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目標,阻止黑化
快穿:目標,阻止黑化 連載中

快穿:目標,阻止黑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來借東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笑 裴念初

【快穿】【1v1】【溫馨】【甜寵】 裴念初莫名被一個自稱「系統」的傢伙找上
說是因為她從前寫過小說挖坑不填,導致小說世界不停循環劇情,讓角色們怨念太大,需要她這個作者進入到書中世界補齊剩下的劇情
否則,角色怨念就會突破次元,把她這個作者噶掉
—— 1/校園自暴自棄少年X為了你我願意變得更好X救贖向 2/求而不得黑化弟子X為什麼你只能看見他X黑化向 3/不溫不火小明星X金主姐姐看看我X甜寵展開

《快穿:目標,阻止黑化》章節試讀:

第006章 救贖校園自暴自棄少年(6)


陳笑舟自嘲的語氣,難免讓人覺得心疼。

裴念初當然可以安慰他,可有時候語言的安慰卻是顯得蒼白無力,因為即便說再多也沒法去改變現狀。

說不定,對方還會認為你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你應該餓了吧?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吃飯吧?」

裴念初明智的轉移話題。

「我……」陳笑舟下意識想要拒絕,因為他跟裴念初不熟。

而且他也不好意思去別人家蹭飯。

「你不用覺得害羞。」裴念初寬慰。

「誰害羞了!」陳笑舟狡辯。

「那,你就是答應了?」

「……」陳笑舟沉默,無話可說。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佩服裴念初的腦迴路,還是感謝她這樣自然到,讓人根本生不出半分討厭的好意?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

裴念初笑了一下,「既然你答應了,那麼就跟我回家吧。其實家中就我一個人,你也不必害羞。」

說完她站了起來。

一旁的大黃狗興奮的圍着她轉圈圈,似乎是知道要回去了。

裴念初的話讓陳笑舟感到驚訝。

他不明白,裴念初是女生,而且還未成年,父母是怎麼放心她獨自一人居住的?

更何況裴念初的父母,一定十分恩愛……從她平時的表現就可以看出,跟陰鬱的自己完全不同。

「你一個人住……你父母不擔心嗎?」陳笑舟終究還是忍不住詢問。

「鄰居都很和善,也很照顧我,所以完全沒有問題。而且那個小區的安保也很到位,不用擔心遇見什麼壞人。」

裴念初解釋後,便催促陳笑舟起身跟上。

否則再耽擱一些時間,肚子就會更餓了。

陳笑舟其實很想告訴她,飢餓這東西稍微忍忍就好,自己常常因為父母爭吵吃不上晚飯。

可仔細回味方才的話,陳笑舟明白,裴念初是在故意照顧自己。

因為發出肚子發出咕咕叫聲音的人,是自己。

要知道他們二人,並未有太多交集,陳笑舟腦海中,也沒有任何自己曾經幫助過裴念初的畫面,所以他可以肯定這一切並不是回報。

那麼,又是為什麼呢?

陳笑舟疑惑不解。

跟上裴念初後,走在半路上思考着,最終陳笑舟還是忍不住出聲詢問:

「裴念初,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說完,他驀然一愣。

因為這話其實前不久,自己其實就問過。

「答案已經告訴過你了。所以呢,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不如以後就認真學習,上課聽講,以此來作為回報吧!」

裴念初不緊不慢的說著,還是跟之前類似的話。

讓陳笑舟聽見後,忍不住「撲哧」一笑。

「裴念初,你還真是天真。難道你認為,讀書就可以鹹魚翻身,改變命運嗎?」

「讀書是否能鹹魚翻身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如果你繼續自暴自棄下去,那麼一輩子就只能這樣了。」

裴念初頓時變得嚴肅了許多。

她一本正經的說著,停下腳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陳笑舟。

夜色已經降臨。

路燈亮起。

暖黃色的燈光下,陳笑舟注視着裴念初的雙眼,看見了不知為何浮現出的執着。

陳笑舟再一次的想笑。

讀書改變命運,只是為了哄騙大家的一種手段罷了,就跟告訴大家「好人有好報」一樣。

事實上,惡人活得更逍遙自在。

好人有時候往往沒有好報,反而會招來惡果。

他打算把這樣的真相告訴裴念初。

陳笑舟並不討厭裴念初,但看見她那一副單純天真、不諳世事的樣子,就想要去打破,讓她知道什麼是陰暗、什麼是陽光下的陰影。

可陳笑舟只是剛一張口,還沒發出任何聲音,裴念初似乎就已猜測到了什麼,直接打斷了他。

「陳笑舟,不如你跟我打個賭如何?」

「我不喜歡賭這個東西。」陳笑舟皺眉,感覺裴念初是在挖苦自己。

「你是害怕成為自己父親的模樣嗎?」

裴念初直視着他,似乎洞悉了陳笑舟的心思。

這讓陳笑舟的心,不由得緊張了一下。

「怎麼可能!我永遠都不可能變成他!」他連忙反駁。

「那你擔心什麼?而且我跟你打賭的東西,對你來說是有益的——我們就賭,只要認真用功,努力學習,一定會有鹹魚翻身的機會!」

「如果我輸了,我就答應你我能力範圍內的一個條件。」

「你輸了,也同樣答應我一個能力範圍內的條件。」

「時限嘛……就是三個月後半期考試!」

裴念初提議。

這樣賭的確是賭,可又與陳笑舟厭惡的賭博有着最本質的區別。

讓原本打算拒絕的陳笑舟,在對上裴念初執着而又認真的眼神時,心不禁動容了一下。

鬼使神差的,就點頭應了聲「好」。

同意了裴念初的提議。

等到陳笑舟自己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時,收回的話已經無法說出口。

而且他們現在,已經進入了小區。

跟陳笑舟居住的巷子不同,裴念初居住的小區環境不錯,站門崗的保安牙齒都齊全,最低也是個中檔小區。

裴念初與這個小區的人,似乎混得很熟。

光是回家的路上,就碰見了不下五個跟她打招呼的,裴念初都一一禮貌回應了。

相處得很和諧自然,也難怪裴念初當時會說鄰居都很和善了。

陳笑舟心想。

隨着裴念初一同進入單元樓,乘坐電梯來到六樓後,他們並沒有很快就進入到房間內,而是敲響了對門鄰居家的門。

將大黃狗還給了對方。

鄰居是女白領,偶爾會加班。

因此有裴念初幫忙遛狗,讓她覺得很是感謝,還在最終送上了小禮物——一塊慕斯蛋糕。

「砰。」

門被關上了。

大黃狗跟着自己的女主人進了家門。

裴念初也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家門前。

站在電梯口附近的陳笑舟,這才出聲道:

「我還以為,那是你養的狗……」

「我媽不讓我養寵物,而且我也沒法很好的照顧它,畢竟我還要上學。」

裴念初邊解釋着,邊拿出鑰匙開門。

「倒也是。」陳笑舟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咔嚓!」

門很快就被打開。

光是站在門外,通過玄關往裡一看,就感受到了房間裝修的精緻。

一旁的開關被按下,整個客廳變得明亮起來。

寬敞明亮的大廳,比陳笑舟整個家都還大……他感覺自己更加低落到塵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