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團寵人蔘精:五個哥哥寵上天
農家團寵人蔘精:五個哥哥寵上天 連載中

農家團寵人蔘精:五個哥哥寵上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清河 福小芸

(團寵+青梅竹馬+五個哥哥) 小人蔘精一朝穿成農家小福寶,立即被家裡的五個哥哥寵上了天
人蔘小根須在手,能種田,能治病,很快就讓家裡過上了好日子
霸氣護短武狀元大哥:哼哼,誰敢欺負我妹妹,先來跟我過兩拳! 斯文儒雅文狀元二哥:太子殿下都是我的學生
嗯?你動我妹妹一個試試? 豪爽講義氣商人三哥:我的銀號遍布天下,欺負我妹妹,我用銀子都能把你給砸死! 聰明擅謀略大廚堂哥:唉,都那麼粗魯做什麼呢
什麼?你想欺負我妹妹?來人!告訴皇上太后,他們都愛吃我做的菜,我要—— 某個暗戳戳寵妻如命的情哥哥:那個,各位舅子
在下不才,只是,我的媳婦,我自己會好好保護的
直到這天
護犢子的哥哥們這才知道,那個面冷英俊不愛說話覬覦他們妹妹的臭小子,竟然是個能文能武的大將軍!展開

《農家團寵人蔘精:五個哥哥寵上天》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她修鍊成人了?


頭好疼!

摔倒在小土坑裡,渾身髒兮兮的福小芸忽然直起了身子!

她睜開眼睛感知四周,就愣住了。

長在她旁邊的小野花呢?

還有那一棵成天叫囂着修鍊成人以後要把她給吃掉的那一棵小草呢?

等等!

這樹好小!

福小芸察覺出不對勁來,身子往後縮了縮,她又愣住了!

她不是在用小觸鬚感知四周的!

一低頭,福小芸果然沒有看見自己的小觸鬚,取而代之的,一雙腿和滿是泥巴的小胖腳丫子。

這是人類的腿。

她……她……

福小芸用自己的「觸鬚」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小臉的肉彈着晃了晃,有點疼……

肉卻乎乎軟軟的,不是人蔘那種粗糲的手感。

一刻鐘後。

盤坐在小土坑旁,試圖將小腳丫子埋進土裡汲取養分,最後失敗的福小芸。

托着腮,玩着自己臉上的嬰兒肥,逐漸接受了自己從小人蔘精變成了人的事實。

她還發現,自己腦子裡多了一些記憶。

她叫福小芸。

曲河村老福家唯一的閨女,家裡人都把她捧在心尖尖上的那種。

小小年紀,就胖成了一個球。

福小芸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大圓腰,呃……其實她還小,沒有腰!

今天,她和幾個小夥伴出來玩。

王麻子跟她說,山上有可愛的小兔子,要帶她上山。

結果走到半路上,她踩到了地上的小石頭,滑了一下,摔進了小土坑裡。

王麻子竟然也不管她,拔腿就跑了……

還挺倒霉。

福小芸想着,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往自家走去。

時值春日。

田野里到處都是隨處可見的油菜花,福小芸頭一次有了腳能出來看看,興奮得這裡瞅瞅,那裡瞧瞧。

福小芸正坐田埂邊上晃悠着雙腳,在油菜花地邊上看蜜蜂呢,遠處就傳來了喊聲。

「小芸~小芸~」

聲音由遠及近,帶着點着急的味道。

嗯?

福小芸愣了愣,這才意識到是在喊她。

對哦,她現在有名字了,不是小人蔘精了!

「在這!」

福小芸學着說了一聲。

就連聲音都是軟軟糯糯的,她好喜歡自己的身子呀!

「妹妹!」

忽然。

就在福小芸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就被擁入一個緊緊的懷抱里。

嗯?

福小芸被福大富抱得太緊,有點喘不過氣,過了好一會兒,她就在福大富懷裡輕輕掙扎了一下。

福大富一下有點緊張。

他放開福小芸,用袖子胡亂抹了把臉,問道:「妹妹,是不是我力氣用得太大了?」

福小芸愣住了,獃獃地看着福大富,鼓着肉嘟嘟的腮幫子,嬰兒肥一下子就更明顯了。

她大哥竟然會下雨!

難怪她覺得剛剛有濕噠噠的水滴掉到她頭上呢。

福小芸很好奇,疑惑地用小「觸手」撓了撓頭,遲疑着問道:「大哥,你……你下雨了?」

下雨!?

什麼意思?

愣了愣的福大富,很快反應了過來,妹妹肯定是看到他哭了,又怕他不好意思承認,就說成下雨了。

他妹妹真好,真疼他!

