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攻略白月光
重生後我攻略白月光 連載中

重生後我攻略白月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靈非那個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離 陳訣

一朝丞相之女沈離在遇到九皇子陳訣後,兩人的命運就被陳訣的一塊有法術玉佩緊緊牽在一起,上一世沈離沒有得到一個好結局,入宮為後卻慘死在冷宮裡
而那塊玉佩怎能允許自己親自拉的CP結局不好呢,當然是重新給女主一個機會重來一世,於是沈離便獲得一次重生,在這一世千方百計攻略陳訣,不僅是完成自己的遺憾也是不負玉佩月老的期望,只是…當沈離用盡心機接近陳訣時,陳訣卻是想法設法拒絕沈離,這怎麼和我預想的不一樣?沈離只覺得這條追夫之路真是千難萬阻…展開

《重生後我攻略白月光》章節試讀:

第2章 悸動


「好了,打住,你趕緊回家換衣服吧,待會着涼了你這個女俠可就不能行俠仗義了。」

小女孩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用手提起衣服的一角,雖然擰乾了一些水分,已經被完全浸濕的衣裙還是很有重量,嘴角就拉下來了。

她那雙滴溜溜的眼珠子轉了幾轉,臉上突然就綻放出了驚喜的笑容,然後便走到樹林外太陽曬得到的地方找塊平地便盤腿坐下了,再將自己青藍色的裙子鋪開,純然像一朵綻放的花。

最後還向呆坐在樹林里的少年招招手。

少年帶着疑惑起身,再慢慢走向小女孩,停在她的面前,「你這是做什麼?」

「晒乾衣服啊!我坐在太陽底下,把裙子鋪開,太陽照着我,我的裙子就可以晒乾了。」小女孩將手肘支在自己的雙膝上,雙手捧着自己的圓圓肉肉的小臉蛋,眼睛彎彎的笑着。

「誰教你的這樣做的?」少年一臉不可置信的望着小女孩。

「我自己想的,我聰明吧?」

「笨蛋,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着涼的!你是衣架子嗎?還自己晒乾衣服!真是笨蛋!」少年加重了語氣,也加大了音量,正色的說教着小女孩。

小女孩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眼神無辜,抿着自己的嘴巴,「我就是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才會這樣做嘛,幹嘛那麼凶啊。」

少年看着小女孩將裙擺收起來,又轉過身去背對着自己,頭耷拉着。

兩人就這樣僵持着。

「我才不是笨蛋,你才是笨蛋!連玉佩都拿不出來,你才是笨蛋!」小女孩突然轉過頭來鼓了少年一眼,又轉回去,繼續用雙手托着自己的下巴。

少年本來就在想着怎麼打破這個局面,被突如其來的這句話搞得有點氣惱,但是又被氣笑了。

怎麼還有點可愛。

「好了,我的錯,我不該用那種語氣跟你說話,我們和好吧。」少年蹲下來,手輕輕拍了一下小女孩的肩膀。

小女孩卻是避開了少年的手,將屁股挪到了旁邊的位置,繼續生悶氣。

我才不要理你。

少年看着這個舉動,手扶了一下額,從小在皇宮長大,身為皇子,沒有人會違背自己的命令,沒有人會同自己置氣,所有人都是看臉色行事。

宮裡的生活便是早上醒來有排滿的功課,身邊陪着的全是皇子和宮人,每天都要和其他皇子爭父皇的寵愛,伴隨着的還有數不盡的勾心鬥角。

如今倒是遇到了難題,遇上了皇宮之外的人,還是一個小丫頭。

少年也跟着挪過去,但是這次直接走到了小女孩面前,直盯着小女孩的眼睛,手握了拳又放開。

「對不起,我剛剛不該指責我的大恩人,我的語氣是硬氣了一些,但是我是在真心告訴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你會着涼的。」

小女孩抬眼看了一眼少年,這次是沒有再板着一張臉了,眼神也含有歉意,不錯。

「好吧,看在你這麼認真給我道歉,我原諒了,但是,你下次不許凶我了,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可以,你要好好和我說話,跟我講道理,你要記住,我是找回你這枚很重要的玉佩的恩人,所以,你也不許再罵我什麼笨蛋之類的了!」

少年聽着這段話,嘴角也微微上揚,「好,我知道了,我下次一定不這樣了。」

少年突然蹙了一下眉,誒,等等,怎麼哪裡不對,怎麼就有下次了?

