。

自從入了王府,沈言從未放棄尋找葉初見,幾乎每時每刻都想着慶州的消息,而昨日的消息,又加重了沈言對葉初見的擔心。

沈言深吸一口氣,將眼中淚水壓回了心中,轉身走出學堂,走到國子監的涼亭中。

說來也巧,第二次來涼亭,中年人竟然也在。看到沈言,中年人朝他招了招手,沈言會意,小跑着來到涼亭。

「小兄弟,坐!」中年人招呼沈言:「告訴你個好消息,工部按照小兄弟給的方法,已經成功煉出精鹽了,相信過不了多久,我朝百姓都能吃上這不苦的鹽了。」

「那也是幸事。」沈言微微一笑。

「小兄弟興緻好像不高,是遇到了什麼難事嗎?」中年人將烤魚遞給了旁邊的下人,示意他繼續烤着。

「倒也不是什麼難事。」沈言將葉初見的事情說了一番,只是很隱晦地將線人換成了朋友。

中年人點了點頭,站了起來,面對着湖面,雙手負立:「小兄弟覺得寧國怎麼樣?」

沈言不明白中年人的意思,想了一會兒,說道:「百姓安居樂業,恰無天災,空前盛世。」

「這只是表面,今日在國子監聽聞到一番言論,是你那個女夫子講出來的,據說她還要講此言論出書立傳,我覺得小兄弟的那番言論甚是絕妙。」

「但是,理想總歸是理想,現實還是很殘酷的,八十年前,天下一分為四,以寧國為盛,梁國、陳國以及庸國三國無時不刻想要霸佔我大寧土地,所以,邊疆之地,需要一直看守。才能保我大寧百姓無虞。」

「二十年前,寧國一員大將的子嗣頑劣,偷跑到梁國,被梁國抓住,逼反了這員大將。」

「所以,皇帝才在無奈之下,發佈了這條禁令,國家國家,有國才有家,國若沒了,要家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