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御獸:別惹我金剛
修仙御獸:別惹我金剛 連載中

修仙御獸:別惹我金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信薩不信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信薩不信佛 奇幻玄幻 李祥生

萬年以前,御獸之道為邪術,被各大宗門聖地聯手剿滅
如今,一個來自異世的靈魂於一處古迹中獲得御獸之道,以前世科幻電影中金剛為原形創造了屬於自己的「特殊」妖獸
為在這殘酷的修仙世界生存,他們不斷變強…… 在混沌無邊的星域戰場上,李祥生看着被金剛揍得滿地哀嚎的古神獸們,長嘆一聲:「好好的,你們惹它幹什麼?」展開

《修仙御獸:別惹我金剛》章節試讀:

第5章 閱天閣


在洗靈池的時間是有限定的,一個人只能泡兩個時辰。李祥生自是待到時間夠了,才出來的。

泡完洗靈池,李祥生覺得渾身通透,整個人精神氣更足,感覺一跳能跳好遠,果然泡了洗靈池效果就是不一般呀。

從洗靈池出來,表面上李祥生看着乖極了,當然,懷裡也還是多了些東西的。

經過測靈根,洗靈根,時間已經過的差不多了,李祥生也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

前世他的母親是一位醫生,對中醫藥中十分狂熱,平日里喜歡對他念叨一些藥物,從小的耳濡目染,讓李祥生對醫學方面也有了些了解,加之進入警校學習,一些醫學方面也是有必要了解的。

入夜時分,李祥生摸着那植株的花瓣,考慮自己要不要試一口。

他指尖觸到它的花瓣,它的藤蔓便晃動,纏住他的掌心,覆在那傷口之上,隨後那傷口就癒合了。

李祥生看着自己的掌心,忽然能理解他那位母親了,這般奇特的植物,真的很難不讓人好奇……

今天他抽了空學了幾個字,發現與前世的字有八分像,學起來便快多了,已經可以緩慢的讀完一篇文章了。

過了今晚,李祥生便打算去閱天閣,因為他的師傅上清楚情好像是個不管事的,對於修鍊這方面,他只能自己摸索着來。

不過好在的是,有趙無為這個麻煩的小屁孩,經常過來刺撓他兩句,但知道的又多,他故意往一些方向提兩句,趙無為便一股腦的全說出來了。

對於修鍊之事,那傢伙說了要使用靈根進行淬靈,將魂力置於**運轉。

李祥生經過洗靈後,精神力十足,有些睡不覺,打算試試。

他盤腿而坐,將手掌置於兩膝,閉眼凝神,幾個呼吸的功夫,李祥生似乎感受到了什麼,他好像「看到」了,有一個赤色的氣流源源不斷的湧入他的體內,匯於他的丹田處。

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到李祥生,不免要大吃一驚,失口喊一句「我艹!」了。

此刻的李祥生正被源源不斷凝實的天火靈氣包裹着,四周還不斷有靈氣湧入,更讓人心驚的是,對於這繁多的天火靈氣,他吸收的速度遠超常人,若把一個人對靈氣的吸收量比作一瓶水,那麼李祥生便是一池,甚至還要不止。

而他周圍的那些天火靈氣,乃是難得,只有火靈根至純至凈之人,才可得到這天道順承,引出些許。

到卯時之時,李祥生的修鍊才堪堪結束。他整個人已經是餓得不行了,他沒想到修鍊竟這般費時費力,抓起桌上的吃食便狼吞虎咽了起來。

這門生令非常給力啊,少掉的東西會自動補齊,而且還是時時更新的那種,加之他的靈根等級屬性不錯,得到的資源也非常的不錯。

李祥生吃飽之後,打了個響亮的嗝,心滿意足的看着桌上的戰績,一時之間沉默了。

他覺得自己下次進行這樣的修鍊,一定要先準備好吃的,不然他沒先因為修鍊爆體而亡,反倒是因為太餓而死掉,這太羞恥了,不是他一個在小康社會待過的人該有的死法。

不過說來也奇怪,在修鍊時,他明顯感覺到自己丹田內已經聚了一個彈珠大小的火球,現下卻感受不到了。

壓下心底的疑問,李祥生要去閱天閣了,以他現在的資質,在玄清宗就真如他的等級那般中上的水平。

現在的他有資格去到了閱天閣第二層,想來能夠看的書也就越多了,但交靈石的話,看着自己手中的五顆靈石,李祥生面露難色。

這五顆靈石還是他和趙無為說話時,趙無為憤怒的甩給他的,真的一個小**呢,但是他也不能老這樣做,還是得想點其他的辦法才可以。

思緒間,李祥生已從傳送陣來到了第十一峰了,正巧從弟子院內有五人岀來了,從他面前經過,一個穿紫色錦袍的男子說:「李兄啊!你說別宗的人是怎麼想,怎麼天天來我們宗啊?」

