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南趙有了回回炮
南趙有了回回炮 連載中

南趙有了回回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周小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周小七 周曜;姚沐瑾

南宋末年,外有強敵,內有奸臣,忠良被害,民不聊生
此時的襄樊與北方袁氏皇族時有戰事,誰也不知7年之後,襄樊將遭滅頂之災······ 古建築系高材生,特種兵周曜,在一次踏青活動時誤入襄樊遺迹,可曾想穿越回呂文將軍投降7年之前
一腔熱血,不置可否力挽狂瀾
展開

《南趙有了回回炮》章節試讀:

第8章 聽不懂


「真晦氣,找了半天都沒找到人,還折了三個兄弟。」

沒一會,只見五個蒙古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周曜自然是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但是大概聽語氣能聽出來滿是抱怨。

五人就這麼走回了淄重處,見看守物資的兩人居然在睡覺,瞬間氣不打一出來,上前喊到:「你倆可真行,我們幾個出去找人,你倆到好,在這舒坦。」

剛上前推了一把,只見那人綿軟的癱倒在地上,幾人瞬間察覺到不對,慌忙上前查看鼻息,「他。。。他死了。」「不要慌,這人肯定沒走遠,咱們這會千萬不要分開。」

五人瞬間騷亂起來,也難怪他們不慌張,這幾個明顯上陣沒多久,估計也沒遇到過正經的南趙士兵的抵抗,周邊戰友也沒出現過什麼傷亡,剛才第一波三人的死亡,當時大家有隊長指揮,並沒感到什麼恐懼,服從命令即可。

這會可不一樣了,明確的知道一把鋼刀離他們的脖子不遠了,這種恐懼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快去看看另一個。」幾人再去去看另一個「兄弟」,一人剛到面前,只見這位「兄弟」忽然睜開了雙眼,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接插入了此人喉嚨。

這傢伙估計到死都沒想清楚,自己的「兄弟」為什麼要殺了自己?

此人自然就是周曜,還沒等剩餘的人反應過來,周曜抽出匕首,如法炮製,飛刀扎在了另一名蒙古士兵胸口,隨即瞬間沖向近處一個蒙古士兵,一個頂肘頂在此人下巴處,在接了一記雙風貫耳,估計這傢伙不死也是得腦震蕩。

這會剩下兩人終於是反應了過來,大喊大叫的說了一通周曜根本聽不懂的話。

「別喊了,這說的都是啥,你這說點粵語,吳語都行啊,蒙古話誰聽的懂啊。」

周曜這會也沒心思跟這幾個蒙古人廢話,速戰速決為好,不然這幾個傢伙要是上馬跑了,自己又不會騎馬,肯定是追不上這幾個傢伙。

這倆蒙古士兵也不是傻子,就剛才這麼一瞬間殺死自己三個同伴,此人實力可想而知,此時也不敢怠慢,抽出馬刀,兩人對周曜形成了一個小包圍的態勢,一人開始繞到周曜後方。

周曜也不慌張,瞬間提起屍體上的一把小刀,一飛刀直接扎向正面的蒙古士兵,自己卻反向一個蹬地加速,沖向背後的蒙古士兵。

正面那個士兵剛要向前,只見一柄飛刀朝自己飛來,慌忙躲閃,但是等自己再次向周曜看去時,發現自己的戰友已經被周曜一個剪刀腳反鎖在地上,只聽到『「咔」一聲,脖子瞬間被擰斷,癱軟在地上,但是人還沒死透,人身體上還有一些氣息的起伏,但不一會兒,徹底就么起了氣息。

剩下這一人已經徹底的瘋狂了,大喊着沖了上來,周曜雖然聽不懂,打但是正常人此時要麼就是恐懼的跑了,瘋了,此人還能想自己衝殺上來,那麼嘴裏只能喊着:「我要殺了你!」

周曜瞬間抄起竹槍,自己雖然沒學過用長槍,好歹棍子還是會用的。只見周曜先是挑開蒙古人手中馬刀,一個橫掃直接劃傷了蒙古小兵的眼睛,瞬間臉上血肉模糊,周曜再上一步,反轉棍子,以棍為肘,一記重棍打在小兵太陽穴上。

