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十方閻羅之執念生花
十方閻羅之執念生花 連載中

十方閻羅之執念生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叮噹買了個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存希 林瀾 執花 念生

伊始之初,天地未開
  世間萬事萬物都在一團虛無之中,千萬年之後混沌中孕育出了一棵菩提樹,樹上結出一顆菩提果
  這顆菩提果吸收了混沌虛無之精華,得道飛升幻化成了人形
  而後他又手持一把白色金剛石利刃,一劍將混沌劈成上下兩半,化作天和地
  故而被世人稱頌為鴻蒙始祖和天地一劍
  然而天地一劍在開天闢地之末和一顆迎面飛來的頑石相擊,哎呀!一個不留神,居然被這頑石在劍身的三分之二處震斷了
  這塊十彩耀石也被粉碎成了十塊顏色不一的石頭!   時間轉瞬即逝,白雲蒼狗斗轉星移,千萬年之後,這十塊顏色各一的十彩耀石也憑實力修道成魔,一路廝殺已晉陞成為了統領地府百萬魔兵的十方閻羅
展開

《十方閻羅之執念生花》章節試讀:

第2章 無涯聖主


無涯聖山之巔

無涯聖宮

三聖童正在大殿前的廣場上修習着劍術,他們的師傅無涯聖主則坐在廣場演武場正前方的觀禮席上。

演武場的周圍,圍着十二根漢白玉撐天柱,每根柱子是都鏤空的雕刻着十二種不同的花卉,顏色各異,有花中之王牡丹,花中君子寒梅,也有冠以清雅之名的荷花……等等……花開四季,四季常在!

只見無涯聖主,身着一身粉紅色七彩蓮花紋華服,五官娟秀,眉宇間很是英氣不凡,此時他正坐在一張四面的八仙桌前,用他那修長白皙,指節輪廓清晰,指甲潤澤**的雙手,左手磕着瓜子,右手拿着蠶豆,半眯着雙眼,一頭青絲用一根粉色的絲綢隨意的系在腦後。

此時執花正在和存希兩人互相切學習切磋着無涯剛教的聖式火蓮第九式,飛龍踩蓮。

「你瞅瞅咱師父,肯定又睡著了,一天到晚盡教些花里胡哨的劍法,起些莫名其妙的名字,整天還穿的花枝招展的,明明就是一大老爺們,還搞得跟個小仙女似的。」

執花說完,存希並沒有理他,而是轉身一個劍氣畫花,瞬間在執花的眼前幻化出一朵,如臉盆大小,開的妖艷欲滴的血紅色地獄火蓮。

執花嚇的連連後退,不小心踩到了正在一旁扎着馬步的林瀾。

林瀾一個沒站穩,踉蹌的摔倒在了地上。

這時執花覺察到,一股勁風的暗器從觀禮席方向射了過來,他趕緊一個720度空中大旋轉,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完美的接住了飛來的蠶豆。

他拿着剛接住的蠶豆,順手就丟進了嘴裏,正得意的想說些什麼…

只見觀禮席的上,無涯一手撐着腦袋,一手輕輕的一拍八仙桌,瞬間桌上的蠶豆都以閃電般的速度帶着火花朝着執花飛了過去。

蠶豆如長了眼睛一般,四面八方成合圍式的朝着執花射了過來。

執花眼看這架勢他是應付不了的,急忙的朝着存希跑去,邊跑邊叫着「師姐救我…」

說罷,只見存希一個騰空躍起,劍尖瞬間幻化出一條腳踏血色火蓮的金色飛龍,緊緊纏繞在執花身邊,把他從頭到腳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此時四周飛來的蠶豆,剛靠近火龍,就隨即化為飛灰。