那位被紫色錦袍的男子稱為李兄的人說:「你別說啦!我都快煩死啦,我守那個傳送描點,天天有人來,還™的都是同一個人,我每天都要重複問一樣的問題,我快吐了呀。」

「就是就是,我都想替李兄問他一聲:『你沒事吧?』了。」另一個穿深藍色錦袍的男子應和着。

「你們可以找人替呀!」一個手持長劍的男人說。

「誰願意呀?守了一個月就一百個靈石,出力不討好的。」被稱為李兄的人皺眉說道。

這是一個高顱頂的男人說:「不願意?那就抓一個願意的,我聽說這屆新弟子……」說著眼睛還轉了一下,瞄向了李祥生的位置。

於是幾人頓時心領神會,將李祥生圍住,為首的那個高顱頂男人說:「唉,小屁孩,幫大爺我干點事!」

李祥生沒有說話,一臉「驚恐」地看着對方,剛剛他們所說的話,他全都聽到了,這不就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嗎?

見李祥生這般膽小,高顱頂男人滿意的一笑,「把你的門生令拿岀來,我看看!」

李祥生「發著抖」說:「我…我…我沒帶。」隨後他的門生令就「不小心」的掉了出來。

「……」

一時沉默,高顱頂男人,瞬間撿起他的門生令,遞給那位李兄:「快些弄,弄完好去閱天閣。」

「欺負新弟子不太好吧。」他話雖這麼說,手上動作卻不曾停下。

「你和老子裝什麼?有什麼不太好的,又不是首徒,誰管呀!」高顱頂男人毫不在,見仍將職位轉接完成,又將門生令還給了李祥生。

李祥生拿回門生令,一雙大眼睛裏閃着驚恐,似乎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高顱頂男人邪魅一笑,「小屁孩,記得去守傳送描點。」

說罷五人頭也不回的便離開了,留下李祥生一人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見人離開後,李祥生摸着門生令,不禁感慨:「天降飯碗就是流批呀!」

從今以後,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的靈石了!

壓下內心的喜悅,李祥生來到了閱天閣門口,用一個靈石的代價,在閱天閣一樓看書。

閱天閣長得極其樸素,如果不是門牌上寫着這三個字,李祥生怕是以為自己認錯,因為它只有一棟矮矮的小木房,等他進去以後,才知道什麼叫別有洞天。

視線掃過,如同一個宮殿,藏書排排而立,有專門的標記,書海不若形容於此了。

李祥生從書架上抽了本書《玄天靈植占異錄》,發現這本書對於很多靈植的記錄都非常詳細,於是專心開始研讀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他讀的入迷,竟到了晚上。閱天閣之中是不限時間的,想要待多久就待多久,所以沒有人來催。

李祥生揉了揉乾澀的眼睛,打算將書放回去,明日再來看看,眼睛一瞟,看到了一本叫《分魂載錄》的書,眼睛便再也移不開了。

這本書看着有些陳舊,上面落了許多灰塵,想來不是什麼受歡迎的書,可就是這質樸的模樣,卻該死的對他有吸引力。

將這本書抽出,翻開一看,李祥生頓時覺得腦海一片暈厥,令他詫異的是,書中內容盡在他腦海中演示,只見腦海中有一個小人兒,站於一巨獸首頭,威風凜凜,從遠處傳來極具威壓的聲音,「異者,天道異也;順之,時也。否之,命也。曉天道五常,周生息而轉,此謂……」

後面的話漸漸聽不清楚了,李祥生只覺口中一甜,吐出鮮血,體力不支的倒在地上。

心中不覺罵罵咧咧:「M蛋,老子不過就看個書而已,整這出,活該你生灰呀!」不過又細細品味,剛剛的話究竟是何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