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能無限掠奪
玄幻:我能無限掠奪 連載中

玄幻:我能無限掠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我叫十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青山 奇幻玄幻 我叫十五

雲青山穿越了,並且綁定了掠奪系統,什麼? 「掠奪,這方世界的所有天地靈氣
」 「卧了個大*,宿主你腦子有泡吧!」 系統直接大爆粗口,給系統都整破防了
「我不管,我就要,快給我掠奪
」雲青山厚臉皮的開始耍賴
「好的宿主,開始掠奪
」 「友情提示,很快宿主就會直接爆體而亡
」 「啊!!!那還是算了,真沒意思
展開

《玄幻:我能無限掠奪》章節試讀:

第6章 傳承考驗


只見一道巨大血紅光柱出現,緊接着有絲絲血液在空中凝聚,待血液凝聚完成,是一道身影。

通體泛紅,由模糊輪廓慢慢細緻化,看起來像是一位老者。

「我乃血冥子,三百年前隕落於此,在此留下傳承,等待有緣人。」

「什麼血冥子,怎麼這麼耳熟?」

「血冥子都不知道,有記載這血冥子三百年前忽然消失遺迹,當時已經是成名已久的煉虛境強者。」

「而且這位前輩一身血煞功更是登峰造極,練至登峰造極更是可滴血重生。」

雲青山聽着眾人的欣喜若狂的議論,冷不丁的來了句:

「那他這麼強,是怎麼隕落的?」

錢多多連忙道:

「大哥,據說當時幾位強者聯合出手鎮壓這血冥子,不過最後讓他逃了,具體是什麼原因就不知道了。」

「看來應該是那一戰傷勢太重,隕落至此了。」雲青山也就是好奇而已,他對着傳承沒有那大興趣。

周圍人人都非常欣喜,要是能得到血冥子的傳承功法,以後自己是不是也能成為煉虛境強者。人人都被傳承沖昏了頭腦,根本沒有去思考這傳承是否有問題。

「想要傳承者,上前來,踏入光柱接受考驗。」

眾人紛紛靠近光柱顯得迫不及待,唯獨雲青山並沒有絲毫動作,好似一切都與他無關。

已經進入的人,只感覺身上重力猛增,渾身動彈不得,只是以為考驗已經開始了,並沒有多想。

雲青山默默注視着一切,想看看這血冥子到底想要搞什麼鬼。

除了錢家一行人以外,所有人都已經進入。

「大哥,我們要不要也……。」

雲青山揮手打斷了錢多多道:

「這根本不是什麼考驗,這是一個小陣法,專門吸人氣血。」

「還秘境更是一個大陣法,充斥着戾氣,你沒發現死去的人,屍體都變成了乾屍,估計是被這血冥子吸去恢復自身了。」

說著邁步朝血冥子走去。

「我說的可對啊?那個血,血什麼來着?血滴子是吧。」

「嗯?混賬東西,你竟然敢如此羞辱老夫」

「不過,啊哈哈哈,小鬼沒想到,你還幾分見識。但,那如何?」

血冥子並沒有否認,而是直接承認道,仔細發現血冥子的臉色並不好,不過不是因為別的,純純是因為雲青山的一句「血滴子」給差點搞破防了。

「我這秘境開啟多次,你是第一個發現的。也是最後一個,你以為你們逃得掉嗎?」

已經踏入光柱的人,瞬間感覺自己的氣血在被一絲絲抽離出去,無數氣血湧向血冥子。

這時他的身體也開始在慢慢凝聚的越發真實,不像之前那般虛幻,明顯因為吸收了眾人的氣血才得以恢復。

「不,不要啊。」

「救命……救救我,我還不想死。」

「我不要什麼傳承了,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秘境內瞬間一片求饒聲。

「如果我猜得不錯,三百年前你被幾位強者聯手鎮壓,恐怕就是因為發現你這功法的邪惡吧。」

「哈哈哈,不錯,那又如何。」

「你們最高的不過才結丹期,多年恢復我早就已經恢復到了元嬰中期,你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血冥子的面部表情變的嗜血猙獰,秘境最高只能結丹境進入,自然他是為了以防萬一出現境界比他高,秘境內得不到控制。