福大富想着,不願在妹妹面前表現出沒有男子漢氣概的一面,轉過身再次着重抹了眼睛,又轉回來寵愛地看着福小芸。

「我是太關心你了!」

福大富扁扁嘴,貼心地從福小芸額頭上拿下來一片髒兮兮的樹葉子,就問道:「妹妹,你去哪了?」

「我和老二老三老四一直找你呢!聽說,你是跟着王麻子上山的?」

福小芸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她知道,大哥對她很好!

福小芸便點頭一笑,露出臉上的嬰兒肥來,道:「嗯,是!」

剛說完。

福大富臉一紅,一把抱起福小芸,把她過到自己的背上背着,飛快地就回了村。

雲朵在天上飄着。

藍天一碧如洗,福小芸感覺哥哥背上暖暖的,她心裏也是暖暖的。

不出一刻鐘,兄妹倆來到了一處破破爛爛的籬笆院牆外。

「妹妹!」

一瞬間,院牆裡拿着雞毛撣子的三個男孩蜂擁而出,團團圍在了福小芸和福大富的身邊。

二哥福二貴一臉擔憂,道:「大哥,你背着妹妹跑得也太快了,別把妹妹顛着了吧?」

三哥福三強一臉羨慕,道:「大哥,你也太壞了,讓我們在家裡看着王麻子,自己出去找妹妹……」

堂哥福有才一臉關心,道:「妹妹,餓不餓?我給你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蛋羹,還在鍋里熱着呢!」

福小芸都呆住了!

嘰嘰喳喳的這麼一群人圍着她轉,她都不知道該先回答誰了!

就在這時。

籬笆里,又走出來一個冗長臉,長得就很兇的老太太。

「小兔崽子!你們妹妹在外面餓了一天,還不快帶她進來吃東西!」

是她奶奶!

福小芸鼻子一酸,就被哥哥們簇擁着進了院子里。

院子里,有一張破破爛爛的桌子,四個桌角瘸了三個,拿木頭墊得一高一低的。

呃,人就住在這樣的地方嗎,好像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呀!

正想着,福小芸就被奶奶抱着坐到了桌前。

沒一會,飯菜就都上來了,有她最喜歡吃的雞蛋羹,上面有芝麻粒大小的肉臊子,正散發著甜甜的香味!

哥哥們都看得流口水了。

家裡的好東西,都是優先給妹妹吃的。

福小芸從來沒吃過東西,此刻聞着香味,人都要暈了!

飛快吃了幾口,福小芸不停地嘟囔着好好吃,最後還是不捨得哥哥們餓着,就放下勺子,對正在砍柴的大哥道:「大哥,你也吃點嗎?」

「不了不了!」

福大富把頭搖得跟個撥浪鼓樣,忙道:「妹妹,你吃!」

「……」

福小芸默了默。

她還想說話,這個時候,院子里被捆起來的王麻子終於看不下去了,破口大罵道:「福小芸。」

「看看你那樣子,還吃?都成一個球了!就你這樣的,長大了肯定沒人娶你!」

話音剛落。

門外忽然一支木頭箭射了進來,貼着王麻子的脖子,插在了地里。

王麻子嚇了一跳,褲襠都差點**。

就在這時,一臉冷漠的「熱心隔壁鄰居」沈清河從籬笆外走了進來,冷冷地掃了一眼王麻子,問道:「想死?」

「還是,想做啞巴?」

聽見冰冷的質問,王麻子徹底不吭聲了。

他是村子裏的孩子王,打遍天下無敵手,可偏偏每次跟沈清河打架,他都沒看清楚沈清河怎麼出手的他就輸了!

最關鍵的還是——這臭小子最寵福小芸!

王麻子想着。

果然就看見,沈清河根本沒有跟他說話的意思,已經轉身走到福小芸面前,從兜里掏了一些樹莓遞給了福小芸。

福小芸偏頭看了一眼沈清河。

他看似漫不經心,她卻發現,這些樹莓都是仔細清洗過的,乾乾淨淨。

「謝謝沈哥哥。」

福小芸軟軟糯糯答應,小心翼翼拿了一顆樹莓放進嘴裏,還嘀咕道:「樹莓妹妹,對不起呀。只是你看上去,真的好好吃~」

嗯,果然甜滋滋的。

她跟着,又瞪了一眼王麻子。

就在這時。

籬笆院牆外,傳來了一聲趕鴨子的吆喝聲,和叫罵聲。

「殺千刀的老福家,你們把我兒子捆了是什麼意思?」

聽見聲音,福小芸一轉頭,就見王麻子的娘親,王張氏一腳踩爛了他們家的低矮爛籬笆,叉着腰,趾高氣揚地盯着院子里的福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