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開門!千金校花請簽收!
開門!千金校花請簽收! 連載中

開門!千金校花請簽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藍望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桂淄舒 現代言情 黎沫

19歲的黎沫終於迎來了和青梅竹馬轟動全城的訂婚儀式,嬌羞地閉緊了雙眼,忐忑又期待着一切的到來,沒想到,等來的,卻是未婚夫不遺餘力的一記耳光! 桂淄舒過慣了被女人追捧簇擁的日子,高冷的他從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裡,卻還是被「打包」送上門的黎沫,驚得在心裏倒吸了口涼氣:此等身材,此等顏值,如此的冰雪聰明,這女人到底有什麼陰謀? 好啊,既然是你送上門來,先讓我驗驗貨吧……展開

《開門!千金校花請簽收!》章節試讀:

第2章 你還我的清白


「沫沫,你叫爸媽擔心死了!你從來不會在外面過夜的!沒事就好謝天謝地!」

黎沫的媽媽一把將黎沫攬入懷中,像怕孩子受驚那樣輕輕拍着她的後背。黎沫選擇向媽媽隱瞞昨晚的一切。

「你好,我是Celine。」

車裡的另一個女人優雅地朝黎沫點了點頭,伸出了白皙的玉手。

「沫沫,忘了給你介紹,這是媽媽從法國挖回來的運營總監,兩個小時前剛下飛機。」

什麼?兩個小時前?可是昨晚的服務生又是誰?世上可能會有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嘛?又或者是因為昨晚喝了兩杯紅酒暈乎乎沒看清?

「沫沫,愣着幹什麼,快和Celine小姐握手呀!」

黎沫緩過神來立馬迎上Celine的笑顏。

「失禮了,Celine小姐。原諒我實在是被你的美貌震驚了,美女雖不少,可像你這樣的學霸美女屬實不多。」

黎沫立馬給自己打起了圓場,從小跟隨父母踏遍各種高級場所的她,應付起這種場面可就太容易了。

黎沫一邊應付着媽媽和Celine,一邊在腦子裡梳理昨天到現在發生的事情:自己被服務員帶進房間,眼下見到的女人和服務員極為相似,但是媽媽可以肯定這個女人剛剛到皇城。蘇恆一晚上沒有找到自己,可是為什麼早上那麼確定自己就在001號房間,甚至都能隨意進入?

昨晚的男人是誰?誰想設計害自己,以自己家的財力影響力,誰有這麼大的膽子?一晚上的時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黎沫被一層層的謎團困擾着,她知道,這背後一定有蹊蹺,現在只有自己才能去解開。

幾個小時後,黎沫梳妝打扮好,換上了得體的衣服,又出現在了亞汀國際酒店。

「我需要查詢昨晚的酒店視頻記錄,從10點鐘訂婚儀式結束後開始。」黎沫假裝輕描淡寫。

「好的,黎小姐,您請稍等。」

前台一看來的是貴客,絲毫不敢怠慢,噼里啪啦敲開了電腦。

「咦?這是怎麼回事?空白?黎小姐,實在不好意思,監控出現了一些故障,可能要耽誤您一些寶貴的時間了。您要是不急着要的話,我們修好故障後發送到您的郵箱。」

「不!」黎沫一聽急得站了起來

「我急着要,我現在就在這裡等。」

前台被黎沫嚇了一激靈,立馬叫來了經理一起查看監控的故障。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

經理急得一頭大汗,小心翼翼地湊到黎沫面前,彎着腰低聲說道:

「黎小姐,您先別生氣。我們剛才聯繫了國內最頂尖的技術人員幫忙查看了後台,得到的結果是昨晚的監控視頻被……被永久刪除了……」

黎沫一時沒了主意,知道遷怒到工作人員身上是沒有任何用的,再者仗着自己的身份,酒店是萬萬不敢欺騙自己的。

「好,我不追究了。我要查詢昨晚住在總統套間001號房的人是誰。」

這本來也是違反規定的事,但是剛才黎小姐已經放了自己一碼,經理決定豁出去了。

「好!您請稍等。」

「黎小姐,昨晚住在001號房的人有兩個人。桂淄舒和……和……和您……」

黎沫倒吸了口涼氣,立馬回應道。

「現在,把這條信息給我隱藏起來。除了我以外,不允許還有別人知道。否則……」

黎沫故意露出兇狠的眼神。

「否則,這家酒店和你,都要從皇城消失……」

酒店外,黎沫撥通了熟悉的電話:

