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只有我能看見詭異!
驚悚:只有我能看見詭異! 連載中

驚悚:只有我能看見詭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淺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瞳 懸疑驚悚 淺藏

【克系+懸疑+單女主(無女主)】 這個世界充滿着詭異,但是只有我能看見詭異
當我被判為殺人兇手關進精神病院時
我知道,這個世界變了
歡迎來到,瘋狂的世界!展開

《驚悚:只有我能看見詭異!》章節試讀:

第4章 槍殺


深夜,大周市治安署內只有幾位調查員和安保留在這裡值班。

保安室內幾人正在打牌,只留一年輕保安坐在監控前看着屏幕。

「隊長,門口A1區的監控滅了!」坐在監控前的保安指着屏幕右上角回頭說道。、

「小孫啊,滅了你就去看看,別打擾我們打牌,別動,炸彈!哈哈哈,給錢給錢!」牌桌上一叼着煙的中年男人奮力地甩着紙牌。

「哦。」

叫做小孫的年輕保安不敢反駁,應了一聲後拿起對講機便出去了。

待他來到A1區檢查監控時,着實被嚇了一跳,他趕緊打開對講機說道:「隊長隊長!A1區監控不見了。」

「大呼小叫什麼!你是不是不想幹了!對六!」對講機對面傳來吼聲。

「隊長!我沒騙你,監控器真的不見了!」

「他媽的,等老子過去再收拾你!」對講機那邊明顯有了怒意。

兩分鐘後,隊長來到A1區...

「他媽的,哪個天殺的偷東西偷到治安署了,還特么偷的是監控。」

此時保安隊長只覺得臉火辣辣的疼,偷監控偷到治安署頭上,這分明就是在他頭上拉屎,還要朝他要紙。

他拿起對講機吼着:「小李,給我調監控,看看是哪個不開眼的東西!」

「隊...隊長。」對講機那邊支支吾吾。

「讓你查監控沒讓你娶媳婦,結巴什麼!」

「不是的隊長,A2區的監控也滅了,不對A3,B2都滅了!」

「什麼!」保安隊長怒不可遏:「惡賊!真是欺人太甚!」

小孫在旁忽然來了句:「隊長,不會鬧鬼吧!」

「滾滾滾!」隊長回頭踢了小孫一腳,但轉念一想,他又說道:「你去值班室喊陳隊過來!」

......

治安署深處,一個帶着鴨舌帽的年輕人在走廊不斷穿梭着。

每到一個轉角,他都會拿出手機,用相機看下天花板是否有監控。

由於不知道治安署的布局結構,他只能像個無頭蒼蠅一般到處尋找着此行目標,停屍間。

好在他聽人說過,停屍間一般都在地下一層,總歸是有一點線索。

在扭曲掉幾個攝像頭後,他終於找到帶有負一層的電梯。

電梯運轉來到負一層,當電梯門打開那一刻,一股寒氣猛地撲鼻。

葉瞳知道,他找到了,這裡就是治安署的停屍間。

走廊泛着綠幽幽的光,使得周圍空氣更冰了幾分,葉瞳沒有絲毫停留,沿着走廊尋得一扇門。

推門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鋼板鑄的牆,牆面被分割成數十個帶着拉手的四四方方,整齊的排列着。

而每一個四四方方都是一個靈床,裏面都裝有一具屍體。

葉瞳走上前拉開一個靈床,裏面的屍體是個年紀不大的女性,不是他要找的。

心裏默念勿怪,他退回靈床,又拉開另一個,依舊不是他要尋找的。

接連打開七個靈床後,他終於尋到了。

靈床內躺着的是一具中年女性的屍體,頭頸分離。

葉瞳看着冰冷的屍體,眼神有些迷茫:「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見到倒刺和觸鬚的!為什麼沒有了!」

他鼓起勇氣伸手摸向屍體的頭面,觸及冰涼瞬間席捲葉瞳整個身軀和神經。

那是母親溫柔的臉龐,葉瞳大腦一片空白。

「不可能,這一定不是母親的屍體,我不會看錯的。」葉瞳痛苦地捂着頭嘴裏不斷低喃。

他的思維越來愈混亂,之前說服自己的一切,在這一刻全部崩碎。

他是個精神病,母親是他殺死的,父親很有可能也是他幻覺發作時殺死的......

