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沙雕的我在乙游修羅場里反覆橫跳
沙雕的我在乙游修羅場里反覆橫跳 連載中

沙雕的我在乙游修羅場里反覆橫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將月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將月去 現代言情 魚若南

魚若南最近沉迷一款乙游,人菜癮還大,認真攻略了三天後喜提花式be結局
自暴自棄下,魚若南在游戲裏開始放飛自我,結果穿進了這個游戲裏
魚若南顫巍巍地問遊戲系統:「統兒,現在劇情進行到哪兒了啊?」 系統無情答道:「你剛跟校霸告完白,又向校草發出了約會請求,同時多年未見的竹馬也打算回國履行你們兒時的約定
「 魚若南:!!! 救她狗命! 沙雕脫線的慫包女主,在修羅場中間艱難求生,男主切片展開

《沙雕的我在乙游修羅場里反覆橫跳》章節試讀:

第6章 表面上是菜雞,實際是早有預謀


最後,魚若南準備的腹稿都沒有用上。

她懷揣着激動與緊張等在樓下,腦子裡不停地回憶她昨天寫的稿子,可惜系統一直在搗亂,她一遍都沒有默背完。

[宿主,我勸你不要不識好歹。]系統的機械音里有一絲疲憊:[你要是敢把那些話對聞連說出來,我、我就……]

「你就怎樣?」

[我就給你跪下QAQ]

系統還在魚若南的腦海里具現化了一個「QAQ」。

和系統插科打諢的時候,聞連不知不覺就來了,他和魚若南剛穿來那天是一樣的打扮,白襯衫,扣子繫到最上面一個。

魚若南見到他,還沒來得及背誦自己準備的稿子,就被他徑直帶到了學校的琴房。

「你之前說過,想聽我彈琴。」聞連道。

是嗎?魚若南當然不會記得,但她也沒有反駁他。

聞連是他們學校藝術學院鋼琴系的,或許是學藝術的人大多纖細敏感,聞連周身總是縈繞着一股莫名的憂鬱,白襯衫穿在他身上顯得他單薄如一株風中搖曳的白花,有種脆弱的美感。

看着這樣的聞連,魚若南最終打消了說騷話的想法。

系統無語:[原來你也知道你之前的打算叫說騷話。]

周末,琴房裡沒有人,魚若南被安置在了一邊坐下,看聞連表演。

穿着白襯衫的優雅少年坐在鋼琴前,美妙的音符在他指尖流瀉,組成了一首動聽的曲子。

魚若南對音樂一竅不通,對聞連彈的曲子只能做出最樸實的回應。

「**。」魚若南用力地鼓掌,然後一臉誠懇地對聞連道:「好聽。」

聞連微微一愣。

身為鋼琴系的天才,聞連收到的讚美數不勝數,被人誇讚已經習以為常。

每次他彈完曲子,都有人用崇敬或艷羨的目光看着他,說他未來的音樂之路一定通暢無比,華麗的辭藻不要錢一般往他身上扔。

但是,「好聽」這樣樸實又簡單的誇讚,他似乎從來都沒聽過。

拋去了那些虛浮的頭銜,僅僅只是一個外行人對他的表演的最純粹的讚美。

[聞連好感度+5]

誇一誇就漲了好感,聞連看起來蠻好懂嘛。

魚若南聽見了系統的提示音,整個人都很高興,但下一秒,她就聽見聞連對她說:「你要來試試嗎?」

「誒?」魚若南在原地驚了一下:「我嗎?不行的吧。」

她對藝術真的是一竅不通,讓她去彈琴,她都擔心自己把琴給搞壞了。

那架鋼琴看起來還蠻貴的樣子。

「沒關係的。」聞連唇角揚起,笑得很是溫和:「我教你。」

帥哥迷人眼,魚若南暈乎乎地就走了過去,然後被聞連拽了一下,直接坐在了琴凳上。

彈鋼琴當然要坐在琴凳上,可問題是……聞連也在,他還沒起來。

魚若南整個人一僵。

聞連似乎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在他初學琴時,老師也是這樣教他的,況且琴凳足夠長,他和魚若南雖然看似貼得很近,實則兩人中間還留有一絲縫隙。

聞連先試了試音,然後問魚若南:「以前學過一點嗎?」

「完全沒有。」她連五線譜都不會看。

聞連先簡單地彈了一小段,是大眾耳熟能詳的曲目《致愛麗絲》,他彈得很慢,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後,他轉頭,只看見了魚若南茫然的面龐。

看到聞連在看自己,魚若南努力回想剛剛聞連的動作,然後試探性地在琴鍵上摁了幾下,名貴的鋼琴傳出令人牙酸的聲響。

很顯然,她一點也沒學會。

聞連沉思了一下,從基礎教起顯然不太現實,反正只是為了讓她開心,能彈出一個片段就可以了。

「……聞連!」

魚若南圓潤的眸子睜大了一瞬,嘴唇翕動了幾下,卻說不出什麼話來。

聞連的雙手覆蓋在了她的手上。

聞連有一雙標準的用來彈鋼琴的手,十指修長骨節分明,掌心乾燥,虛虛地攏着魚若南的。

「分開點。」輕柔的聲音在魚若南耳邊響起。

她聞言把手指張開了一些。

聞連擺弄了一下她的手,把每根手指放在應放的位置,然後帶着她一個鍵一個鍵地敲了一遍。

「有感覺了嗎?」

魚若南搖頭。

說來慚愧,她的心完全沒在這上面。

離得這麼近,魚若南甚至能聞到聞連身上的香氣。

應該是洗衣粉的味道,貼合在白襯衫上,有種少年人特有的清朗的感覺。

聽到魚若南的回答,聞連微微抿了一下唇,表情似乎有些苦惱。

魚若南最看不得帥哥皺眉的樣子,當即表示「再來一遍,她這次肯定行。」

可惜事實上,她和聞連坐在琴房練了一個下午,魚若南才能十分勉強地,磕磕絆絆彈了一小段出來。

「畢竟以前從來沒接觸過,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不錯了。」

聞連相當給面子地誇了她。

系統卻在魚若南腦海里道:[宿主學了一下午只是為了揩油吧。]

畢竟魚若南一直學不會,聞連就一直在握着她的手,將她整個人虛虛攏在懷裡。

不過效果還是很明顯的,練琴的過程里聞連的好感度又漲了3個點,現在已經有73了,是努把力就能告白的程度。

魚若南聞言沉默一瞬,在承認「自己是真的菜怎麼也學不會」和狡辯「其實我早有預謀一切都是為了刷好感度」之間里,選擇了後者。

「咳,怎麼能這麼說,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打通攻略線嘛。」魚若南臉不紅心不跳地對系統道。

系統信了:[宿主終於開始敬業起來了。]

聞連頭轉向窗外看了眼天色,然後對魚若南道:「我們得離開了,五點後琴房就要上鎖了。」

「那走吧。」魚若南起身朝門外走去,她下樓和聞連見面時除了手機什麼也沒帶,此刻走的時候也很乾脆。

她徑直走到門口,然後拉開門,結果驟然撞見一個熟悉的面龐。

看見魚若南後,對方銀邊眼鏡下上挑的狐狸眼彎起:「同學,我覺得你似乎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