執花和林瀾都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都在心裏對存希佩服得緊。

這時無涯聖主已經悄然無息的瞬移過來,站在了執花的面前,大聲的斥責道

「你這個臭小子,說人壞話的時候能不能小聲點,你以為涯哥我真的老了?就你這點小伎倆,我都不屑用。」

執花完全沒有感覺到無涯已經站到了他的身邊,被無涯突然開口的數落嚇了一跳,說話都結巴起來。

「師父……你……」

林瀾站在一邊,看熱鬧不嫌事大,執花話還沒有說完,就煽風點火的說道

「師兄剛剛還把我撞倒了,涯哥你看,我手都破了…」說著就紅起了雙眼,舉起剛剛摔倒在地上不小心戳破皮的手掌,遞到了無涯的面前。

執花看着面前的這兩個一個老不正經,一個小不正經,實在是受不了,就忍不住的說了句

「師父你好歹是整個神魔妖三族中最強神族聖主,已經跳出神界,修身聖界,戰鬥力可謂是四界最強,為什麼就老跟那些什麼花啊草啊的過不去呢……」

執花還沒有說完,就被無涯給打斷了

「好好說話,給你說了多少遍,叫我涯哥,我指不定還沒你們大呢…我就喜歡花草,怎麼滴,看不慣我又打不過我…哈哈哈……」

說罷便大笑着,帶着林瀾朝着宮殿的方向拂袖而去,一轉眼就消失在廣場之上。

留下存希執花二人,面面相覷。

人走後還有無涯聖主的聲音傳回「臭小子,你今天要是不把聖式火蓮的九式全部學會,看我不把天地一劍找出來,劈了你這顆又臭又硬的破石頭。」

聽見無涯這麼說,執花向旁邊的存希投去了,求救的目光,趕緊拉着存希的衣袖,一甩一甩的撒着嬌!

「師姐,你剛剛好厲害,教教我唄」

存希拿着手裡泛着紅光的赤鱗君劍,用劍尖輕輕的挑起了執花旁邊的一把普通鐵劍。

「身為無涯聖主的親傳弟子,居然連一把像樣的命劍都沒有,還想學會聖式火蓮,簡直痴人說夢……」

執花還沒有反應過來呢,存希說罷便飛身離開……

——————

無涯聖宮

聖主卧室門前

存希手裡端着一盞造型精緻,透明如玉的琉璃玉盤,裏面裝着香氣四溢,形狀精美的各色糕點。

她貼着無涯卧室門前,由整塊漢白玉鏤空雕刻而成的房門,趴在門縫上,往裏面看了看,確定無涯在裏面才敲了敲門

「涯哥…牡丹仙子送來的百花糕點我給你端進來了」說罷便推門走了進去。

屋內無涯聖主正站在,側耳房裡一架綉着傲雪寒梅獨綻枝頭的屏風後面,在一面一人高的銅鏡前,打開雙手的衣袖,來回的側動着身姿,欣賞着身上玫紅色牡丹花紋鳳尾襲地的新衣,見存希進來了,忙拉着她一起站到了銅鏡前

「希兒…你看看我這身衣服怎麼樣,是不是顯得涯哥我更加的優雅帥氣!」

無涯說著還咧着嘴角吹起了散落在面龐的碎發。

存希繞着無涯轉了一圈,上下打量之後,左手抱於胸前,右手托着玉盤,不住的點着頭,對無涯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我涯哥不僅戰鬥力是四界中最強的,這身姿也是天上地下無人能及,就連天界那些個百花仙子,在我涯哥面前也只有自愧不如的份…」

說罷便轉身放下了手裡的玉盤,拿起旁邊梳妝台上的一把橙紅色的琥珀玉梳,走到無涯身後解開了他背上捆着頭髮的粉色髮帶,拿着梳子輕輕的從上之下給他梳起了長發。

無涯也陶醉在鏡中自己的影像里,可見鏡中的無涯,面色紅潤,唇紅齒白,眉目含春,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哪家剛新婚的小娘子呢。

存希一邊梳着頭髮一邊小聲委婉的說道「涯哥…你看我們師兄妹三人也已經跟着你修行好幾千年了,我和小師弟都尋到了自己的命劍,仙法也有所小成,而二師弟他天資聰穎,又勤奮刻苦就是一直找不到把合適的命劍,劍術也一直止步不前……」

存希還沒說完,無涯就忍不住的說道

「停停停……你管那臭石頭叫勤奮刻苦?一天到晚偷奸耍滑的,還欺負弱小,一點俠義大道和尊老愛幼都不會,就有點小聰明……活該沒劍願意跟着他!」

「涯哥…其實執花那人,還是挺不錯的,他特別善良,沒什麼心眼,就是有點小性子,執拗的很,這你是知道的,就別跟他計較了…」存希撒嬌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會因為他來找我…要是那兩個兔崽子有你一半的善解人意我就輕鬆多了!」

