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途之路
凡途之路 連載中

凡途之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好好吃番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青竹 奇幻玄幻 李凡途

穿越者李凡途穿越到一個武力為尊的世界
環境危機太重,只想做條鹹魚,苟住
什麼皇位,太子…… 什麼商業奇才,商業帝國…… 什麼武學高手,一指破天…… 都沒有興趣,老子只想種種菜,釣釣魚,順便幫幫寡婦挑挑水…… 這樣不香嗎? 各位大佬,別跟了,都圍着我幹嘛呢? 該幹嘛幹嘛去
展開

《凡途之路》章節試讀:

第3章 罕見極品靈器之紫金竹


李凡途沿着小道,小跑着。很快來到東北方,地勢高,視野好的空地。

練起了拳,陳式太極拳。

漸漸進入佳境,李凡途閉着眼享受着這個過程。

陳式太極拳講究先慢後快,慢則如靜止,快則如電。

慢練軌跡,快練力量。

其實這也是他業餘玩玩而已,這裡沒有手機電腦的,就娛個樂。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舞拳間,周圍的樹木水流似乎跟着舞動。

人已融入了自然,是風、是水、是草、是樹、是大地亦是蒼穹。

它們就是我,我也是它們。這就是我的拳!

跟上來,躲在一棵大樹下只露半張臉的吳老翁驚呆了。

這是他這輩子都沒見識過的武學領域,只感覺好強,好詭異,更可怕。

就是連李凡途都不知道,自己這套拳已超出這個世界武學境界的範疇。

比頓悟出的招式技能更可怕,因為他在隨心所欲。

這就是:拳界

李凡途收拳,心情愉悅,額頭微微見汗。

他覺得練到這個強度剛剛好,再練就累了,不出點汗也不過癮。

他是溜達着回去的,順路欣賞風景。

剛到大門前,吳老也從另一個方向回來了,而且背上背着一捆柴禾。

「吳老,您上山打柴啦。這些活我來就行。」李凡途說著,便想接過柴禾。

不料,吳老像貓躲蛇似的一下跳開好遠。

還笑嘻嘻地說:「公子,您歇息,這種活我來。」

剛才的那一幕,還歷歷在目,心還顫着呢。

李凡途見狀,搖搖頭。由着他吧,高興就行。

李凡途吃過早飯,想起要問吳老這個世界的武學境界來的。

便向正在菜園忙碌的吳老招手。

「吳老,辛苦了,歇會吧。」

「公子有事?」

「就是今早說好的,聊聊武學上的事唄。

「……,……」

一老一小,一個口若懸河,白沫四濺,的說。一個坐姿端正,興緻認真,的聽。

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劃分武學境界的。

武者、武夫、武徒、武師、武尊、武王、武神……。

有沒有再向上吳老就不得而知了。

而實力不一定是境界決定的,還有裝備,武技等等。

裝備分:凡器、法器、靈器、神器,四等。

而武技也有級別,分別是:黃、玄、地、天。

每個武技級別還分初級、中級和高級。

而體魄指的不僅僅是肉身,還有魄。意思就是,肉身內的東西,血肉骨一起形成的體質。

比如,青霞宗的水靈體,碧玉湖的寒冰體……。

而且有這此體質的人很少,幫派宗門都重點培養,實力自然較強。

國家治理天下,門派組建和維護國家。

而他們現在住的地方叫做,萊運國,百草城,百草山脈外圍的烏龍嶺。

他們離百草城大概有一百里左右,就是離他們最近的集市了。

李凡途覺得被土地公坑了,這是在放逐還是勞改?

沒牛,沒馬,沒錢,沒車。而且米和油都快沒有了。

上個街要上百里地,什麼鬼地方嘛。也對,反正也沒錢。

總不能搶吧,就連武功秘籍也沒有一本。他這體格,去搶?