「對了,小丫頭,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少年看着小女孩,才想起來居然連名字都沒有問。

「我叫陳訣,你呢?」

「嗯——,我叫,我叫女俠,你叫我女俠吧!」小女孩捂着嘴巴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我問的是你的真名字,我可沒開玩笑。」

「哎呀我知道,可是我爹娘不讓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別人嘛,他們擔心會有什麼麻煩。」小女孩一臉的不好意思。

「好吧。」少年看了看還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再抬頭看看天上太陽,「起來吧,小丫頭,趕緊回家換衣服。」

少年伸出手,小女孩也就順勢搭上他的手藉著力起來。

「那你呢?你去哪兒啊?」小女孩看着少年,眼神很快的瞥了一眼旁邊的河。

「放心,我不會再去河裡了,沒有玉佩可丟了,我也回家了,我出來太久了。」

少年無奈的看着小女孩,輕嘆了一口氣。

小女孩也聳了一下肩,「好吧,又嘴硬。」,說完還又偷偷瞥了一眼少年,確認他沒有聽見自己剛剛小聲說的那三個字,「那我就回家了哦。」

「嗯。」

「你明天還來這裡嗎?」小女孩期待的看着少年。

少年每次一小女孩那雙清澈的眼睛,都會覺得自己彷彿掉進了另一個世界,一個有着和這裡一樣環境,一樣幽靜的地方,但是只有他一個人,在安靜地站在原地。

「嗯,我明天還要來看我母妃。」

「那我明天又來找你玩哦!既然我們交換了名字,那我們就是朋友了,那麼我們就可以一起玩耍,我們可以一起逛集市,我們可以一起去打獵物,我們可以一起......」小女孩還在認真地扳着自己的手指數可以和少年干多少事。

「好了,趕緊回去吧。」少年趕緊打斷了小女孩的話,真是一刻也不消停。

「好吧,好吧,那我走了哦!」小女孩轉身準備走。

「誒,你會釣魚嗎?要不要我明天把魚竿拿來啊?」

前腳都準備邁出去的小女孩又轉身過來停在了少年面前,高興地看着他。

「不會,好了,趕緊走吧。」少年面無表情的看着小女孩,眼神里全是催促。

「好吧,那我走了哦。」小女孩再次轉身踏出了第一步,但是又再次轉身。

「別說話!」

「趕緊走!」

小女孩聽到這六個字後便直接轉身大步離開,還順道踢了幾顆路中間的石子,「哼!走就走!」

留下的只有一個氣鼓鼓的可愛的小背影。

直到看不見小女孩了,少年才轉頭向母親的小木屋走去。

只是少年也留下了從未有過的興奮和期待。

「王爺,皇后娘娘在冷宮。」

一句話突然打破這美好的回憶,上一秒還是寧靜平和的世界,下一秒又是冰冷的宮牆,陳訣看着那一堵一堵高牆,咬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隨後便熟練飛速的上馬,一手抓緊韁繩,一手握緊長劍。

「沖,擋我者,死!」陳訣聲音低沉着發出這句命令,便奔馬向宮裡跑去。

「沖!沖!沖!」身後的隊伍發的雷鳴的喊聲,與此時天空的雷鳴一起叫醒了整個皇宮。

騎着馬飛奔在皇宮裡,伴隨着劍起劍落的攻擊,不斷的人撲來,又有不斷的人倒下,本該集中精神在戰場上廝殺,但擋不住一幕一幕少時的場景又逐漸浮現在了陳訣的眼前。

還是那個少年,還是在昨日的河邊,頭髮被一根木簪束了起來,垂在腦後剛好掃到肩膀,穿着一身白色的便裝,腰間系著昨日找回來的那枚玉佩,雙手背在腰後,站的筆直,眼神放空,正眺望着遠處。

"嘿!"

少年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身子抖了一抖,然後轉頭看向旁邊的一臉笑嘻嘻的小女孩,「你走路怎麼都沒有聲音啊?」

「我是老遠看見你站在這兒,所以才悄悄走過來嚇你的。」小女孩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年,嗤笑一聲,「沒想到你不僅不會鳧水,還這麼不經嚇啊,膽子挺小。」

「我在認真想事情,肯定會被你嚇到啊,這和膽子小是兩碼事。」少年又開始正色講道理了。

小女孩看着認真為自己辯解的少年,於是點了點頭,眼神不斷瞄向別處,「是是是,你說的都對!」

「本來就是。」

少年將自己的頭微微抬起,眼神還挺不服氣。

「對了,我們今天集市玩吧,現在天氣變熱了,晚上可熱鬧了。」小女孩側身抬頭望着少年,兩隻小手握在一起前後搖晃,眼睛都在放光。

「嗯。」少年看了看小女孩,輕點了一下頭。

「好耶!」

小女孩高興地跳了起來,一把抓住少年的手就開始轉圈,「耶,終於有人陪我去集市了!」

「你放開我,我要被你轉暈了!」少年一邊跟着小女孩轉,一邊又說著不要。

「這樣才會更開心啊,哈哈——」

少年看着這個已經重影的小女孩,雖然很暈,但是卻也很開心,嘴角不由的上揚。

回憶的美好,突然被一陣痛感給驚醒,陳訣看着自己手臂上已經開始滲血的一道傷口,才回神過來。

「王爺,小心——」

身邊的士兵突然衝上來幫陳訣擋了一劍,看着陳訣手臂上的傷口,擔憂道,「王爺,沒事吧?」

「我沒事。」陳訣一邊用劍防守,一邊回答着。

「王爺,你別擔心,皇后娘娘會沒事的。」

「嗯,她一定會的!」

前面的路逐漸變窄,陳訣直接從馬上跳了下來,手起劍落,利落的處理掉每一個人擋在前面的人。

眼中,腦海里,已經被少時的場景佔滿,充斥着陳訣。

第五幕,少年和小女孩帶着動物面具在夜市裡走走逛逛,一會兒買糖葫蘆,一會兒買糖人,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在街上。

