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玄醫下山:美女總裁倒追我
玄醫下山:美女總裁倒追我 連載中

玄醫下山:美女總裁倒追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凡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不凡 林清婉 都市小說

葉不凡因體內異火,只剩半年壽命,無奈下山尋求醫治之法,下山前死老頭塞給他一張婚書,竟讓他堂堂七尺男兒去當上門女婿!展開

《玄醫下山:美女總裁倒追我》章節試讀:

第8章 以氣御針


葉不凡並沒有立馬回答,而是掃向周家眾人。

「周先生,還是請閑雜人等出去等待吧。」

下毒者很可能就在這群人當中,他要是當眾說出來,必然會打草驚蛇。

聽到這話,周淑雅臉上滿是慍怒,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葉不凡的鼻子。

「你說誰是閑雜人等?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這裡可是周家,一個外人居然敢說她是閑雜人等,這讓人如何不生氣。

「小子,你太過分了!」

「大哥,我看這小子就是在裝神弄鬼,還是將他趕出去吧。」

「就是,大伯你千萬別被這傢伙給矇騙了。」

周家眾人也都紛紛口誅筆伐,一個個臉上滿是怒氣。

「夠了,你們先出去吧!」

周海生沉思一會,最終決定相信葉不凡。

這些人擠在這裡非但一點忙幫不上,還會影響到周福通休息,還不如出去等待。

「大哥……」

周淑雅還要再說什麼,卻被周海生揮手轟了出去。

周家眾人離開之後,整個房間都安靜了下來。

「葉先生,可有查出我父親的病因?」

周海生看着葉不凡,眼中滿是期待之色。

從葉不凡進入房間到現在,他可都有留心其神情變化。

在幫父親周福通把脈之後,葉不凡的面色明顯有了一些變化,想必應該是看出了一些什麼。

一旁的趙為民心中卻滿是冷哼,他倒要看看葉不凡這下該怎麼回答。

他幫周福通做了全身檢查,都沒能查出異常。

這小子只是把了下脈,就能查出病因,那才活見鬼了呢。

葉不凡看着周海生,輕聲道:「我沒判斷錯的話,周老應該是中毒了。」

「中毒?」周海生面色驚變,旋即身上便湧現出恐怖的氣場。

瞬間,整個房間的溫度下降十幾度,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不可能。」

趙為民立馬反駁道:「如果真是中毒,全身檢查報告怎麼會是正常的呢?」

再說了,他行醫數十載,難不成連患者中沒中毒都看不出來嗎?

聽到趙為民這話,周海生也覺得有些奇怪。

以趙為民的醫術,若是中毒,不可能看不出來。

「周老中的可不是一般的毒,普通醫者自然查看不出來。」

葉不凡解釋了一句,說到普通醫者的時候,還略有深意地看了趙為民一眼。

這老傢伙,醫術不精也就罷了,現在他查出了病因,居然還敢出聲反駁。

普通醫者?

趙為民面色漲紅,胸口一陣起伏,顯然被氣得不輕。

見葉不凡和趙為民兩人又在較勁,旁邊的周海生連忙走上前來。

「葉先生,那我父親的毒你可以解嗎?」

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如果真是中毒,那當務之急就是為周福通解毒才對。

萬一等毒素擴散到全身,到時候就算想救怕是也已經為時已晚。

葉不凡胸有成竹道:「當然可以,我這就為周老解毒。」

「那就多謝葉先生了。」周海生大喜過望,連忙道謝。

「周先生,先幫我把周老的上衣脫掉,我好施針解毒。」

葉不凡一邊吩咐着周海生,一邊從懷裡掏出一副銀針。

很快,周海生就脫掉了周福通的上衣,並且自覺退到了一旁。

其實他還是有些擔心,主要葉不凡太年輕了,醫術怎樣還猶未可知。

看到銀針,趙為民眉頭一挑,這傢伙難不成想要用針灸幫周福通解毒?

並不是他看不起中醫,而是現在西醫盛行,中醫有些青黃不接,發展甚是艱難。

何況中醫是越老越吃香,葉不凡如此年輕,醫術又能強到哪裡去呢?

葉不凡可沒心情管趙為民怎麼想,立馬開始為周福通施針解毒。

只見他右手不斷在銀針和周福通身上來回穿梭,瞬間五根銀針就準確無誤地刺入周福通胸口的穴位之上。

見此一幕,趙為民雙眸驟然一縮,這施針認穴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就算是與那些他所認識的中醫大家相比,也弱不了多少。

一旁的周海生同樣滿是震驚,他也沒想到葉不凡還真有兩把刷子。

葉不凡並沒有停下來,右手依舊在不斷飛舞。

僅是片刻,周福通上半身的各大要穴都插滿了銀針。

周福通中的不是一般的毒,想要將其全部逼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做好所有準備後,葉不凡面色一凝,右手迅速從銀針上方拂過。

下一秒,這些銀針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不受控制地劇烈顫動起來。

銀針宛如鑽地機一般,不斷深入而下。

「以氣御針!」

趙為民有些目瞪口呆,他怎麼都沒想到,眼前的葉不凡居然會中醫早已失傳的針灸技法——以氣御針!

見趙為民神情如此激動,周海生不由出聲問道:「趙老,以氣御針是什麼?」

「是中醫最為高超的針灸技法。」

趙為民呼吸有些急促,眼中也滿是興奮,「本以為已經失傳了,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

聞言,周海生也是面色一驚,心中頓時放心了不少。

葉不凡的醫術越厲害,那父親周福通被治好的可能性就越高。

隨着銀針的不斷顫動,周福通的體內也發生着一些變化。

那散布在體內的毒素被慢慢逼了出來,朝着周福通的右手涌去。

等所有毒素全部聚集之後,葉不凡用銀針刺穿周福通的五個食指。

緊接着,一股黑血就從針眼汩汩流出,夾雜着一絲惡臭。

還真是中毒了?

看到黑血,趙為民心神顫動,知道之前葉不凡的診斷並沒有錯。

回想起之前自己還信誓旦旦地反駁葉不凡,他的老臉就是一陣發燙。

待鮮血恢復正常,葉不凡長舒了口氣,迅速將所有的銀針全部收起。

「周先生,毒已經解了,幫周老穿好衣服吧。」

葉不凡看了周海生一眼,繼續道:「不過體內難免還有殘毒,待會我開個方子。」

「一天三副,喝上三天,應該就徹底沒事了。」

「好,那就有勞葉先生了。」

周海生連忙道謝,上前幫周福通重新穿好上衣。

葉不凡剛轉過身,身後的趙為民就走了上來,臉上滿是慚愧。

「葉先生,剛才是老夫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先生見諒。」

說完這話,他便躬身拜下,哪還有之前的那種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