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周儒生
大周儒生 連載中

大周儒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面對疾風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解安陽 解山河

在那一天,在破案前夕他倒在了血泊中
在那一天,他成為了受牽連即將滿門斬首的讀書人
在那一天,他直面這個人族與妖族共存又不斷廝殺的陌生世界
但對於他而言只有一個問題需要考慮
人剛穿越,全家即將斬首示眾,怎麼辦?展開

《大周儒生》章節試讀:

第4章 書院來人


很快一名中年人便是被請入內堂,看着眼前這名身穿灰袍腰間卻系著一個酒葫蘆的中年人張維之笑道:「十九先生,別來無恙?」

「嘿,也就那樣。」

十九先生拍了拍腰間的酒葫蘆道:「好久沒去你家酒窖瞧瞧了。」

「哈哈,十九先生見外了,只要你願意來酒管夠。」

張維之輕笑道:「不知道十九先生此次前來刑部可是為了這場大雪?」

「算是吧,這場大雪再不停的話老百姓可就遭殃了。」

十九先生拿起腰間的酒葫蘆擰開猛灌了一口道:「老師讓我下山找你要個人。」

張維之與兩位侍郎對視一番隨後問道:「誰?」

「我也不知道。」

十九先生打了個嗝道:「老師告訴我他在刑部天牢裏面。」

刑部天牢...

張維之心中微微一沉,要知道能進刑部天牢的那可都是窮兇惡極之人啊!

「他是儒生。」

十九先生笑着道:「老師讓我前來帶他回書院。」

「先生意思有人在天牢成為儒生?」張維之眸孔緊縮,但心中卻疑惑不斷怎麼會有讀書人淪落為階下之囚呢?

「京都這場突然而來的大雪便是由他而起...」十九先生慢條斯理地道:「我此番下山便是為其而來。」

「明白了。」

張偉之點了點頭然後望向旁邊的右侍郎洪鶴問道:「天牢當中可有讀書人?」

要知道天牢那種地方關押的都是犯了死罪的窮凶極惡之輩但讀書人再怎麼犯錯也不會淪落至天牢,那個地方進去了可就沒那麼容易出來。

「我印象中是沒有...」

洪鶴思考片刻才開口道,不過隨後他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改口道:「我記起來了,確實有一位讀書人。」

「誰?」

十九先生也是來了興趣詢問道。

「解山河。」

「解山河是誰?」

刑部尚書張維之思考片刻才問道,這個人怎麼毫無印象?

「八王爺一案兇手謝平安之子,解山河。」右侍郎洪鶴停頓片刻才是繼續道。

「謝平安之子啊...」

張維之點了點頭道:「沒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謝平安滿門抄斬的日子?」

左侍郎張鈞回答道:「按照程序的話今日將由錦衣衛提人前往菜市口問斬。」

「這……」

張維之頓時覺得棘手無比,若是其他案件他會毫不猶豫交人出去但解山河父親的命案牽扯到皇親國戚的情況下他還真不好直接交人給書院。

一旁的右侍郎張鈞卻開口道:「恐怕讓十九先生失望了,其他人可以放唯獨解平安一家不可。」

「嗯?」

十九先生微微皺眉道:「按照大周律例成為儒生者只要不是犯下什麼十惡不赦之罪即可免死。」

張鈞再次開口道:「十九先生興許不知解平安乃是謀害八王爺的兇手,按照大周律例而言謀害皇親國戚乃是誅九族的罪名。」

十九先生:……

原本他以為對方被關押進天牢最多也不過是殺人放火這般罪名,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謀害皇親國戚這等罪名。

大周書院地位獨特但也無法凌駕皇權,這般情況別說是他就算是他的老師親自前來也無法要求刑部直接放人。

「這一切應該瞞不過老師才對...」

「但老師仍舊讓我下山帶人回去,也就是說其中莫非是有什麼冤情?」

「等等,老師真正的意圖並非讓我帶人回去而是要阻止這場大雪!」

想到這裡十九先生才明白過來一切,隨後抬起頭對張維之開口道:「尚書大人,可否讓我前往天牢見一下解山河?」

他深知解鈴還須繫鈴人,自己若想要阻止這場大雪的話還是得要找到那名叫解山河的讀書人。

「這倒是無妨...」

張維之沒有拒絕這個要求,在這種事情上大可不必為難十九先生。

一旁的張鈞微微垂下眼帘眸中掠過一絲讓人難以捕捉的焦慮,不過他也是沒有什麼辦法只能隨着一行人前往天牢。

而此時在天牢中解山河仍在思索着如何離開天牢,奈何一旁的獄卒任憑他說什麼都不為所動。

「這場大雪怎麼還沒停,都快凍死老子了。」

獄卒埋怨道:「你就偷着樂吧,若不是這場雪你的腦袋都已經落地打了好幾個滾。」

「這場大雪因我而起...」

「啊對對對,你是儒生。」

解山河:……

這獄卒怎麼就不肯相信自己真的是儒生呢?不過也慶幸因為這場大雪的緣故行刑也被終止了。

隨後一陣陣腳步聲自外面傳來,解山河與獄卒都微微偏過頭順着聲音來源方向望過去。

「是誰?」

獄卒皺了皺眉頭,怎麼感覺還不止一個人?

火光驟起,一行人舉着火把從黑暗的盡頭走過來。

以張維之為首的一群人出現在了解山河面前,看清來人容貌後獄卒當下一個激靈跪在地上。

乖乖,這可是刑部尚書啊!

「小的見過尚書大人。」

面對刑部尚書與兩位侍郎的時候獄卒忍不住瑟瑟發抖,他哪見過這般陣勢?

「解山河關押在何處?」

右侍郎洪鶴沉聲問道,天牢中過於黑暗哪怕是舉着火把他也沒注意到一旁牢獄中的解山河。

「這...這位便是解山河。」

獄卒心驚膽戰舉起手指向了旁邊解山河所在的地方,生怕自己說錯一個字便引來殺身之禍。

聞言有人舉着火把往前走了幾步,直至此時張維之眾人才是注意到旁邊的牢獄中竟還有囚犯。

解山河隔着冰冷的鐵欄注意到來找自己的人除了一群官員之外還有一個很奇怪的人,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袍服還手裡拿着一個酒葫蘆喝酒的人居然能站在刑部尚書的身邊?

他是誰?莫非是書院的人?

解山河心中有所猜測但也並未作聲,畢竟眼前這個人與自己想像的書院之人有點不太一樣...

「你就是解山河?」

張維之凝視着眼前的解山河沉聲問道,雖說容貌頗為英俊也有幾分書生氣息但很難讓他相信就是眼前這個人能夠在天牢中成為儒生。

「我..正是學生。」

解山河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心中卻是在想這個老頭是刑部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