這個念頭不斷衝擊着他的神經,葉瞳表情猙獰扭曲,像是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就在他即將崩潰之際,他的雙眸忽的閃過一絲青光。

隨即他的表情不再痛苦掙扎,取而代之的是病態的堅定:「怪物都得死!怪物都得死!」

他不斷重複着這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停屍間。

他甚至忘記看父親最後一眼。

……

搭乘電梯葉瞳回到一層,電梯門打開那一刻,數個槍口對準着他。

五名調查員舉着槍將電梯半包圍,在其後是保安隊長。

「陳隊,就是他偷走的攝像頭!」保安隊長根據監控熄滅的順序最終鎖定到這裡。

「葉瞳!」

被叫做陳隊的調查員,在看到所謂的喪盡天良的惡賊竟是葉瞳時震驚不已。

他認得葉瞳,當初葉家慘案就是由他負責,葉瞳也是他親手逮捕的,可他萬萬沒想到對方逃出精神病院後,竟然來到治安署自投羅網。

「葉瞳,你冷靜點,先雙手抱頭!相信我,我保證沒人傷害你!」陳文傑擺了擺手示意同事把槍放下。

其餘幾位調查員互相對視了一眼,慢慢降低槍口,但他們並沒有放鬆警惕,畢竟在他們面前的不是普通高中生,而是謀殺父母的精神患者。

「葉瞳,你先出來,雙手放在頭頂。」見其沒有動作,陳文傑繼續勸說道。

眾人目光都集中在電梯中的葉瞳,有冷漠,有警惕,有疑惑,有敵意……

「嘿嘿嘿,有怪物!」葉瞳雙唇微動。

「你冷靜點,你看到的都是幻覺,被別眼前的假象欺騙了,我們都是保護你的人!」

陳文傑見其狀態很不穩定,扭頭對同事使個眼色。

後者與其對視一眼後點了點頭,將槍收進腰間,起身繞了一圈從電梯視野死角慢慢接近葉瞳。

終於在拐角處他停下了,並對陳文傑比了ok手勢。

「葉瞳,別害怕,我們往後撤點,你先走出來!」陳文傑嘴上說著,手則在下面打着手勢。

可沒等他做出行動的手勢,那調查員就擅作主張撲進電梯,他速度很快手腳也很乾凈,看其動作就能看出是一位十分老練的調查員。

他一把抓住葉瞳的左手臂將其反扭到背後,捏住其脖頸死死按在電梯牆壁上。

只是一眨眼功夫他就將葉瞳給牢牢控制住。

「小娃娃,你還嫩了點……」

他正要訓說葉瞳,卻只聽「咯嘣」一聲,緊接着他感覺到右手束縛的肩關節突然空虛。

沒等他反應過來,葉瞳已經扭着脫臼的胳膊半轉身,另一隻手從他腰間拔出手槍。

「砰砰砰!」

突如其來的三聲槍響,原以為被控制住的葉瞳竟然從老練的調查員手中把手槍奪了過去,眾人皆是始料未及。

隨後電梯門開啟關閉,眼見葉瞳就要逃之夭夭,其餘兩位調查員都是將槍口對準了他,準備射擊。

「等等,老王沒中槍。」陳文傑大喊道。

二人聞言皆是一愣,仔細看去,果然在葉瞳身前的調查員身上他們並沒有發現彈孔和血跡。

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傷亡,他們沒有選擇開槍。

而就在幾人猶豫之際,電梯門關上了。

「上二樓!」陳文傑喊道。

三人跑到二樓後,電梯門是開着的,王調查員癱坐在電梯口,手槍又回到了他手上,只不過它早已扭曲變形。

他眼中儘是自責的悔恨之意,伸出手有些頹廢的指着走廊盡頭方向。

幾人趕過去一看,走廊盡頭乾淨的牆壁上,出現一個直徑半米左右的空洞,葉瞳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看着漩渦空洞,陳文傑臉色難看嘆息道:「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葉瞳和他父親都是非凡者,不,葉瞳是神志混亂的夜鴉!」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刑事案件了,這裡你們處理,我要把情況上報!」

待到陳文傑回到一樓時,他才注意到,有一位調查員早已倒在血泊中,那人雙目圓瞪,臨死還在盯着電梯的方向,死不瞑目。

原來早有人中槍,而不是葉瞳打偏了。

剛才他們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電梯那裡,並沒有注意到這邊。

可讓他想不通中槍的人,為何不是捉拿葉瞳的老王,而是他們身旁另一位十分不起眼的調查員。

葉瞳為什麼偏偏挑中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