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間不值得,地府鏟屎官前來報道
人間不值得,地府鏟屎官前來報道 連載中

人間不值得,地府鏟屎官前來報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西柚小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浪漫 現代言情 白譜

【萌寵+懸疑+輕鬆搞笑+單元性故事】 小學體育老師吳浪漫意外被閻王老爺招為天地寵物店店長,本以為可以免費盡情吸貓擼狗! 沒想到卻卷進一個又一個懸疑事件! 在寵物店小夥伴的幫助下,她逐漸成長為可以獨當一面的優秀鏟屎官! 吳浪漫:「閻王老爺!本店不支持賒賬!放下你手中的小奶貓!」展開

《人間不值得,地府鏟屎官前來報道》章節試讀:

第6章 金毛鬼魂


李瀟瀟見我神色凝重,以為我是昨天被砸傷有什麼後遺症,連忙用手背摸我的額頭。

我讓她不要擔心我,隨即把剛剛看到大狗鬼魂的事情說了出來。

「曉軍的背上趴着一條大狗?」李瀟瀟的眼睛瞪得老大,顯然沒想到我真能看到鬼魂。

「嗯嗯,曉軍說他養過一條小狗,但現在趴在他身上的卻是大狗的靈魂。」

「浪漫,曉軍的身上沒有傷口,但卻出現了狂犬病的癥狀,這會不會和那隻大狗有關?」

李瀟瀟的話提醒了我,這確實太巧合了,而且活人長期和鬼魂待在一起也不是什麼好事。

我尋思着,如果曉軍的狂犬病和那條大狗靈魂有關,這就涉及寵物靈魂的靈異事件了。

那我們天地寵物店必須得管!

「瀟瀟,我先走了,今晚我們會去調查一下曉軍的事情。」

沒等李瀟瀟回答,我已經揣起了手機走出了辦公室。

在回家的路上我給白譜打了個電話。

「喂?吳店長有事嗎?」白譜沉穩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

「白大哥,我發現了一件有關寵物靈魂的怪事。」

我簡要給他講述了劉曉軍的事情。

電話那頭的白譜沉思片刻後說道:「這隻大狗鬼魂我們必須想辦法解決,不然它長期跟在活人身邊,也會削弱你學生的陽氣。」

我意識到事情的確有些嚴重,便和白譜約定今天晚上九點就到寵物店集合。

時間一晃就來到了晚上,我洗好澡準備換一身新衣服去寵物店。

一眼瞟到了被我丟在角落的那套黑白蕾絲女僕裝,是我今早脫下來就隨便丟在地上了,此時我拿起來想要看看到底是哪裡破了。

臀部上果然破了一個非常大的洞,這可有點不妙啊這個位置…

越想越想我的臉像火燒一樣滾燙。

肯定是昨晚和溜溜煤打架時被我撐破了!

我心裏一陣心痛,這套衣服可花了我三百塊大洋,結果只穿了一天就破了。

而且一想到昨天被白譜看光的尷尬,就再也不敢穿裙子了。

我媽給我取的這個名字也真是好,吳浪漫,這不天生對浪漫可愛的東西過敏嗎?

無力地搖了搖頭,我又換上了那套紅白相間,胸口寫着「中國」兩個大字的運動套裝,還是這種風格最適合我。

我租的房子就在小學旁邊,自然也離寵物店很近,走路沒有十分鐘我就已經到了店門口。

白譜也已經站在店門外等着我了,他還是穿着昨天那件白色的棉質襯衣,手上還帶着一串古樸的手環,一臉平淡地擺弄着寵物店門口的盆栽。

「白大哥,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咱們快進店吧。」

白譜點點頭,跟着我進入了寵物店。

我們先查看了溜溜煤和青雲的情況,兩隻小貓咪正呼嚕嚕睡着覺,昨晚給他們準備的貓糧也都已經吃了一大半。

我拿出手機,將王主任晚上發給我的醫院診斷證明給白譜看。

劉曉軍果然是狂犬病,而且進入了發病期,可能時日不多了。

我們的心情都有些沉重,這個孩子才剛剛上二年級,花一樣的年紀卻只能躺在病床上等待着死亡。

而且一想到今天下午劉曉軍父母對他的態度,不僅隨意打罵孩子,就連孩子身體上的異樣也沒有發覺。

我嘆了口氣,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

「店長,你也不要太難過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曉軍這一生遇到這樣的父母,說不定早點解脫對他而言是好的。我們現在還是去調查清楚這件事,如果真的那隻鬼魂有關,就不可以再放任它害人了。」

我點點頭,現在既然那隻狗在曉軍身上,我們就先去醫院把它抓住。

跟王主任通過電話後,白譜開車奔向了市兒童醫院。

來到醫院的住院部,劉曉軍的父母都在病房門口,此時那個嚴厲的母親已經跪倒在地上,哭得像個淚人。

身旁的男人也偷偷抹着眼淚,他看到我和白譜走了過來,趕緊將地上的女人拉了起來。

「吳老師,今天下午多虧是您發現了曉軍的不對勁,但醫生說我們來得太晚了……現在只能看有沒有奇蹟出現了…」

男人哽咽着,又看向病房的方向。

我們順着他的目光透過玻璃看見劉曉軍渾身插滿了管子,被綁着躺在床上,為了防止他發病傷人,他的手腳都已經被捆住。

白譜壓低聲音對我說:「床底下趴着的那個黑影就是你今天看到的大狗吧。」

我定睛一看,果然是它!

晚上的陰氣較白天更重,這團鬼影也比我下午看到得更清楚!

這條大狗應該是一隻金毛,他耷拉着耳朵正慵懶着舔着爪子。

可能是感受到了我們炙熱的目光,它居然咧開嘴角,露出了輕蔑而又詭異的微笑,便一提溜起身從病房的窗戶跳了出去。

白譜的反應也非常快,他看到金毛從窗戶逃走,便立刻從安全通道下樓去追它。

我簡單安慰了劉曉軍父母兩句,也跟着白譜一起衝到了一樓。

出門後我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朝着住院部後門方向跑去。

等我追到樓後面,卻只看到白譜一個人蹲在地上。

「白大哥!抓到它了嗎?!」

「沒有,這隻金毛鬼得很,它從小路逃跑了,不過我在它身上留下了追蹤符籙。」

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八卦盤,手指輕點一個小六壬,就算出了金毛逃跑的方向。

「走,咱們開車去追它,他已經離開醫院了。」

一路上白譜一直看着八卦盤的變動,七拐八拐我們來到了市區東邊的廢料廠。

廢料廠里堆滿了東西,車子已經無法再向前進了,我們只好下車步行前往八卦盤指的方向。

越往廢料廠的深處走,一摞摞廢舊輪胎整齊排列在一起,一條只能容納一人的小路出現在眼前。

「我的法器指引就到這了,咱們四處找一找吧,一定注意小心謹慎!」

我點點頭,和白譜兵分兩路開始尋找金毛的蹤跡。

我往小路的右側看去,盡頭擺着一個破舊的皮沙發,沙發里的棉絮從破口中露了出來。

走過去仔細在沙發旁翻找了一下,我發現棉絮中夾雜着很多狗毛,居然還有一些糞便在周圍。

說明這個廢料廠里除了金毛鬼魂,還有活着的小狗。

「店長,咱們追丟了。這個廢料廠里的路線太複雜了。」白譜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對我說。

「白大哥,你看這些狗毛,看起來和那隻金毛的很像,它的家人會不會也生活在廢料廠里。」

「嗯,確實很像!誒對了,你之前是不是說過,劉曉軍之前養過一條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