提燈籠上廁所————找死。

不行,自己有手有腳的總不能餓死吧。那多丟偉大穿越們的臉。

雖然是鹹魚了點,不求翻身,但求不生蟲。

總要賣些東西換點錢才行。

賣什麼呢?釣具?鋤頭?不不不…這殺雞取卵的敗家事,不能做。

米和菜只夠吃,看來只能釣些魚去賣了。

小河裡的魚品像不錯,每次釣到的魚還是蠻多的。

好,就賣魚。

可是去集市太遠了,魚活不活不知道,反正他李凡途可能活不了,走路累死的。

這吳老不是本地人嘛,可以問問他。

在李凡途又問又贊下,吳老這一上午噴霧器似的,沒停過。

吳老把知道的,聽說的,和自己的想法,描述得形象生動,鬍鬚眉毛飄飛。

吳老不去做說書人演說家,真是屈才了。

吳老啊,您,明明可以靠嘴為什麼偏要靠顏值。

想不通,想不通啊。

題外話了,回歸正傳。在吳老的生動陳述下。

李凡途終於知道,距離這裡十多里地有官道,可以坐馬車。

去集市的事他來辦,魚就由李凡途來弄。

正好,沒有後顧之憂了。不知道吳老這老頭靠不靠譜。

這一聊就到午飯後吳老收拾碗筷才結束。

今日,李凡途沒有午休,他想多釣些魚,等明日上集市賣。

李凡途如往常帶上釣具,來到原地方,開釣。

隱蔽在樹下只露出半張臉的吳老再次瞪大了雙眼,又被嚇得不輕。

這…這…這釣魚竿竟然是紫金竹!

這可是其極罕見的靈器紫金竹啊!

紫金竹三寸一節,節環發光,十年一節。

年幼竹子生長環境非常苛刻,一般生長在極熱地帶並且水要侵沒竹子的三分之一。

不可思議的是常年只吹一個方向的風,使其倒離地面三寸,才生長。

並且還要經過雷劫,也就是經過雷擊。才有可能變成紫金竹。

所以紫金竹不怕水、火、雷、電、風,並對其有所克制。

吳老頭感覺自己白活了,就算他整個身家都買不到手指長短的紫金竹。

眼前這起碼有兩丈的紫金竹竟然被人用來做釣魚竿。

哎呦喂,敗家玩意啊。

心痛啊。

李凡途越釣越順心,魚兒像配合他一樣,越釣越快,忙而不亂。

最後不得不找一灘水窪來裝魚,直到夕陽滿天紅,才收了竿,收穫滿滿。

李凡途收完釣具,口裡叼着草,平躺在大石上看着天空。

好美的異界夕陽。

李凡途剛回到家大門口,吳老又從另一個方向背着柴禾回來了。

「吳老,我來幫您……。」李凡途走向吳老,話還沒說完。

「公子,不用,老朽可以。」吳老邊說邊像老鼠見了貓似的,跳開更遠了。

眼角還時不時地瞄瞄李凡途手裡的釣竿。

吳老的此刻想法是:別過來!我既沒賊心更沒有賊膽。就看看,不行嗎。

李凡途也沒在意,搖了搖頭笑了笑進門了。隨他,高興就好。

天完全黑了,李凡途單手捧着拳頭大小的熒光石,一隻手輕輕撫摸木桶里的魚兒。

好漂亮溫順的魚兒,色澤在熒光下鱗片反射出不一樣的光彩。

整整兩木桶的魚,魚不大,合著的巴掌大小。

熒光石是吳老昨天晚上送的那個禮,吳老見李凡途提着燈籠不方便,也不夠光亮。

所以給李凡途秀了一下他的禮物,說來也神奇,冰涼沉甸甸的石頭竟然能發光。

光亮真不亞於電燈泡,而且光線柔和舒適。

常年發光,只要安放好就可照明,不用時拿塊黑布一罩便可。

真可謂省時省力又省電啊。

如果能製造或者拉個幾噸回地球,核電站都可能破產。

關鍵是這東西還不貴,有錢或有權人家都在用,不僅限於練武者。

吳老一共才送了三塊,一塊客廳,一塊廚房,還有一塊硬是放在了李凡途的房間。

還說反正他也用不上,看他得瑟的。練武了不起啊,艹。

晚飯時,李凡途問了吳老,上集市,討價還價等,有什麼規矩。

安全起見,提前了解一下。一行有一行的規矩嘛,更何況是以武為尊的世界。

不要到時,瞪個眼就抽刀開干。我這個新來的還玩個屁。

「畢竟咱們都是文明人,君子動口不動手。」

這就是窮逼們的口頭禪。

那克金玩家們的口頭禪是:是兄弟就來殺城找我!

亦或是:請砍我!我是拼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