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孽徒,你都做了些什麼
孽徒,你都做了些什麼 連載中

孽徒,你都做了些什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頂尖少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御 蘇艾

【無系統、無套路、無節操、陽光男孩、腦洞、玩梗
】 重生第十四年,九州大陸修仙界開始舉辦升仙大會
從此修仙界畫風突變
只要是跟人沾邊的事,他是一件都不幹
師父蘇艾:楚御恐成修仙史上除我之外的最大毒瘤
宗門掌門:楚御師弟的出現治好了我多年的低血壓
宗門長老:楚御師弟這個人就像一團火,因為他又騷又黃
宗門弟子:楚師叔這人超好的,說話又好聽,還經常給我們畫大......本子,只要我們肯努力,明年他又能添一件新裝備
九州修士:楚御聽我說,謝謝你...... 楚御的好「胸弟」們:我與楚御是生死之交
楚御:那是個什麼姿勢?展開

《孽徒,你都做了些什麼》章節試讀:

第2章:有人能破此陣,我化糞池蝶泳


「可是師叔,你這樣不是辦法啊,就當我這個師侄多嘴,百年升仙大會招收弟子是九州所有前輩共同定下來的規矩,九州所有宗門都是如此。」

「今天已經是升仙大會的最後一天了,按照規矩,如果您沒有挑選到合適的弟子,宗門將進行隨機分配。」

「況且九州之外還有異族窺伺,像天劍峰這種稀有的劍修傳承簡直是對付異族最寶貴的頂級戰力,你現在這樣,真是......真是......」

真是暴殄天物。

李逸風不敢說出口。

蘇艾見這個比自己還要大一些的師侄又開始一本正經的說教,心中也是有些不耐煩了。

她自家人知自家事。

「師侄你是知道的,我偌大的天劍峰現在窮的連我自己都養不活,哪有散碎銀兩養個白嫖的徒弟?就算偶爾發俸祿,但是有那個錢,我下山找**妹子們交換體......喝酒賞月難道不香嗎?話說師侄,我下個月的俸祿什麼時候發?」

真是被帶溝里去了。

蘇艾不禁想起了那個紅色身影,還不忘豎了個中指。

李逸風:「還敢提俸祿的事?你的俸祿都已經預支到300年以後了好不好!」

李逸風吐槽。

「真的嗎?我好歹是化神境修士,壽命少說也有千年,掌門師侄,請把我餘下700年的俸祿一併發給我。」

李逸風只覺得一陣頭大。

他這個師叔可以說是天雲宗8000年以來最大毒瘤了。

看來回去要把招收弟子的規定改一改。

不僅要對資質進行考核,就連人品和節操也一定要完完整整的考核一遍。

要不然再出一個這樣的,天雲宗還是趁早解散得了。

「師叔,我現在好歹也是一宗之主,如果您今天還不能收個徒弟,按照祖師留下的規定,今天過後我會挑一個資質人品俱佳的新人弟子來天劍峰拜師,沒有例外的。」

李逸風軟的不行只能來點來硬的。

蘇艾聽到這話,立刻說道:「師侄啊,其實我不收徒弟也是為你好。」

看着李逸風一臉的不信,蘇艾又解釋道:「師侄,你現在既然貴為一宗之主,總要在宗門弟子面前保持威嚴的,而我如果收個徒弟,別的不說,到時候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卻輩分驚人,和你平起平坐,張嘴閉嘴就叫你師兄,甚至你那些徒子徒孫幾百歲的人見了她還要磕頭行禮,這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這句話李逸風聽進去了。

甚至回想起多年之前自己還是弟子的時候,見着剛入門時候十四五歲的蘇艾直接坐在一眾宗門長老旁邊,而他還要跪下行禮的場景。

這還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這個小祖宗剛來的時候還軟萌軟妹的,但是百年之後竟然成了這副無節操的模樣。

她這無法無天的性子怕是也是在那時候養成的。

李逸風想到這不自覺的汗流浹背,這要是再養出一個祖宗......

蘇艾看到李逸風動搖,心中一喜,立刻趁熱打鐵。

「師侄,其實師叔我也不是不收徒弟,剛剛我還去聚仙城轉了一遭,但是我劍修一脈不同尋常,對天賦資質的要求極高,反正這一屆的弟子中沒有一個是我看得過眼的。要是為了應付規矩隨便招幾個人,到時候不說引劍入體了,到時候怕是連融合劍意都做不到。到了那個時候,劍修修不成,其他職業也不能練,整個人怕是都要廢了,那不就是純純的誤人子弟?」

蘇艾直接將自己偷偷擅離職守跑出宗門去合歡宗看妹子的事說成了去外面尋找合適弟子。

李逸風知道蘇艾這話倒是不假,劍修確實是對修鍊者要求極高,但是也沒有蘇艾說得那麼離譜吧......

