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奶凶小喪屍:病嬌大佬不經撩
奶凶小喪屍:病嬌大佬不經撩 連載中

奶凶小喪屍:病嬌大佬不經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超多錢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妄 現代言情 言洛洛

【快穿+超甜+1v1+雙潔+病嬌】   為了收集主神大人散落在各個位面的靈魂碎片,言洛洛前往三千小位面
  末世位面,清冷漠然的少年擁他入懷,眼尾殷紅:「你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   仙俠位面,禁慾冷情的師尊為他墮魔,眼神偏執,「你不會離開的對嗎?」   星際位面,病嬌弟弟溫柔淺笑,嗓音繾綣,「想逃?絕無可能
」   言洛洛:「……」   為什麼角色一個個全都變成病嬌瘋批了?!   感覺不對勁的言洛洛想跑路,卻被男人堵在角落
  「親也親了抱也抱了,想不負責?腰不想要了?」   【巨甜!巨寵!巨撩!】展開

《奶凶小喪屍:病嬌大佬不經撩》章節試讀:

第4章 奶凶小喪屍太甜啦(4)


言洛洛本體是兔子。

而蛇是兔子的天敵。

雖然已經化作人形,但對天敵的畏懼是刻在骨子裡無法更改。

少年小臉蒼白,眼底氤氳着霧氣。

不安的縮成一隻兔球。

「蛇?」

傅妄眉梢輕挑。

視線落在地上的花灑上,他低低笑了一聲。

「你說這個?」

傅妄俯身將花灑撿了起來,順便關掉開關。

地上胡亂扭動的花灑瞬間安靜下來。

「你好厲害。」

見蛇不再亂動,言洛洛眸子微亮,由衷的誇讚。

「這不是蛇。」

傅妄將小喪屍從洗衣機上抱了下來。

嗓音帶着淡淡的無奈:

「這是花灑,洗澡用的。」

言洛洛躲在傅妄身後,探了個毛絨絨的腦袋出來。

看花灑的眼神仍帶着畏懼。

良久,言洛洛伸出手,試探性的碰了一下。

微涼堅硬的觸感。

和滑膩膩的蛇不同。

確認這東西不是蛇,言洛洛終於鬆了口氣,大着膽子接過花灑。

打開開關,溫熱的水流了出來。

言洛洛不躲不閃,水流砸在身上。

衣服被弄**。

薄透的布料貼在身上,勾勒出纖細窄瘦的腰身。

眉眼染着一層水色,濕且欲。

傅妄莫名有些渴。

關掉花灑,他垂眸問:

「不會用?」

小喪屍乖巧的點了點頭。

傅妄無奈。

將花灑放到一邊,他給浴缸放好水。

又拿來替換的衣物。

「要用的已經準備好了,有需要隨時找我。」

「好。」

言洛洛應了一聲。

乖乖巧巧的樣子。

交代完之後,傅妄關門離開。

耳邊響起淅淅瀝瀝的聲音。

傅妄無意識的抬眸看了一眼。

浴室的玻璃是半透明的。

透過玻璃,能看到模糊的人影。

少年腰很細。

比女孩子還要細。

不知道抱起來會是什麼感覺……

腦海中閃過旖旎的畫面。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傅妄動作一僵。

他真是瘋了。

竟然滿腦子都是那隻喪屍。

傅妄煩躁的把頭髮揉亂。

深吸一口氣,他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不去在意浴室。

可偏偏,門在這時被打開了。

一隻小喪屍悄悄探頭。

剛洗過澡,少年微垂的杏眸濕潤,細碎的髮絲軟軟的搭在前額。

看起來更乖了。

「傅妄。」

言洛洛咬了咬唇,奶白的臉頰染着緋色。

攥緊衣擺小聲道:

