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道飄渺
大道飄渺 連載中

大道飄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全州紅油米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全州紅油米粉 奇幻玄幻 李星羽

《修真》+《修仙》+《古典》+《無系統》+《劍修》+《佛、道、儒、魔、鬼、妖》
人慾浮漂,仙道渺渺 ,吾將上下而求索!展開

《大道飄渺》章節試讀:

第3章 王村


王村是一個偏僻的小村,相傳數百年前,南越國戰亂不斷,一王姓書香世家為躲避戰禍,逃難安居至此。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如今的王村 。

一個少年推開自家有些破敗的木門,正好撞見父親在地上艱難的爬行着,雙拐被丟在兩邊,桌上卻意外的準備好了飯菜,飯菜此時正冒着熱氣,看來是父親又剛熱了一邊的。

他趕忙把裝滿藥草的背簍放在一邊,攙扶着父親上了床。

少年名叫蕭星羽,跟父親相依為命,他們是外來戶,所以姓蕭。

蕭父,身患腿疾,不能下地行走 ,外面的事都是蕭星羽在做。

蕭老頭輕嘆了口氣,雙腳都廢了,不中用了。孩子,連累你了!

蕭星羽艱難的露出了個笑容,對着父親說,我和老黑頭上山采了些葯,而且都是上了年份的草藥,我這就給你煎藥去。

蕭星羽聽着,內心一陣痛楚,想要哭,可終究沒有哭出來。

蕭父意味深長的說,星羽,累了一整天了,先吃飯,我有些事要跟你說。況且我這病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

蕭星羽從早到晚,都沒閑停休息。

此時又累又餓,心中雖有些忐忑,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立馬拿起碗筷狼吞虎咽大口吃了起來。

蕭老頭卻不管蕭星羽在聽還是沒有聽,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著,他一個人靜靜的說著,像是在述說著一個故事,而他卻早已進入了故事。等到他從故事裏走出來,才發現蕭星羽不知道何時睡到床上的,此時早已熟睡。

蕭老頭輕撫着蕭星羽的頭髮,眼裡滿是不舍。

蕭老頭搖了搖頭,又輕嘆了一聲。然後從靠近床檐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個泛黃的紙張和一支磨破了尖的毛筆,開始書寫起來,不多時便寫好了幾頁大紙。接着把紙張用信封裝起,信封上寫着蕭賢弟親鑒五個大字。

皇上皇后,莫將無能,非但沒能照顧好王子,反而還要王子為我冒險採藥照顧於我,莫將於心何忍,只能將王子託付莫將賢弟,希望他能好生照顧於他,莫將死亦足矣。

只見蕭老頭從睡枕下摸出一小包黃色藥粉,咬了下嘴唇,然後全部倒進了自己的嘴裏。

當第一縷陽光斜照在王家村的時候,一個老聲童氣的聲音就把蕭星羽給吵醒了。蕭星羽揉了揉惺忪的雙眼,張耳一聽,才發現不是幻覺,而是確實有人在叫門。蕭星羽仔細聽了會,才發現是老黑頭。蕭星羽就納悶了,這老黑頭起這麼早,莫不是又叫我到山頂採藥了吧.

我可是去不了了,我還要忙着給父親熬藥呢。

蕭星羽嘴裏這樣嘀咕着。

蕭星羽見父親一動不動,有些驚奇。父親一向起的很早,這會怎麼還在床上,怕是昨晚擔驚受怕沒睡好吧,還是不要吵醒父親的好。

於是蕭星羽輕手聶腳的下了床,打開門一看,果然是老黑頭,只見老黑頭,雙頰菲紅,看來是等了很長時間了。

蕭星羽有些驚訝,開口說道,老黑頭,這麼早就叫我去採藥了嗎?」

老黑頭嘿嘿一笑,點了點頭。

老黑頭推開門一看,只見蕭老頭躺在床上紋絲不動,連平時的呼嚕聲都沒了,顯得異常安靜。老黑頭近身一摸,立馬如電擊一樣跳了起來,。蕭星羽卻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開口問道,老黑頭你這是怎麼了。

老黑頭卻並沒有及時回答。過了片刻,老黑頭定了定心神,戰戰兢兢的伸手探了下蕭老頭的鼻息。

這才搖了搖頭嘆息着說道,你父親昨晚去世了。

蕭星羽聞此一怔,急忙跑過去搖自己的父親,希望能把他搖醒。老黑頭看着眼前的一幕,心裏一陣酸楚,竟然老淚縱橫起來。回頭看了看蕭星羽,從屋子裡退了出來。因為蕭家就只有這父子倆相依為命。蕭老頭的後事卻只能落到他的身上,他得趕緊通知鄉親們一起幫着。

蕭星羽也不知道搖了多久,卻還是沒有把自己的父親搖醒。他從沒想過有一天父親會離開自己,他只覺天塌了,心裏的某一處空了。

他搖的累了,最後無力的坐在地上。這時才突然想起昨晚父親跟自己說的那些話。只是那時他太困太累,本以為是自己在睡夢裡,卻不曾想是真的。

他只是隱約記得自己是龍陵國的王子,父母被追兵逼死,還叫自己投靠二叔 。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半個月,蕭老頭的後事早已辦妥,只是按照當地風俗,外地人是不能土葬的,只能火葬。這本來無可厚非,不值一提。只是令人意外的是骨灰是黑色的。是個懂葯之人都明白,這骨灰是黑色的,多數是因為中毒。於是流言就傳開了,說是因為蕭父因受不了病痛,和生活的壓力,服毒自盡了。

蕭星羽聽在耳里,始終不願相信。他不相信父親因為受不了病痛,而忍心拋下自己。因為他知道父親是愛他疼他為他好的,所以他打算完成父親的遺願,即使這投奔之路有千里之遙,他也不懼。

蕭星羽怔怔地望着和父親住了十年之久的泥巴房,只見泥巴房的內牆早已被煙火熏的黝黑,房頂更是布滿了了大大小小的漏洞,洞口被蜘蛛網佔據着。

外牆則開滿了長短粗絲各不相同的張牙五爪的裂縫,像是房屋的一道道傷口,傷痕纍纍,觸目驚心。

那條還算完好的木質大門,被大風吹撥着,發出痛苦的吱吖聲。

不過十多天的光景,這屋子就如此破敗,曾經溫馨無比的家,在蕭父逝去的同時,也一去不復還了。

此時破敗的房子,沒有殘留一絲暖色,只剩下無盡的思念。

蕭星羽被各色情緒糾結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間,漆黑的眼眸中掠過一絲決絕之色,終於狠下心朝着村外走去。

這一路走來,曾經無比熟悉的場景又一次次襲來,在他的腦海里放映着,久久不肯離去。

村中那條青灰色石板小路,私塾旁那面被塗鴉的不成樣子的泥巴土牆,村西頭的大榕樹,村東頭的那口大磨盤。

不知不覺間,蕭星羽就走到了牛牙口。

牛牙口,是王家村通向外界的唯一出路,過了牛牙口,便不再是王家村的地界了。

告別了王家村,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崎嶇的山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