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所謂的天空
所謂的天空 連載中

所謂的天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爽基斯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辰 雷娜

特拉萊亞,茫茫宇宙中一顆不起眼的小星球
許多年前,星球上的生物一直在和魔神抗爭
直到那天,拿着像從傳說中才會出現的大劍的男人將魔君與特拉萊亞一同斬斷,戰爭才得以平息
那個男人,被大家稱為「大英雄」
自從戰爭結束,特拉萊亞分裂成了兩個星球,地理位置在西面的一半被命名為懷爾戈,另一半的被命名為露斯特
關於他們的故事,發生在這個叫懷爾戈的星球
展開

《所謂的天空》章節試讀:

第1章 日常


「等等!」

躺在床上的男子彎曲着雙手伸向天花板,像是在阻擋什麼。但很快,他的雙手便錘了下去。

「什麼啊,原來是夢啊。」

這個男子叫安辰,他就是那個17年前被暴脾氣醫生布魯斯·沃魯莫救下的嬰兒。如今,他已經長成了一名帥氣清秀的健康青年,他茂密的金髮直截了當的顯現了這一點。

大概是布魯斯在走樓梯。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房門。

「咚咚」,隨着門被敲響,布魯斯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安辰用充滿疲憊的雙眼看着他,以一種十分慵懶的口氣問道:「是要催我起床了嗎?今天又不上學,別了吧。」

布魯斯嘆了口氣,「總要一起吃早飯吧?別讓大家等太久。」

「好吧。」

安辰和布魯斯相處了很久,頭髮花白的布魯斯總是十分照顧他,可以說他們雖非祖孫而勝似祖孫——畢竟年齡差距太大——已經是真正的家人了。

他伸了個懶腰,趁布魯斯走出房門的時間離開了被窩。先跑到隔壁的浴室隨意洗漱了一番,隨後便走下樓梯,徑直走向餐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如同冬日陽光般溫暖的笑容:「呵呵,早上好,小安。」

安辰當然也會以笑容回復這位紫發女士的笑容:「早安,蘭迭姐姐,大家也是。」

「哈哈,什麼叫『也是』啊?你小子說話記得說清楚點。」布魯斯只是笑着搖了搖頭,也沒責備的意思。

哼,坐在布魯斯對面的凶神惡煞的男人冷笑了一聲,「一如既往的懶散啊,安辰,」撩了撩茂密的藍發,他抬頭看向安辰:「就沒有什麼有意義的事要做嗎?」

「呀嘞呀嘞,那刻洛斯呢?」

「無可奉告。」刻洛斯故作姿態地閉上了眼,抿口茶。安辰則報之以微笑,開始吃自己那份早餐。

等安辰落座後,刻洛斯又一次開了口:「硬要說的話,今天我準備休息。」

「噗!」布魯斯剛喝下一口茶就給吐出來了,還弄**桌布。安辰笑嘻嘻地看着刻洛斯,就像是在觀看稀有生物在做出乎常人意料的事一般,「看吧,布魯斯都笑你。」又驚喜又好笑。

刻洛斯見大家都在笑他,連忙說出自己的見解:「有什麼好笑的,休息可是很重要的一環!」可他的聲音不符合自己的樣貌,說出來的話又不和自己的氣質相配,聽着就怪好笑的。就如同樣貌很好笑的人,即使講出沉穩嚴肅的話題,也有人忍不住發笑。雖然刻洛斯脖子上那道長長的疤痕總能震懾到陌生人,但一旦和他熟絡之後,就會產生「這傢伙原來蠻有趣的啊,一點也不兇悍」的感覺,所以大家聽完解釋後仍在捧腹大笑並不是他的錯。

終於,蘭迭拍了拍手,對刻洛斯語重心長地說:「不可以過多偷懶哦。」

他無話可說,自己從上上上個休息天開始就一直在休息,就算休息是生活中的重要一環,也不能天天休息。畢竟休息頻率這麼高的人不是沒工作的閑人就是一無是處的懶漢,自己才17歲就快和他們比肩了,屬實是「年少早成」了。看到這裡,布魯斯清了清嗓子,「那麼,今天就由我帶你訓練吧?」

「悉聽尊便。」

談笑聲中,早餐已經進行了一半,安辰的頭突然有點暈乎乎的,像是想要記起什麼東西。

「嗯......」

「怎麼啦?」

「話說,為什麼今天又吃牛排啊?」

布魯斯和蘭迭兩人面面相覷,無法理解安辰在說什麼,「你在說什麼呢?」刻洛斯咽下了嘴裏的肉,「不是隔了至少一個星期才吃的嗎?」他又咬了一口。

看着自己懸在半空中的餐叉,安辰眼前浮現了一雙模糊的手,這雙手也拿着餐叉,只不過並沒有再懸浮在空中,而是去將食物送進嘴中。啊,可能是記錯了吧?「嗯。」安辰繼續食用屬於自己的那份早餐。但是啊,這個場景的確有點熟悉,好像是在夢裡吧。大概是這樣,然後怎麼了?安辰的頭暈乎乎的,他的感受就如同一個在原地旋轉了幾十圈的人類,好像整個世界都在顫動。布魯斯用餐叉敲了敲盤子,發出清脆的響聲,這才把又一次僵住的安辰拉出了幻想。

「不要挑食啊。」

「嘔,不要,我討厭吃蔬菜。」

對了,刻洛斯會被布魯斯說教……為什麼和我現在經歷的一模一樣?為什麼我好像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頭好痛啊,接下來好像要出去了吧。

「嘖!」

一陣眩暈,搞得安辰頭昏腦漲,實在是無法維持身體的平衡了。他立馬用手托住了頭,在手臂上用了點力一肘頂在桌上,差點撞到腦袋。與此同時,一旁的布魯斯早已放下餐叉,右腳也伸出了座位。他雙臂綳直布滿青筋,多種感情在內心交織,致使他最終放下了雙手。「怎麼了?」安辰稍微緩了一會,給出了理所當然的回答:「沒,身體並無大礙。」「真的嗎?剛才你的臉都皺成一團哦?」面對蘭迭的質問,他裝作沒什麼大事般拍了拍胳膊:「真的啦。」

布魯斯正了正身子,他的眼中充滿了懷疑——畢竟安辰快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但還是沒有多問,只是無奈地笑了笑,「你有在好好鍛煉自己的身體吧?」「那是當然。」大家又重新開始吃早餐。墨跡這麼長時間,盤子里的菜都涼了,不如先前美味可口。

「啊啊,菜都不好吃啦。」終於,刻洛斯無法忍受晨間的寂寞,挑起了話題。「安辰真是喜歡惹事,昨天在學校里又讓同學大開眼界了。」他發現安辰雖然在埋頭吃飯,但可以感受到犀利的目光向自己投射。沒錯,安辰在斜視他,就如同豹子觀察自己的獵物一般。「啊啦,安辰從小就這麼不聽話,我還以為長大了會好些呢,沒想到入間還是這麼頑皮。那麼他這次幹了什麼呢?」

「我吃飽了。」安辰光速幹完了剩下的半盤早飯,離開位置奪門而出。「我出門咯,拜拜。」眼不見心不煩。「一路順風~」他留下了興緻勃勃的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