花燈一個接一個在行人手上晃動,也在墨色的河水中飄蕩着,一艘小船划過,碾破了這碎碎光亮,只見帘子突然被掀了起來,一個扎着青藍色髮帶的小腦袋探頭出來,接着一隻圓圓胖胖的小手指着外面掛着的花燈,臉上洋溢着笑容,隨後少年的頭也探了出來,兩人在嘰嘰喳喳的討論着什麼。

數不勝數,千奇百怪的花燈中,只有那一盞兔子形狀的花燈歡快地在跳動。

幽深僻靜的小路上,熒光點點,樹葉顫顫,少年背着已經熟睡的小女孩走在回小木屋的路上,小女孩一手抱着少年的脖子,一手還緊緊提着花燈,嘴裏還嘟嘟囔囔的說著什麼,少年也認真地回復着,只是說著說著,少年自己便笑了。

隨着第六幕映現。

小女孩拉着少年來到一片石壁前,石壁有一道裂縫,只是很窄,要側身才能進得去,小女孩先進去,隨後再轉過身對少年招招手。

少年也跟着進去了,走了一段路,眼前才又出現了光。

是另一個世界,這裡有一大片圓湖,湖邊有一棵很大的樹,而樹卻是橫長在石壁里,橫在湖面上。

小女孩趕緊跑到樹邊,便靈活的爬了上去,坐在樹榦上,兩隻手撐在樹榦上,腿還晃動着,「快過來啊!」

「你小心一點!」少年蹙着眉,緊張着說道。

「知道啦,很安全的,你快過來試試,可好玩啦。」小女孩對少年招了招手。

少年從石壁縫繞着湖慢步走,一邊走,一邊觀察這周圍的環境,比外面樹林還要幽深,但是很安靜,安靜到說話都能聽見回聲,到樹旁後,少年就走上樹枝,倒是很粗很結實,走了幾步便也坐在小女孩旁邊。

「這地方不錯吧,是我的秘密基地。」小女孩望着湖面,跟少年閑聊着。

「我第一次來這個地方,是游進來的,這片湖連着外面的湖,後來上岸後我才發現有另外的出路。」

「這裡好像只有我知道,因為這麼久了,只有我來這裡,哦對,你是第二個。」

「如果我爹娘罵我了,我就來這兒,自己跟自己說話,自己安慰自己。」

小女孩突然轉頭看向少年,「你呢?你有秘密基地嗎?」

「沒有,我的母親不允許。」

「哦,我又勾起你的傷心事了,對不起。」小女孩抿了抿嘴唇,望着少年。

「沒事,都已經過去了,過去的回不來,當下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少年也轉頭看着小女孩,兩人便對視了幾秒,本來就很安靜的地方,在沒有人講話時,這裡的時間就像停止了一般,空氣都凝滯了。

這次換做小女孩不適應了,她眨巴眨眼睛,眼神不自在的一通亂瞟,「嗯,那個,你什麼時候回去啊?我指的是你真正的那個家。」

「明天。」

少年依然直直盯着小女孩,似乎想要從她的表情里獲得什麼信息。

「啊!這麼快!明天就走啊?」小女孩的確給了他一個很大的反應,她那本就圓滴滴的雙眼睜的更大,嘴巴也跟着張開,但很快又嘟了起來,臉上也出現了遺憾和不舍。

但是少年卻笑了,嘴角上揚,「怎麼?捨不得我?」

「當然啦,你是我的好朋友嘛,你走了,沒有人陪我玩了。」小女孩將腿盤起來,一隻手支在膝蓋上,撐着自己下巴,望着少年,眼裡一片憂愁。

「沒事啊,你可以來京城找我玩。」少年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頭。

「對誒,我可以去找你玩啊!」小女孩突然坐起來,眼裡光亮乍現。

「誒,可是,這裡離京城好遠哦,我一個人可不行,我必須得跟爹娘一起才行,不然他們會擔心的。」

小女孩的腦袋又耷拉下了。

「沒事,等小丫頭長大了,就可以來找我啦。」少年還是溫柔的看着小女孩。

「那是不是快了啊?娘親說我到了嫁人的年齡就是長大,昨天姑姑還來我們家跟我娘說哪家的公子不錯,這是不是意味着我沒多久就要嫁人啦?」

「那這樣,我可以和我未來的夫君一起來找你啊!好主意!那我得趕緊回家跟我娘親說早點嫁人。」

說著說著小女孩就突然站起來,拍拍自己的裙子,準備回家。

少年一把拉住小女孩的手,抬頭望着她,臉上出現了一絲緊張。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