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條打妖鞭
我有一條打妖鞭 連載中

我有一條打妖鞭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江浪濤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狐狸精 許巨基

【王朝爭霸、人族求生、無系統】穿越者許巨基,眼睜睜看着大宋王朝被天狐國毀滅
大宋公主和貴族女兒,被狐族當做羊羔一般
幸好,他重生了,為了救國,他化身曹丞相和楚留香,籠絡各種勢力,在她們幫助下,成為儒聖,獲得了秦始皇的打妖鞭
一鞭之下,宋國的皇太后,露出了狐尾
展開

《我有一條打妖鞭》章節試讀:

第5章 飛去飛來宰相衙


許巨基買完畫作之後,回到住所,穿了一件新襕衫,戴上方巾,便去蔡京府上,參加蔡京的生日宴會。

上一世,許巨基的座師是司馬光,許巨基自恃有這麼強大的靠山,便沒有和蔡京打交道,加上無心官場,所以官位不高。

這一世,許巨基要救國救民,所以一定要巴結權相蔡京。

在蔡府門前登記之後,就由僕人引領,來到蔡家的花園。

花園中已經有了很多文人在吟詩作對,還有畫畫的,大家縱情歡樂,一派喜氣洋洋。

許巨基到了之後,一些文士看到是探花郎,便來打招呼,攀交情。

其中一個青年文士,看到許巨基,笑道:「道根,你不是游山去了嗎?怎麼有空來給蔡相祝壽來了?」

這個年輕文士是陳慥,字季常,是許巨基的好友,此人為人豪爽,最善於交際。

許巨基見到老友,就笑道:「蔡相的生日,我怎麼可能不來呢?」

陳慥哈哈大笑道:「咦,是何人做此俗語啊,俗不可耐,俗不可耐。」

兩個人一起笑道:「翩然一隻雲中鶴,飛去飛來宰相衙。」

原來,前日陳慥邀請許巨基一起參加蔡京的生日宴會,許巨基就打趣陳慥俗不可耐,還做詩嘲諷他,說他是「翩然一隻雲中鶴」。

現在許巨基竟然前來了,陳慥當然要嘲諷回去。

不過許巨基唾面自乾,二人哈哈大笑,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

陳慥好奇地道:「道根,你是一個清高之人,說說吧,你到底來幹什麼的?」

兩個人是好友,連玩笑都能開得起,自然有疑問就直接問了。

許巨基也不瞞他,笑道:「我想去錢塘縣,當縣尉。要請蔡相相助了。」

陳慥搖頭道:「你運作晚了,這個職位,蔡相已經答應別人了。按照你的探花資歷,如果早開口的話,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可是現在,除非蔡相高興,為你不惜毀約,否則就難了。」

許巨基笑道:「儘力而為吧!」

陳慥道:「你既有此心,這樣吧,我家裡有一幅名家的字畫,蔡相肯定喜歡,你當做禮物送上去,事情多半大大有希望。」

許巨基重重地拍了拍陳慥的肩膀,笑道:「果然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多謝了。不過我嘛,早有準備,準備了一份重禮,唐朝大畫家閻立本的畫作,如何?」

陳慥吃了一驚,「厲害,厲害,大手筆。」

陳慥拉着許巨基,和幾個年輕的讀書人,喝酒玩樂,十分快活。

此時正宴沒有開始,大家都是隨意在院子里遊玩,談詩作畫,品嘗宰相家的美食。

等到了晚上,大家都聚集在大廳,蔡京出現在宴會上,正宴這才開啟。

眾文士聚集在一起之後,就說些文人的軼事雅趣,一個中年文士,看到了陳慥,便過來打趣道:「哎呀,翩然一隻雲中鶴,飛去飛來宰相衙。想不到今天竟然真的遇到了雲中鶴了啊。」

陳慥也沒想到許巨基打趣他的這首詩流傳的這麼廣,有些尷尬。

許巨基苦笑道:「兄台不止遇到了雲中鶴,還遇到了雲中鶴的作者。」

那文士吃驚地道:「原來是探花郎,失敬失敬!」

文士原來叫文士原來叫李意芳,字子廉,蔡京門下,跟着蔡京讀過不少史書,算是頗有才華。

李意芳知道許巨基的這首詩之後,十分生氣,覺得這是在污衊蔡京,瞧不起蔡京。

哪知道許巨基竟然親自赴宴了,頓時覺得探花郎原來是性情中人,和陳慥之間只是文人之間的玩笑,頓時就對許巨基改觀了。

前世李意芳在背地裡說過許巨基許多的壞話,許巨基的仕途不順,就和此人有些關係。不過到了這時,三人喝酒作詩,聊得倒是十分投機。

尤其是李意芳聽說許巨基帶來的是唐朝大畫家閻立本的畫作,很是吃驚,笑道:「待會兒可要欣賞一番名家之作了。」

李意芳和陳慥都是愛畫之人,聽說許巨基拿到的是一幅閻立本的遺留民間的作品,以前從沒聽說過,頓時更是引起了興趣。

酒過三巡之後,到了給老壽星獻禮的環節。禮品得到公認最好的七人,坐在主桌,和老壽星一起喝酒。

權相蔡京,作為一代宰相,文人首領,這禮物自然不能是俗物,都是字畫古董書法之類的。

而且老壽星獻禮,這是公開的儀式,需要文人們和老壽星評論,背地裡那些貴重的物品,自然是不能公開的,因此雅緻有趣之物,才能獲得大家的認可。

「封丘劉浩,敬獻名家劉褒字畫《松柏圖》。」

「留球張倫,獻名家王寅墨寶《梅林雪》。」

「徐州黃錦,敬獻名家李白詩詞一篇《詠松》。」

……

眾人一個又一個獻禮。

眾人點評,排名靠前的人,陸續有人坐在了首席。

這些名家字畫價格都很合適,沒有流傳千古的名篇,但是也都價值連城。

雖然都沒有拿出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但是卻把蔡京捧得很舒服,臉色紅潤,眉開眼笑。

眼看七個座位已經坐了五人,都要快坐滿了,李意芳和陳慥都一起催促許巨基趕緊獻上寶畫。

因為要是晚了,等七人坐滿了,再獻上更被大家推崇的作品,就需要眾人商議,讓一人下席。

這可就是得罪人的事情了。

眾文士都笑道:「探花郎,既然有了寶畫,還不趕緊獻上來?沒看大家都等得着急了嗎?」

許巨基參加了這次宴會,很快就獲得了大家的關注。

因為歷年科舉的前三名,都幾乎是宰相的備選。許巨基的年齡,正好屬於第三代, 蔡京這伙兒人,第二代已經有了值得培養的人選。

但是第三代年輕人,沒有什麼有排面的人物,許巨基這一來,頓時獲得了巨大的關注。

而且,這還有輿論風向。

蔡京在宰相里排名最後,要是沒有年輕人追隨,說明他的潛力不被看好。

現在許巨基參加了這次宴會,可以說對於蔡京是很大的助力。

尤其是聽說許巨基還要送上重禮,更增加這些人的好奇心了。

許巨基微微一笑,對着眾人一一鞠躬,笑道:「既然大家想看我帶來的寶畫,那麼在下就卻之不恭了。」

許巨基長身玉立,俊秀非常,這個賣相,簡直太出彩了,真是風度翩翩,舉止高雅,讓人一看就喜歡。

蔡京也是摸着鬍鬚,對於許易是高看了一眼。

不說其他,誰不喜歡好看的人啊!這顏值就是加分項。就算是皇帝,宰相,他也是以貌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