多年的秘境開啟,這才換來他的身體得以重鑄,如今身體恢復在即,內心已經亢奮。

但是眾人聽後,內心就異常深感無力了。有的已經放棄掙扎,這怎麼打,自己還只是個築基的小菜比啊。

「少爺,帶人先走,我來拖住他。」

福伯說著站了出來,現在是能跑一個是一個,敵人實力太強大。

錢多多是他看着長大的,就像親孫子一般,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拖得住,哪怕只有一線生機。

「無知小兒不自量力,噬魂掌,去。」

「少爺,快走。」

只見一道血霧形成的手掌,裏面似乎伴隨着陣陣哀嚎,如地獄般的鬼哭一樣。福伯飛身全力接下一掌,只是一掌,五臟六腑均被震碎。

終歸實力懸殊太大,根本沒有懸殊啊,就在福伯已經認命的時候。

忽然,一道身影出現在福伯身後,伸手卸去掌勁穩穩接下。

「大哥,福,福伯,沒事吧。」

錢多多飛奔過去抱着福伯喊着。

「小錢,只是昏迷,並無生命之憂。」

「可惡,錢家弟子何在,隨我一起宰了這血老狗。」

說完,手拿兵器起身直衝而去。但是並沒有什麼效果。

血冥子只是微微側身,就躲掉他所有的攻擊,更像是在戲耍。眾人的攻擊落在身上,絲毫不痛不癢。

待眾人筋疲力盡,血冥子像沒事人一樣,一臉戲謔的看向眾人,嘴角帶有邪笑。

「鬧夠了,就送你們上路吧。」說著向眾人猛撲過去,好像餓狼入羊圈一般。

「元嬰很強嗎?」

這時一道平淡語氣的聲音響起。

眾人看去,只見雲青山背着雙手,不緊不慢的走來。

「對,就是在問你,血滴子。」

「別看別人指的就是你,元嬰很強嗎?」

眾人一臉問號,不知道雲青山到底想幹什麼,不過他們也不會去問,這會自己都顧不了了。

「大哥,快走,不要管我們。」

「好好休息,不要說話。」

血冥子聞聲愣了愣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一雙紅目怒瞪。

「老狗,我在問你啊,元嬰很強嗎?傷我的人,你有幾條命可賠?」

「小鬼放肆。」

說著身體幻化血霧襲來,瞬間籠罩在雲青山周圍。

血霧逐漸凝實,視線和感知都大大降低,血霧之中伴隨着血色骷顱頭瘋狂亂撞。

「清風咒,去。」

只見雲青山靈氣畫了一道咒,揮手甩了出去。

符咒在接觸到血霧那一瞬間,片刻之間一道身影被打飛出來。還能是誰,自然是血冥子。

驚恐的表情瞬間布滿血冥子的老臉,只是一擊,就打的他真身畢露,體內氣血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息。

「怎麼可能?他怎麼會這麼強,我不信。」血冥子不願意相信這一切只是一招就把自己打成重傷。

」渾天陣,起。」

「你不可能打敗我的,再來。」

渾天陣這是血冥子歷久數年布下的,陣中之人會境界被壓制,靈氣阻斷,氣血大幅度流失反哺給主陣之人。

以現在血冥子的境界根本不足以全面掌控陣法,可是他現在顧不了那麼多,只能強行催動陣法到最大化。

雲青山斜眼看着血冥子,血冥子此刻因為強行全面開啟大陣,已經七竅流血。

換做別人或者真的會着了他的道,但是雲青山有系統啊。

他身影虛幻逐漸消失化作一縷青煙,再度出現已在血冥子身後。

身體由青煙化成實體,起手一爪扣在血冥子後腦。

「系統」

「掠奪血冥子修為」

「叮」

「掠奪成功」

瞬間一股龐大的修為灌輸己身,雲青山的修為也從元嬰中期到達了後期。

「你,你,做了什麼?我的修為,我的修為怎麼沒了?」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

血冥子大聲的吼道,一臉的驚恐,逐漸癲狂。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麼多。」

說著手指用力,只聽「咔嚓,彭」的一聲,腦花四濺。

至此血冥子,卒。

雲青山甩了甩手,從天上慢悠悠的飄了下來。

那種傲睨萬物山河的氣勢,目空一切的形象深深的留在眾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