「老幺,我要桂淄舒的信息,馬上把他的家庭住址給我。」

「好嘞三姐,你這丫頭一給我打電話就是命令,你等着,給我兩分鐘。」

「三姐,皇城裡只有這麼一個奇葩叫桂淄舒,更奇葩的是他的房產,竟然有三百多處!啊,我沒眼花吧!」

「什麼?三百多處,這傢伙是四海為家嘛?」

「哈哈,三姐,你可別逗了,樂死我了哈哈哈……」

黎沫卻在這頭皺起了眉頭。

「老幺,把他的號碼給我。」

掛斷電話的黎沫,望着手機里的電話號碼,卻遲遲不敢撥通。猶豫了很久,黎沫鼓起勇氣將短訊點擊了「發送」……

黎沫感覺到這件事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複雜,到底是誰有這樣通天大的本領,能把亞汀國際酒店的監控刪除,還偏偏是自己需要查詢的那段?

顯然,對方是有備而來的,黎沫預感到這件事的棘手。

顧不得這麼多了,不管有多難,不管這背後是誰,只有找到真相,才能還自己清白,才能拯救自己和蘇恆的感情!

傍晚,聖亞咖啡館裏,黎沫正襟危坐。

黎沫特意將鴨舌帽壓低了帽檐,牛仔褲、板鞋、普通的黑色短袖T恤,一身再普通不過的打扮,卻依然包裹不住黎沫凹凸有致的好身材。

不時有男人裝模作樣地把眼神放在黎沫身上來回掃射。黎沫經歷了昨晚的事,對這樣的男人,更多了幾分厭惡,惡狠狠地瞪回去!

時間來到了18點整,黎沫開始不安起來。

剛想扭頭喘口氣,突然,一個高大的黑色身影一晃而過,在黎沫對面坐定。

眼前的男人一身得體大氣的黑色西服,清晰俊郎的面容完美到黎沫差點看呆了。

「喂,看夠了?」

男人挑起眉戲謔地望向黎沫。

「你是……我是……你知道我是誰嘛?」

黎沫突然被男人帥氣的面容和強大的氣場震懾住了,年年作為學校晚會主持人的她竟然也會結巴起來。

「不知道,不過……」

「不過什麼?」

黎沫急了。

「我記得你的身材。」

男人撇撇嘴,漫不經心地端起眼前的咖啡抿了一口。

混蛋!這是人說的話嗎!黎沫感覺自己的血壓直逼三百!到底是個還未出校園的姑娘,黎沫感覺自己的臉又開始發燒了!

「我不跟你計較,我問你,為什麼你會跟我出現在同一個房間?」

黎沫又將自己的帽檐壓低了一些,微微抬頭斜視着眼前的男人。

「小丫頭,我付了一年的房費。你說,我可不可以住?」

黎沫又一次愣住了,來之前想的所有對策都落空了。什麼?不是有三百多處房子還需要在酒店住一年?總統套間住一年?難不成這傢伙是炒房客?

「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自從我回皇城入住這家酒店後,已經有幾十個女人裝作走錯房間來敲門了。」

「我跟她們不一樣!」

黎沫急了,國內Top1名校校花,從小養尊處優,黎沫怎麼會屑於幹這種事!

桂淄舒轉頭望向樓下,一邊吐出了差點讓黎沫吐血的一句話。

「你確實不一樣,你在我回酒店前就溜進我的房間,穿着性感內衣躺在我的床上,顯然你——更有經驗。」

桂淄舒說環抱雙臂向椅背上靠去,一雙朗目直勾勾地盯着黎沫。

「你一落座,我就注意到了你身上這套意大利頂級服裝設計師Eva最新的銷量作品『紳士』,我原以為你是個有品味的人。嘖嘖,這套『紳士』怎麼一點也不『紳士』呢?」

黎沫決定反擊!

「你搞砸了我的訂婚宴,讓我的未婚夫以為我對別的男人投懷送抱,我們青梅竹馬的感情因為你的幾個小時,結束了。你毀了我的清白!」

「你既然是皇城的人,不可能不認識我吧,以我的條件……」

桂淄舒十指交叉皺起了劍眉,突然打斷了正在噼里啪啦輸出的黎沫。

「我明白了,下一步你該說現在一無所有,一定要讓我負責,要馬上嫁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