「而且師侄你也看見了,我也在天劍峰布下了簡單試煉,只有從雲夢山腳下一路通過試煉到達天劍峰才符合我的收徒條件,但是現在沒有人通過試煉,我能有什麼辦法?」

李逸風直接翻了個白眼,這個師叔簡直太能胡扯了。

「簡單試煉?你指的是天劍峰外的誅仙劍陣嗎?」

李逸風繼續吐槽。

蘇艾點點頭,說道:「沒錯啊,我就是通過了誅仙劍陣的考核才上得天劍峰的,有什麼問題嗎?」

李逸風實在聽不下去了,當年蘇艾上山的場景他可是歷歷在目,說道:「師叔,當年的玄劍師叔祖感覺自己飛升在即,所以只在劍陣之中設下一道考驗,只要資質符合劍修最低標準就能通過。」

「而你布下的劍陣,第一關問心劍就不說了,考驗資質與勇氣,這無可厚非。第二關天誅劍,進入其中要是沒有大智慧、大毅力,只憑藉一些小手段,根本就是非死即殘的結果。第三關就更離譜了,直接利用劍陣設置了一個涉及因果律的幻陣。就算真有人僥倖沒有崩潰在裏面,闖過來了,你第四關你直接讓劍靈十月白鎮守在天劍峰山門口,還美其名曰用來平衡漏洞,實際上就是為了人為操控結果,你以為我不知道?」

「所以說師叔,你這樣做到底是收徒弟還是殺徒弟啊?」

「師侄啊,你是不是也覺得我布置的試煉有些巧妙?雖然整體沒什麼太大變化,而且還被我稍微改良了一些,這樣篩選出來的弟子不論智商、情商、天賦、樣貌、才華、悟性等都是當世一流,這樣的人才配當我天劍峰的弟子。」

看着自己的話被對方當成了恭維,對方還一副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態度,李逸風氣的幾欲吐血

還能不能要點臉了?

「改良?你是指把入口都隱藏起來的事嗎?甚至連本門弟子找了一個月都沒找到?」

「嘿嘿嘿。」

蘇艾笑了笑,看起來對這件事十分得意。

李逸風心裏氣啊。

「旁的不說,就算不隱藏入口,能過這試煉的整個九州升仙大會中怕是也挑不出五個來。這樣的天才弟子哪個不是早已經被各大宗門提前預定好了的?還輪到咱們把試煉入口都隱藏起來讓人找不到?」

「對啊,你也知道這樣的弟子都已經被各大門派提前預定了,所以你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為什麼咱們天雲宗就預定不到?有這樣的弟子你給我,我能不要?」

啊?這?

這也能成為你甩鍋的理由?

實際上天雲宗今天還就真收了一個天才弟子。

據考核長老讓弟子回報,這位天才弟子還是個女弟子,穿着一身紅衣。

但是這種機密李逸風發誓,堅決不能告訴蘇艾這個宗門毒瘤。

李逸風心中無奈,按輩分,畢竟對方是自己的師叔,即使自己是掌門,收徒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硬來的,說道:「師叔,你確定不破此陣絕不收徒?」

蘇艾十分肯定的說道:「沒錯。」

李逸風見蘇艾態度堅決,只能無奈說道:「師叔,我們天雲宗雖然位列蒼雲之首,但是也架不住你這樣的挑挑撿撿,而且你這個陣法根本就沒人能夠破解。」

蘇艾無所謂的說道:「有啊,太遠的就不說了,咱們蒼雲州至少還是能挑出三五個的。」

李逸風直接嘲諷似的說道:「你還知道別的門派有弟子能破解,但是在整個蒼雲州,天劍峰近百年早就是出了名的爛,這些天才弟子更是避之不及。」

「要是有這樣的弟子來闖你的誅仙劍陣,我給你表演一個高空倒立跳化糞池外加蝶泳。」

蘇艾根本就不在乎李逸風到底激動不激動,說道:「別說你化糞池蝶泳了,有新人弟子能破此陣,我戒嫖戒賭都行。」

話剛說完,兩人似乎同時有所感應,回頭看向了天劍峰的山門口。

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走上天劍峰,正一步步向著滿眼迷茫的兩人走來。

「勞駕,隱藏關獎勵在哪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