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破靈墟
劍破靈墟 連載中

劍破靈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龍鱗金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墨玖 奇幻玄幻 楚雲天

「瑤兒,你數數還有幾瓶靈藥
」 「你怎麼又多數了!我不是教過你數數嗎?」 「芷瑤,想讓哥哥休息幾天,便多數了三天呢」 「嗯,哥,那你今晚能陪在芷瑤身邊嗎?說不定我的病明天就好了呢?」 相依為命的兄妹二人,不蒙天恩,反遭磨難,生死別離,楚雲天,歷經磨難,橫掃諸天,重新創世,只為天道歸位
展開

《劍破靈墟》章節試讀:

第7章 啟程之路


「芷瑤,別鬧了,咱們回去吧!」楚雲天略顯尷尬地喊了下楚芷瑤。

楚芷瑤此刻正跟那無雨師兄正「禮尚往來」地交戰,並沒有回應楚雲天。

道別墨玖二人後,兄妹倆就回家去了,而墨玖他們往流雲城東南的方向走去。

「哥,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墨玖姑娘?」回去的路上,楚芷瑤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楚雲天沒回答,因為這種感覺很奇怪。

待楚雲天將芷瑤帶回家後,將十萬極品靈魄歸置整齊,並教了她太素脈經中的一篇,此篇具有凝神固源作用,名喚鳳凰浴火靈力篇,這篇修鍊之法最基礎的作用是能夠讓人精神內斂,不至於精神元氣外泄,而本身又不需要消耗精神力,這對精力外泄,靈力不穩的楚芷瑤來說用處極大。

可這一切只是暫時的安穩,芷瑤每次消耗的靈魄越來越多,而太素脈經下篇又毫無頭緒,還有當年是誰讓他們成為孤兒,讓整個洛隱村的百姓幾乎全部靈體飛散,丟了性命!。

忙完這些後,簡單交代芷瑤要堅持修鍊外,便前往了流雲城。

「哼,真是男大不中留呀!」站在門檻上的楚芷瑤嘟着嘴向遠處看着。

「哥,你早點回來!」楚芷瑤看着越走越遠的楚雲天,大聲喊道。

原來那日,墨玖告訴楚雲天,他們師兄二人前往流雲城就是為了查明當年發生的事情而來,雖然已經過了十年,但是這一切對整個流雲城的百姓來說都是不能忘卻的悲傷。

「墨玖師妹,你說那小子能來嗎?」在流雲城一座豪華的酒樓里,白衣少女依坐窗邊,素手輕握一隻通體潤澤的茶杯品茗着茶中的芳香。

「他肯定能來,」放下手中的茶杯,少女看向窗外。

「兩位位久等了,」楚雲天神情自若地走進了他們二人的包間。

三人寒暄了幾句,只是這無雨還是讓楚雲天看着怪怪的。

「近日宗門玄天鏡出現異象,根據異象所示,天地破裂,萬民處於水深火熱,異族入侵,浩劫難逃,比起十年前那場災難更加嚴峻,故師尊命令宗門的所有弟子,往各城尋找解救之法。」

墨玖停頓了下,輕輕端起茶杯,說到這,眼神之中充滿了對未來的擔心。

這十年來的煎熬,無不每日折磨着自己,楚雲天低聲問道:「只是要從何找起?」

「可先從太素脈經尋起,傳說太素脈經上篇記錄上古無上微妙醫術,下篇不僅能推斷生死,命運前程,更能看到其十世輪迴!最為玄妙之處便是窺曉天機,時光倒流,以及天地為之變色」