「你給我的衣服有點怪。」

說話時,小喪屍把腦袋往回縮了縮,似乎是在害羞。

傅妄不解。

「衣服怎麼了?」

言洛洛沒說話。

糾結了一會兒,他默默從門後走了出來。

目光落在少年身上,傅妄微怔。

少年身上穿着襯衫。

襯衫寬大,衣襟鬆散。

瑩白圓潤的肩頭透着淡淡的粉。

更要命的是,襯衫是半透明的。

薄紗的質地,若隱若現,隱約可見纖細白皙的腰肢。

往下,是一條裙子。

裙子很短,幾乎遮不住什麼。

精緻漂亮的胯骨上還有兩根細細的帶子。

喉結滾動了一下,傅妄眸色晦暗。

好一會兒,他收回視線,看了眼垃圾桶。

垃圾桶內放着衣服的包裝袋。

剛才沒注意,這會兒傅妄才發現包裝袋上寫着幾行小字。

「床上用品」

「一撕就破」

「助您重振雄風」

傅妄臉色難看。

他萬萬沒想到超市會堂而皇之的把這種東西擺在貨架上。

更沒想到他好巧不巧的把這玩意兒當成普通衣服拿了回來。

而且言洛洛真的穿了。

少年垂着眸,乖巧綿軟的模樣。

偏偏身上穿着不正經的衣服。

有種違和感。

又澀氣勾人,讓人移不開眼。

呼吸聲微重。

傅妄起身,快步走去卧室。

片刻後,他將一件t恤丟給言洛洛。

簡言意駭道:

「穿這個。」

言洛洛接過t恤,退回浴室換衣服。

傅妄身形修長,個子很高。

在傅妄身上剛剛好的衣服,能遮住言洛洛的臀部。

換好衣服後,言洛洛坐在沙發上,手裡端着杯子。

正小口小口的喝着水。

傅妄視線不受控制的落在言洛洛身上。

洗完澡後,原本髒兮兮的小喪屍乾淨了不少。

烏黑的眸子水潤,櫻粉的唇抿着,泛着一層水光。

像是在誘人親吻。

收回視線,傅妄側過身,嗓音微啞:

「該休息了。」

隨手將側卧的鑰匙丟給言洛洛,傅妄起身離開。

卧室寂靜。

也沒有到處亂跑的小喪屍。

但只要一閉上眼,腦海中就不受控制的浮現出小喪屍的身影。

思緒紊亂,傅妄覺得自己需要一個人冷靜一下。

可還沒冷靜多久,耳邊響起腳步聲。

「吱呀」一聲。

門被推開了。

之前一直是獨居,傅妄沒有鎖門的習慣。

正想轉身去看,腰卻突然一重。

有人從背後抱住他,樹袋熊似的掛在他身上。

隔着一層薄薄的布料,少年身上的體溫清晰。

鼻翼間縈繞着清淺的奶香。

不用猜都知道來的是誰。

傅妄蹙着眉,把小喪屍拎到一邊,問:

「你來找我做什麼?」

言洛洛乖巧道:

「睡覺。」

頓了頓,又補充道:

「我來和你一起睡。」

以前在天界的時候,主神大人總喜歡抱着他睡。

想着傅妄是碎片,碎片等於主神大人。

言洛洛就乖乖過來了。

卻沒曾想他說完後,傅妄的臉色難看了一瞬。

聲音帶着自己都未曾察覺的醋意:

「你還和誰一起睡過?」

小喪屍懵懵懂懂,很好騙的樣子。

在遇到他之前還被別的異能者騙走過嗎?

想到這個可能性,傅妄墨眉緊蹙,莫名想殺人。

小喪屍搖了搖頭,語氣溫吞:

「沒啊,只有你。」

在仙界時,主神大人總將他帶在身邊,時刻抱着。

但,主神很討厭他和別人接觸。

還專門立了規矩,讓他和別人保持距離。

起初言洛洛是不理解的。

覺得主神大人雖然好,但實在管的太多。

可後來主神告訴他,仙界里的人最愛吃兔子。

像他這種白白凈凈的,最受人喜歡。

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抓走做麻辣兔頭。

言洛洛被嚇的瑟瑟發抖。

連夜和那些送花說喜歡他的仙人劃清界限。

聽到少年沒被他人染指過,傅妄鬆了口氣。

接着,他一怔。

感覺剛剛的自己簡直不像自己。

居然因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吃醋。

吃的還是一隻喪屍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