這一套連招下來,小兵已經是毫無還手之力,疼痛和暈眩讓他直接昏了過去。

看着滿地十具屍體,周曜看看自己沾滿獻血的雙手,心中還是有一些忐忑,畢竟是十個蒙古士兵,而不是是個普通人,這些人跟擁有現代格鬥技巧的周曜,一個個單挑,周曜到二十個不成問題,但真要一擁而上,估計自己也就成了肉泥了。

還是先看看,這麻袋裡是什麼吧。

說著,周曜打開了那些會動的麻袋,結果是一個個活生生的姑娘,姑娘們一開始極度驚慌,因為周曜此時穿着的還是蒙古人的衣服,但是聽到周曜一口漢人語言,又放下了警惕。

「姑娘,你們走吧,這些蒙古人已經死了,還有一些去了陳家村,我得馬上走,你們自己逃命去吧。」

姑娘們自是很感激周曜,但是這荒郊野嶺的,幾個姑娘家的也沒法走遠。

「這樣吧,你們藏進樹林里,這有些皮衣,你們先穿上防寒,還有些吃的。」

蒙古人搶了不少東西,這些自然是不缺,姑娘們紛紛道謝,這些姑娘一共五人,其中一人說:「周大哥,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我等已是殘破之身,不敢奢求能再有個好人家,家裡親人也都死了,本不想活了,如今周大哥救了我們,我們就跟着周大哥了。」

周曜自然明白,古時的女子如此以後,即使嫁人也會被嫌棄,可能就是苦命一生,自己既然要扭轉乾坤,什麼力量都要汲取。

「行,咱們先把這些屍體扔到樹林里,咱們也先藏起來,剛才這裡這麼大動靜,不敢說蒙古部隊不會折返。」

六人就帶着馬匹好的物資,藏進了樹林。

「既然五位姑娘看的起我周曜,那麼今天就是你們一生新的開始,我周曜也不是那種儒生,從今往後誰也不要說自己是骯髒不潔之身,世間苦難千萬種,人身苦短轉頭空,本就苦短的一生又何必為難自己,此前的你們都已經死了,如今是新的開始。」

周曜都覺得自己都有些像傳銷頭子了,不過古代人肯定是沒聽過這種心靈雞湯的,果然幾位姑娘瞬間眼睛裏有了「光」,連忙跪下給周曜磕頭,周曜哪見過這等場面,慌忙扶起幾位姑娘。

「既然是新生,我給各位姑娘取個新名字吧。」周曜說著。

誰知,這下幾位姑娘磕頭磕的更厲害了,周曜這才反應過來,古時窮苦人家女子只有乳名,嫁人之後就是冠夫姓,所以多是「周李氏」,「王林氏」,大多都沒有「名」。

無奈周曜再次扶起幾位姑娘,想着,「各位姑娘,從此以後,你們跟着我姓,你們四人便叫,風,花,雪,月吧。」周曜又看了一眼剛才與自己說話的那位姑娘,這位姑娘相比其它幾位更清秀一些,臉頰偏瘦,臉上輪廓鮮明,高高的鼻樑,一雙杏眼,有神而不妖,頗有現代模特的風采。

「你就叫周玉吧。」周曜這麼想着,的確,女子如玉,這名也不辱沒了她。

五人再次拜謝,周曜有些尷尬了,慌忙解釋自己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讓幾位姑娘以後和自己兄妹相稱即可。

「幾位妹妹先躲在此處,還有二十人蒙古騎兵,不然陳家村可能要遭殃。」

隨即周曜換了一身比較乾淨的蒙古人衣服,帶上馬刀,拿好自己的軍用匕首,拿走了幾柄蒙古人割肉的小刀作為飛刀,跑向了陳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