「太素脈經?!」

楚雲天腦海之中立時湧現當年那場可怕的災難,待他醒來時,自己懷中抱着昏迷不醒的妹妹,而在身旁就是那本太素脈經上篇。

「是的,單說這太素脈經上篇就需要有天靈境修為才能窺其奧妙,即便師尊他老人家也無法企及。」

「天靈境?」

不要說現在,即便給他修上上千年也是他無法達到的高度。

墨玖點點頭,算是回答了楚雲天。

楚雲天深深地陷入了沉思。

「走吧!」楚雲天首先打破了沉默。

「去哪?」開口的是無雨。

「當然是從這四大家族查起。」

「不過我們先得見一見這烏旗幫,或許從他那能知道一二。」

待無雨結完賬後,三個少年便從這古香古色的茶館中離開了。

「站住!」門口巨大的牌匾之下站着四個身材魁梧的黑衣男子,對着門外的三個少年大聲喝道。

「烏旗幫」站在三人中間的楚雲天微微抬頭,看了眼牌匾上極為狂草地書寫着這三個字,隱約透出一股威猛的霸氣。

「就是這了,」楚雲天向他倆示意了下。

無雨一個健步就衝上了台階,可還沒走半步,就被其中一人單手給拎了起來,用力一甩,直接就將無雨給扔了出來。

「快滾!」那人也不多說話。

無雨站起身子,看向眼墨玖師妹,隨後尷尬地笑道:「那是我剛沒注意,被那人偷襲了,師妹你們等着,我去給你們開門。」

「啊,」無雨一邊大喊,一邊朝大門又沖了過去。

「哐」一聲,伴隨着哀嚎聲,無雨直接被一腳就踹飛了出來,身體每次都狠狠地摔在地上。

每次爬起,無雨這小子都看下墨玖師妹,然後嘿嘿笑道:「剛剛還是沒注意。」這樣接連被摔了幾次後,體力也明顯不支起來,喘着粗氣又要衝向那大門。

「讓你小子說話那麼難聽,讓你小子吃點虧。」楚雲天內心似乎有些竊喜。

那男子直接怒喝道:「再這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完手中抽出腰間大刀,朝他們三人亮了一下,又甩回刀鞘內。

「你以為我們怕你不成!快給我把門打開!」無雨這時候嘴還挺硬,竟平白無故要求人家給你開門。

「墨玖姑娘,你們宗門平時都是這樣的嗎?」楚雲天似乎有意嘲笑無雨,大聲地問道。

「無雨師兄,你快回來,」墨玖聽楚雲天這麼一說,結巴的臉上又是一陣緋紅閃過,連忙制止了無雨師兄。

楚雲天看了眼無雨這狼狽樣,露出嘲諷的微笑,暗道:「誰叫你不會好好說話。」

「你!你竟敢笑我,」無雨見楚雲天嘲笑自己,氣的臉都變色了。

「好,好,你要是能把這門打開,我就叫你大哥,要是你也打不開,你就叫我大哥,怎麼樣?」

「誰稀罕做你大哥!切」楚雲天一邊從懷中掏出一枚令牌,在無雨和墨玖眼前晃了晃。

「這是什麼破玩意!」無雨不屑地轉過頭,

「別在這裝瘋賣傻啦!有本事開門去。」

楚雲天也不搭理無雨這傢伙,手裡拿着令牌就走向前去,對着門外幾個壯漢揮了揮手,只見幾個壯漢就滿臉疑惑地將楚雲天圍住,只是幾雙眼睛都一直盯着楚雲天手裡的令牌。

墨玖有些擔心地看着楚雲天,而一旁的無雨則不屑地小聲嘟囔着:「切,賣弄玄虛!」

等楚雲天伸出手掌,緩慢地將令牌打開時,四這時看清一隻玉質的猛虎栩栩如生地雕刻在令牌之上。

「啊!」

「這,這是幫主令牌!」

四人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誰能猜到眼前這幾個少年竟然和幫主能有這麼極為親密的關係。

「小的,不知是幫主貴客,小的這就給您通傳去,請到裡頭稍作休息。」其中一人說完,就急匆匆地退了下去。

無雨正等着看楚雲天的笑話呢,心中暗笑:「有你好看的,倒是要看看你怎麼辦!」,直到他聽到厚重的大門被推開時發出沉悶的聲音時,才扭過頭來,這一看不知道,此時的楚雲天和墨玖正在他們帶領下邁進大門。

「怎麼回事?」

「等等我,師妹,等等我!」無雨連忙朝着大門奔去。

「師兄,你快點,」墨玖輕輕挽起白色的裙擺,催促道。

三人落座之後,看着眼前這極具豪氣的裝飾,倒是顯得自己更加的土氣了些。

「哎,要少了,早知道就應該開價到一百萬極品靈魄,還是自己的格局小了!」楚雲天當下正有些懊惱起來。

片刻,就有一人來向楚雲天通報了:「我們虎爺說了,還請三位貴客稍作休息,稍後就請三位貴客到這流雲城中最好的酒樓,嘗嘗這流雲城的美味佳肴!」

「既來之則安之,倒是要看看這黑犬到底在賣什麼關子,反正也不急於一時。」這麼一想,楚雲天心下也放鬆了起來,只是這黑虎肯定是有事相求,否則定不會如此排場。

「你說的酒樓可是秦月湖!」墨玖帶着些疑問問道。

「正是,沒什麼事的話,小的先行退下,待會再來請三位前往。」

「師妹,你怎麼知道這秦月湖?」無雨有些疑問起來。

「這到底是酒樓還是湖呀?」

墨玖微微一笑:「是湖也是酒樓,聽宗門的顧師叔說過,這流雲城中最出名的酒樓當屬秦月湖,酒樓置身於一處幽靜的月牙形的湖心處,聽說這酒店的老闆是一位美貌傾城的女子。」

「只是這秦月湖,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進去之人非富即貴,但即便地位顯赫的那些人,只要進了秦月湖,也得守那裏面的規矩。」

「這些只是聽顧師叔說過,我也沒見過,」墨玖臉上露出些許遺憾。

「竟然如此,那我們更要去見一見。」楚雲天眼神之中露出凝重的神色。

他相信,越是接近這些所謂的權勢富貴,就離真相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