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沐光追夢,幸有溫柔如你
沐光追夢,幸有溫柔如你 連載中

沐光追夢,幸有溫柔如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黃金大喜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宇然 現代言情 陳陽

【現代言情+現言日常+明星+豪門總裁+HE+娛樂圈】 他是陳陽,是她的晨陽, 她習慣了在黑暗裡仰視他的光, 這一次,她決定獨自勇敢,以青春為賭,為夢想而搏, 究竟誰才是會照亮她們生活的光?展開

《沐光追夢,幸有溫柔如你》章節試讀:

第3章 錯過


女主和她的助理一臉驚訝:

「你有病啊!」

陳陽愣住了,阿新馬上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陳陽是過來開個玩笑的……」

女主一臉不滿,她的助理開始大嚷:

「你嚇到我家藝人了,變態!你個十八線爛演員。」

「對不起,對不起,不好意思了!」

阿新拉着陳陽離開,

「我就說你認錯了,你還不信,快走。」

走到人少僻靜的地方,陳陽再次翻看手機上的照片,阿新搶過手機,生氣地說:

「你還看,還我手機。」

陳陽的神情一下子低落下去。

阿新有所察覺,關切的問:

「要不我去和導演說,休息……」

「不用了,我自己安靜2分鐘就沒事了。」

陳陽打斷阿新,

「你隨便挑幾張照片給公司發過去吧。」

劇務走進來問:

「你們怎麼在這兒?找你們半天了。陳陽,剛才導演說拍攝場次要調整一下,今天加2場戲,女一下周要再開拍一部新戲,你和女一的對手戲要壓縮拍攝時間。」

陳陽回答:

「好的,沒問題。」

他又追問了一句,

「劇務大哥,今天是不是還有一場夜戲?」

劇務站邊走邊說:

「對,那場夜戲的拍攝時間不變!」

阿新說:

「哎,不知道會拍到什麼時候。我先回公司了,有什麼事情隨時電話聯繫。」

陳陽開始抱怨阿新:

「我就不知道你最近天天跑到劇組來做什麼?來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就在一邊閑坐着,看得我都心煩。以後有時間你多想想怎麼幫我找幾個好劇本,拉幾個小廣告,策劃幾個VLOG,實在不行用微博小號做個話題也行啊……」

阿新應付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先走了?你剛才……」

陳陽笑了笑:

「沒事,你走吧!我認錯人了,沒事的。」

他開始平復心緒,準備後面的拍攝,卻還是控制不住,陷在回憶的疑問中,他多想問問宇然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多想知道在幾年前拍那場夜戲時,宇然為什麼會突然提出了分手。

雖然過去很久了,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那時的陳陽,不過是一個沒有幾句台詞的小演員,和每天一樣,他獨自一人呆在休息區角落裡,拿着劇本背台詞,反覆按着劇本描述的場景進行排演。

另一邊的大牌演員則躺在椅子上休息,一名助理在給他扇扇子,另一名助理在念劇本。

陳陽的手機鈴響了,電話是宇然打過來的,陳陽開心地接起電話:

「喂?又想我了?」

電話那邊沒有一點兒聲音。

陳陽以為是在片場的信號不好,又問了一句;

「喂,怎麼不說話?信號不好?算了,掛了,我打過去。」

電話那邊傳來宇然冷漠稍顯猶豫的聲音:

「不,不是。」

「那剛才為什麼不說話呢?」

宇然又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決絕地說:

「我們分手吧。」

陳陽完全愣住了,焦急地追問:

「怎麼了?昨天一起吃飯的時候不還好好的嗎?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有,總之,我們分手吧,以後也不要再見面了。」

「你在說什麼呢?宇然,你這是在開玩笑嗎?這個玩笑可一點兒都不好笑。宇然……」

這些話對陳陽來講太突然了。

是啊,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為什麼今天就提出要分手呢?是開玩笑嗎?

宇然說話的態度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分手,宇然從來沒有提過的話,這次她說了,是認真的?可是為什麼?是我做錯了什麼?或者有人對她說了什麼?

陳陽的心裏一瞬間蹦出無數的疑問,嘴上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拍攝區的劇務大聲地朝陳陽喊着:

「陳陽,不要講電話了,下一場戲就到你了,演員就位。」

陳陽聽到了劇務的喊聲,他怎麼敢讓劇組的人等久了,馬上朝拍攝區喊:

「哦,好,我馬上過去。」

陳陽來不及仔細想,也來不及問清楚,他一邊朝拍攝區跑,一邊對宇然說:

「我正在拍夜戲,馬上就到我了,有什麼事我拍完戲說,如果太晚,我明天再打給你。」

宇然的語氣冷冷的:

「不用了。」

劇務不高興地吆喝着:

「陳陽,快點,演員就差一個人了!」

「那邊催了,你別鬧了,我打給你。我先去拍戲了。」

陳陽握着手機站在了拍攝區,嘴裏不停地說著,

「來了,來了。讓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導演不高興了,訓斥:

「陳陽,你傻了,這是在拍古裝戲,你怎麼拿着手機就過來了!」

「不好意思,導演,我忘了,忘了。」

陳陽跑到拍攝區外把手機一丟,立刻跑回來,

「我準備好了,準備好了。」

導演依舊不客氣地補充:

「你還沒紅呢,別拿自己當腕兒。以後拍戲的時候注意點。」

那天莫名其妙的簡短對話,就是兩人最後一次通話。

時至今日陳陽都沒能為當天的分手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有時他會想宇然現在應該生活的很好吧,有時他會想她現在一定比和我在一起得時候過的好,有時他會想她和我分手是對的吧……

陳陽並沒有認錯人,導演說了過,宇然就從地上爬起來,確認了有人正拉着陳陽拍照,她才安心摘下卡通人偶服的頭套,迅速逃離現場,領取報酬後悄然離開。

在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宇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空餘內心的茫然,提前的收工,讓時光更顯空虛。

走着走着,街上形形**匆忙奔走的人多了,林林種種的車一輛接着一輛綿延到路的盡頭,這才是從睡夢中蘇醒過來的大都市。

別人開始了忙碌的一天,宇然卻要擠着早高峰迴家,回自己的地下室出租屋。

宇然走在地鐵站的台階上,忽然覺得頭暈,她伸手抓住樓梯扶手,身體向前晃了一下,她用盡自己最後一絲清醒的意識,慢慢蹲坐在台階上。

周圍過往的人完全沒有理會,他們都正奔走着,生怕自己要等下一班地鐵。

過了一會兒宇然恢復過來,她抬起頭,視線正對着地鐵站台的候車區,她曾無數次地在這裡換乘地鐵,今天一陣莫名頭暈,才讓她有機會仔細端詳眼前這片平常無奇的候車區,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時間,每天都在重複上演。

宇然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安靜地看着這裡的人來人往,站台候車區的人群迅速地集聚,辨不出數量,分不清男女,人流逐漸充滿候車區,「嘟,嘟」一班地鐵到了,人群無需任何口令,集體快速擁上地鐵,瞬間那一半候車區空無一人,然後「嘟,嘟」一班地鐵離開了,就這樣,人群在這裡迅速地集聚,又迅速地消失。

宇然多想,就在這裡,自己抱着自己在這裡痛哭一場,可是又有誰會理會,就算哭過了,生活還是一樣,並不會因為你的痛哭而變得美好。

宇然一直都更願意相信,生活一定會因為努力和堅持而變得美好,只是暫時還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