無涯說完便從綉着金邊的衣袖裡拿出了一塊如拳頭大小,上面刻着紅色火麒麟的潤山白玉牌,遞給存希說道

「你們進去的時候小心點,坨佛麒麟有時候連為師的賬都不買,能不能進去就看你們的機緣了」

存希高興的把梳子放到了無涯的手裡,接過玉牌,說了聲「謝謝…涯哥」就跑了出去

無涯看着存希的背影,忙喊道「你倒是把頭髮梳完再走啊…」

留下無涯一個人在銅鏡前披頭散髮在風中凌亂!

———————

大殿前,廣場上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今天是月中旬,夜空中的滿月早已升上了對面的雲頂聖峰之巔,漫天的星星,都好像在眨着眼睛看着演武場上的執花。

藉著月光,執花一個人還在那拿着鐵劍不知道在比劃些什麼,遠遠看去看不出一點劍術的章法。

存希端着一盤糕點朝着執花走來,坐在旁邊的台階上把糕點放在一邊

「過來吃點糕點吧!」

看見存希過來了,執花立馬就跑了過去坐在她旁邊,一邊吃着糕點一邊賊嘻嘻的朝着存希勾着手指

「快拿我看看……」

存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拿什麼啊?」

執花直接站起身來,在存希的腰間摸索着

「麒麟玉牌啊……別裝了拿給我看看唄!」

存希一邊護着自己的腰,制止着執花的手,一邊掏出腰間的玉牌,遞給執花

「你怎麼知道我這有玉牌的?」

執花接過玉牌,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又抬頭把玉牌放在眼前,對着月光看了起來

「你身上一股牡丹花香味,老遠我就聞見了,今天牡丹仙子來找過師父,你肯定是剛從他房裡出來吧」

存希還是不解的望着他

「就算找過師傅,也不一定就是去拿麒麟玉牌啊?」

執花拿起玉佩牌對着月亮一直這樣看着,突然興奮的張牙舞爪的叫了起來

「師姐…你快來看,這玉牌裏面真的有火麒麟」

執花說完,存希也把頭靠了過去,抬着頭瞪大了眼睛盯着玉牌,月光透過玉牌,清晰可見裏面關着一隻,渾身冒着火光,身披黃金鎧甲,腳踏地獄火蓮,嘴裏噴着五金真火的獨角火麒麟,正在目露凶光的看着他們。

執花一把把玉佩握在了手裡說道

「不好…不能讓他記住我們的樣子…」

存希還是不解的看着執花

「你怎麼知道玉牌裏面真的有火麒麟的?」

執花故弄玄虛的又拿了一塊糕點吃了起來

「火麒麟是看守聖山劍窟的聖獸,可是我們在這裡幾千年了,從來都沒有見過它,聽聞它的五金真火,能熔世間萬物,唯有潤山白玉可以克之,而且它生性狡詐,所有我想它肯定是被師傅抓來的關在這白玉牌里了」

存希繼續盯着執花

「那你怎麼就這麼肯定我身上有玉牌呢?」

執花一臉奸笑的看着存希

「我還不了解你嗎…每次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和師傅一模一樣,你能想到的問題,師傅肯定早就想到了」

執花又緊緊的捏了捏玉牌,面露憂心的說道

「它剛才看我們的眼神不太友好,估計是一直被師傅關着,早就心生怨念,我還挺同情它的,誰不想出去遨遊世界,天天被關在一個小小的玉牌里,多無聊……還不是因為打不過師父……唉……看來我們這次去劍窟沒那麼容易啊…」

執花正說著,後面突然伸出兩隻手分別搭在了執花和存希的肩上

「我也要去…」

執花看都沒有回頭看一眼就沒好氣的說道

「怎麼哪哪都有你!」

存希回頭一看,是林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他們身後了。

「帶上他吧,他讀書多,說不定有點用…」

執花不耐煩的說道「好吧!好吧!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