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到異世界的我可以無限復活
穿越到異世界的我可以無限復活 連載中

穿越到異世界的我可以無限復活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有本事放學別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煜 奇幻玄幻 有本事放學別走

我叫吳煜,在十八歲的前一天,我早早的就睡下了
本想明天去網吧徹底瘋狂
一覺起來,發現自己在一個橋洞底下蓋小被! 還得到了一個破系統,叫我去拯救世界
作為五星好市民的我,毅然決然的踏上了拯(keng)救(meng)世(guai)界(pian)的道路
展開

《穿越到異世界的我可以無限復活》章節試讀:

第6章 監禁,刑具,美女審訊官


「嘿嘿嘿~,大人往這邊坐,我剛剛看到椅子上有灰,於是用我的衣服把它擦乾淨了。」

秦思雨沒有客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裡的一把小匕首,淡淡的說道。

「我這個人喜歡安靜,如果你願意配合的話,我也不想讓你在我耳邊慘叫,明白了嗎?」

吳煜連忙諂媚道,「明白了明白了。」

可把你牛逼壞了,要不是小爺我不想殺生,早就一槍一個,大鬧監獄了。

「而且你也別想越獄了,就你殺的那個乞丐,我一隻手指頭就可以碾死他。」

你會讀心嗎!我想什麼你都知道,但是臉上還是諂媚的說道。

「小人哪裡敢有這種想法,您真是冤枉小人了。」

「好了,現在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別給我小人小人的。」

「你知道你殺的那個人的身份嗎。」

吳煜眼睛轉了一圈,想到她應該查到了那個乞丐的身份,那隻好實話實說了。

「他說他是同盟會的人,還想讓我加入,但是我作為一個遵紀守法,愛國愛民的人,怎麼可能會加入。」

「而且我不僅不加入,還用了我家祖傳的秘密武器,用偷襲的方式將他幹掉了,這種亂臣賊子,我恨不得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我要讓…………」

吳煜說得正起勁呢,秦思就雨捂着臉喊停。

「行了行了,死者作為叛黨,你把他殺了也沒有問題,而且死前臉上還帶着不可思議的表情,想來應該是偷襲造成的。」

那可不是嘛!被一個死人偷襲,那不該不可思議嗎,可能本來沒死的都被嚇死了。

秦思雨忽然起身將臉湊向吳煜,一字一句的說道,「接下來的話,我希望你不要再給我抖機靈。」

看着眼前的黑長直少女,監禁、刑具、美女審訊官,這幾個關鍵詞浮現在腦海,吳煜的心不由得怦怦直跳。

吳煜有些懊惱,這就是處男的壞處,經不起折騰。

秦思雨說完又坐了回去,手一翻,手上就多了一張紙,吳煜眼睛一瞟,那是自己的身份證明。

將手上的身份證明扔到桌子上,秦思雨看着吳煜的眼睛問道。

「你跟我說你父母雙亡,之後將自己賣到了青樓,我的人調查了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有找到你的任何信息,你身份是什麼。」

吳煜看着桌上的身份證明,想從上面找答案,但是奈何不識字。

看着吳煜盯着身份證明的表情,秦思雨眼睛微微一眯。

「看着這張身份證明,你說你的身份是什麼?」

我知道個鬼啊!算是那張身份證明是真的,我也不認識字啊!更何況是假的啊!

看着眼前的男人,嘴巴微張,但就是說不出話來,秦思雨好像發現了什麼。

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紙和筆,對着紙上寫了一個字,然後放在桌上。

「這個字念什麼?」然後氣勢洶洶的盯着吳煜。

吳煜一時之間昏了頭,連繫統君都忘了

眼前這個字長得倒是像漢字,但是吳煜在心中猜了半天還是不知道叫什麼,於是心一橫。

「我不知道!」

看着眼前的男人,秦思雨露出來感興趣的笑容,然後冷冷的說道。

「這個字念「死」字!現在知道了嗎?」

聽見這個字念「死」,吳煜又不怕了,小爺什麼都怕,就是不怕死。

你要是寫個「痛」字,小爺還可能慫一下,但你偏偏寫了個「死」字。

吳煜扣了扣耳朵,無所謂的說了一句,「哦,然後呢?」

秦思雨額頭「井」字若隱若現,你小子開頭不是很慫嗎?怎麼聽到死字倒轉還不慫了。

「你不識字,是怎麼寫出那首詩的?」

吳煜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不識字就不能寫詩了嗎?我告訴你,我不僅寫得出詩,而且還可以寫很多首!」

秦思雨暗自奇怪,不認識字,但是卻會寫詩,沒有修為,但是卻殺了築基初期的叛黨。

不知身份,好像還不怕死,真是個神秘的男人,還是先掌握在手裡觀察一下吧。

「不如這樣吧,既然你不想說你的身份,我也不逼你,但換而言之你就是個不穩定因素,我不能放任你不管,所以你就先跟着我吧。」

吳煜眼睛一轉,又到要好處的時間了。

「跟着你倒是沒問題,但我有什麼好處呢?」

秦思雨差點就氣笑了,跟着我就是你最大的好處,竟然還不知足。

「那你想要什麼好處呢?」秦思雨稍微又有些好奇,不知道眼前這個神秘的男人想要什麼。

「你不是說你很強嗎?我想要修鍊,而且修鍊的資源也不能少,我要的資源很多。」

秦思雨有些失望,沒想到就這樣,還以為他想要什麼呢?

淡淡的說了一句,「可以。」

吳煜倒是驚了,沒想到這麼容易,隨便一個人都可以答應這些條件。

果然那個老乞丐還是太摳了,還想空手套白狼。

「真的嗎?萬一你騙我怎麼辦。」儘管被秦思雨答應了,但吳煜還是有些覺得秦思雨騙他,畢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秦思雨雙手撐着桌子站了起來,拽拽的問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吳煜搖了搖頭,心中不爽,竟然比我還拽,你是天王老子啊?

「我就是大嵐國的七公主秦思雨,也是皇室年輕一輩中天賦最頂尖之人,你認為我會騙你嗎?」

吳煜驚呆了,沒想到她不是天王老子,她爹是,想到以後的靈氣有着落了,吳煜又諂媚起來了。

「原來是公主殿下,在下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冒犯了殿下,還請公主多多見諒。」

回過神來的吳煜心中有些詫異,不知道這公主來這窮鄉僻壤來幹什麼,總不可能是來視察民情的吧。

「別跟個哈巴狗一樣,看着煩,不然不給你修鍊資源了。」

秦思雨有些煩悶,她其實並不喜歡說身份,因為一說了身份,對方馬上就會恭恭敬敬的。

與其說是敬畏她的人,還不如說是敬畏她的身份。

吳煜一聽不給東西了,馬上就不諂媚了,把手一伸,一副大爺的樣子。

「你答應的東西呢?還不快給我,想賴賬啊!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賴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