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初代起源
初代起源 連載中

初代起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想去天上飛 分類:都市

標籤: 想去天上飛 方與 都市

如果人類有一天消失在茫茫宇宙中,空曠寂靜的星空下是否能回蕩起整個種族璀璨的文明
起源與歸宿的詢問,誰能給出答案?展開

《初代起源》章節試讀:

第2章 太華山


初秋早晨,街道上的行人亦是往來不絕,多數都是騎着和方與同款電動車上班的打工人。白霧瀰漫在梧桐葉掉落的街道上,來去的人們神色自若,夜晚的紅塵煙火動人,清晨的鳥鳴也能靜心。

星河時代宏觀下的定義,基礎的東西卻並沒有很大的改觀。

方與白色電動車上面的趙得柱估計還沒睡醒,耷拉着耳朵趴在方與腳下閉目養神。就連一直在旁邊叫二狗子的謝行也沒搭理。

旁邊的謝行見狀突然就來了興趣。

「趙得柱一定是昨晚去補習功課了,看它萎靡不振的樣子。」

謝行的被動天賦之一就是猥瑣,突出表現在他開口說話的時候。怎麼說也是一米八左右的朝氣青年,開口卻總是有一種若有若無的「深意」。

方與並沒有接話,只是看了看謝行鼓起的背囊,皺着眉頭問道:「你都準備了什麼,用得着這麼多嗎?」

謝行被方與的話突然打開了思路,「那我準備的可太充足了,兩台便攜式天文望遠鏡,野營的簡易帳篷,一天的水和食物,趙得柱的狗糧,怎麼樣,不錯吧?」謝行說著拍了拍背囊。

「不過有一樣東西你可是怎麼也沒想到的」

「什麼?」

「衛生紙,哈哈。吃喝拉撒,算無遺策!」

謝行又是經典嘿嘿一笑。

方與有點接不上這話,只能感慨不愧是商業巨子。

……

二十多公里的路,電動車四十分鐘左右的旅途。

慢慢遠離城市之後周圍的行道樹變得茂密起來,車輛逐漸變少,偶爾的海風會拂過樹梢,發出沙沙的輕響。兩個少年再加上一條大黑狗,電動車在跨海公路上靜謐的行駛着。

奔赴一場奇妙的盛宴。

這是最後一段路途,走過這橫跨滇南池的公路,前面就是太華山。

……

滇南池之西,宛如地龍高卧之地,連綿起伏的山脈上自有一峰立於絕壁之上。

於此山上可視群星漫斗,下可觀八百滇池,正是太華山。

依山傍海,迎星送月。

周末的太華山還是挺熱鬧的,牙牙學語的嬰兒,或者是鬚髮皆白的看着都是隨處可見,俊男美女更是成雙成對。

看的謝行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這小子熟人面前口嗨隨性,生人面前可是表面拘謹的很,以至於基本沒有戀愛史。

兩人把電動車停到保管站之後,帶着趙得柱走向了一家最近的早餐店。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謝行帶的乾糧只能中午和晚上吃,現在還不能用。

方與幾個包子一杯豆漿下肚,看了一眼正吃的舌頭亂舔的趙得柱,又給它扔了幾個饅頭,趙得柱尾巴又像電風扇一樣搖起來了。

外婆去年送給方與的小土狗,一年的雜食吃下來,不但長大了許多,一身黑毛更是又滑又順。可稱為狗皮大衣首選供應商。

謝行吃東西比較斯文,吃一口包子嘴角沾了點油也要拿紙巾擦一下,幾個包子沒下肚,紙巾卻有一小堆了。

又是十分鐘過去,謝行摸了摸撐起的肚子才牽着趙得柱出來。

太華山最近被開發成景區,寵物一般是不會讓上山的,不過今天方與他們要走的是沒被開發的小路,這個說法自然不會成立。

至於帶上趙得柱,也是有大用的,上次學校春遊方與意外脫離隊伍迷路,不知道在山上暈頭轉向走了多久才被搜救犬找到。

趙得柱也算是犬吧,萬一指南針不管用,就靠它識路了。

太華山三面蜿蜒橫連山脈,只有東面絕壁,朝向滇南池。從山腳到山頂三十公里左右的距離,兩人雖說年少力壯,但帶着那麼多物資,想要登頂也要吃點苦頭。

旅遊規劃的路線自然有觀光車可以省力,卻與他們的路線不同。簡單休息了一會兒,兩人帶着行李便沿着一條小道向山頂出發了。

太華山山勢連綿而上,初期的坡度不算陡峭。兩人一狗的腳步規矩的行走在茂密的叢林中,陽光穿透層層樹葉只有斑駁光線落在兩人身上。

趙得柱平時搖晃的尾巴也收了起來,只是乖乖的跟在方與後面。偶爾會有幾聲叫喚,在叢林中也被風吹樹葉的沙沙聲蓋過,無言的靜默籠罩着這片太華山的角落。

兩人登山所選的路線並不是荒無人跡的原始區,沿途依稀能辨認前人走過的痕迹。只是年深日久,風雨侵蝕下只能模糊的看到前路。

就算如此,兩人行進的步伐也並不慢,正午時分,接近走了三分之二的路。

謝行卻終於忍不住一聲抱怨,「早知道就不來了,這山路走起來真不一樣啊,我腳都起泡了!」

「吃點東西休息一會兒吧,剩下十公里左右坡度就上去了,路更不好走。」方與也沒講究,靠着一顆松樹就坐了下來,轉頭從包里拿出一個便當給謝行遞了過去。

謝行帶來的背囊上山十分鐘就給了方與。

「還是方與你精壯啊,到現在只有一滴汗都沒有,是不是背着我去學習了?」

謝行一把打開便當,咬着一塊肉口齒不清的說著段子。

「老師們教的東西果然博大精深啊,還能鍛煉體力呢?」

說著挑了一塊最肥的扔給在一邊吐舌頭的趙得柱,「吃吧,二狗子,等會兒記得撒泡尿,可別找不到回去了。」

現在距離日落還有六七個小時,登頂五個小時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觀星,剩下的時間就要坐觀光車下山了。

過了晚上八點,所有的遊客就必須要下山,觀光車也停運了。至於趙得柱,坐最後一班車,沒有遊客的情況下,給它買張票,司機也不會說什麼的。

方與心上簡單規划了今天的行程,再想了想,也沒有發現什麼遺漏的東西,便不管其它,低頭吃起了便當。

一旁的趙得柱早早吃完了狗糧,在吧唧吧唧的喝着水。可能是吃飽喝足的原因,又趴在地上搖起了尾巴,地上的枯葉被它掃的嘩嘩作響。

十五分鐘以後,兩人一狗收拾好東西。方與開道,謝行拄着一節木棍,牽着趙得柱,再次向著幽深的密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