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爸比,媽咪這個殺手不太冷
爸比,媽咪這個殺手不太冷 連載中

爸比,媽咪這個殺手不太冷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葉非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斯傲 現代言情 聶一涵

大學畢業當天晚上,聶一涵被林薇兒算計貞潔不保,還和弟弟被趕出林家
五年後,聶一涵攜三個萌寶回到A國生活,也為了執行某項任務
怎料剛回到A國的第一天,三個萌寶就救下了一個身受重傷的男人,還讓他在家裡養傷,最後居然還稱呼起了爸比,差點沒把聶一涵氣暈
她一個神偷兼刺客,身價少說也有幾億的人,竟然要和一個男僕共度餘生??展開

《爸比,媽咪這個殺手不太冷》章節試讀:

第7章:這裡已經容不下你們了


「冷少爺,我再也不敢了!請您放過我吧!」男人看到周圍的環境,被嚇得不停沖冷斯傲磕頭,他面前是懸空的,低頭望下去,大廈下面是坑坑窪窪的水泥面,他只不過給冷斯傲下媚葯,想讓冷斯傲成為自己妹夫而已,可不是失敗了嗎,冷斯傲這都要計較啊?說好的是兄弟,怎麼翻臉比翻書快?

「我這個人向來公私分明,相信李少爺也和我一樣吧?」冷斯傲俯瞰着求饒的男人。

「是啊是啊,冷少爺您所希望的也是我所希望的!」男人連連點頭,如果不這麼做他會死得很慘吧?

「那我就放心了。」冷斯傲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男人脊背發涼,冷斯傲這句話什麼意思?他怎麼聽着不太友善?

冷斯傲點燃一根香煙,抬腿就將男人從頂樓邊緣踹下去了。

「啊!」

男人失重的往下方墜落,凄厲尖叫聲響遍此地。

「喂!傲你……」賀瀟跑過來想救下男人,還以為冷斯傲要殺了他,結果看到他並沒有摔下去,胸口綁着的麻繩讓他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救……救命啊!」男人害怕得已經尿褲子了。

冷斯傲叫兩個黑衣人把男人拉上來,再將他扔下去,如此反覆幾次,他很快就昏死過去了,面色慘白如紙。

「傲,差不多得了吧!」賀瀟看着奄奄一息的男人,認為冷斯傲玩得有點過了啊,人家給他下媚葯了也沒得逞啊,他是有多小氣?

「巴掌不打在你臉上你當然不知道有多疼!」冷斯傲不以為然,把煙蒂扔往地上就走了。

賀瀟翻了個白眼,是是是,冷斯傲說的都對,可以了吧?

兩個黑衣人扔下男人跟上冷斯傲。

賀瀟走出大廈問冷斯傲:「冷少爺現在我們可以回M國了吧?」

「嗯。」冷斯傲悶哼出聲。

林家。

「啪——」

聶一涵剛回到家就被養父狠狠扇了一巴掌,站不穩的情況下,她險些沒摔倒在地。

「姐姐!」聶一楠衝過來扶住腳步趔趄的聶一涵。

「我沒事。」聶一涵強顏歡笑,推開了聶一楠,不想讓他擔心。

「你看看你乾的好事!」養父生氣至極的把報紙扔到聶一涵的面前。

聶一涵看着地上的報紙,有關她的新聞在頭版頭條的顯眼位置,這才多久,就登上報紙並印刷出來了?她目光望向雙手環抱在胸前的林薇兒,心裏百分百肯定這其中是林薇兒在用錢推波助瀾吧?

林薇兒露出歹毒的笑,這下聶一涵是黃鱔上沙灘不死也一身殘了,還好她叫報社先印刷出一份報紙來,不然她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聶一涵死翹翹的樣呢,她父親給的一巴掌算輕的,接下來一定是叫聶一涵和聶一楠滾蛋吧?

「你給我滾出這個家!帶上你弟弟!這裡已經容不下你們了!」養父用厭惡的語氣趕人,他還以為聶一涵在做什麼高工資的兼職,沒想到居然在賣身,自己走歪路也就算了,還要影響別人,這下他公司的股票非下跌不可,都是因為她這個掃把星。

聶一涵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倒是聶一楠,她看他很是傷心不舍的樣子,他和她不同,一直都在渴望一個家,把養父母當做自己的親生父母,為了看到他們的一個笑容,拚命的學習,只為考上一所好大學,讓他們從心底里接受自己和她。

「老林,就這樣讓他們離開,豈不是太便宜他們了?聶一涵和聶一楠在我們家吃了十八年的飯,撫養費都沒算呢!」不同意的養母話裡有話,聶一涵不是去賣身么?憑她的姿色一定掙了不少錢吧?

林父皺眉,林母這句話什麼意思?聶一涵和聶一楠是他從孤兒院帶回來做免費傭人的孤兒,無父無母,向誰要撫養費?孤兒院院長?

「這十八年來林家的家務活都是我和我弟弟兩人包下,這又怎麼算先?」聶一涵瞪着林母,既然要算得這麼清楚,那就不要怪她了。

「你們不幹活還想白吃白住不成?」林母臉都快被氣歪了,聶一涵在她的印象里,是很怯弱的,怎麼這會跟吃了撞膽葯一樣敢頂撞她?

「那不就是咯!既然我和我弟弟沒有白吃你們的,那說明我們互不相欠兩清了!」聶一涵聳聳肩。

「你……你……啊!」林母被聶一涵氣得直跺腳,怒氣沖衝過來,抬手就一巴掌掄過去,她不信自己還治不了這死丫頭了。

聶一涵面對林母這一巴掌,猝不及防,要挨打了嗎?

關鍵時刻,聶一楠擋在聶一涵的面前,替她受下了林母這巴掌。

「啪——」

脆響的聲音伴隨着巴掌落在聶一楠臉上。

「一楠!」聶一涵查看聶一楠臉上的巴掌印,見林母的五個指印一個不落全印他白皙的臉上,她的眉瞬間擰成了麻花,淚**眼眶,「很疼吧?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要替姐姐擋下這巴掌?不知道姐姐皮糙肉厚不怕疼的嗎?」

「姐姐,我一點也不疼啦~」聶一楠嬉皮笑臉的,他一直都知道,當年林父要領養的人是聶一涵,因為她不願丟下他這個弟弟,林父無奈才將還在哺乳期的他一併帶回林家,這十八年來,她從沒讓他干過什麼家務活,什麼都搶着干,林家不再給他們一分錢,她也不讓他兼職,一個人扛下所有,導致高考失利,進了一所三流大學,從小到大,他從來都沒有為她這個姐姐做過什麼,現在,是時候他為她做些什麼的時候了。

「少騙姐姐了!」聶一涵笑不出來,儘管聶一楠訕皮訕臉的。

「姐姐,我們收拾東西走吧。」聶一楠雖然不舍離開這個從小長大的地方,可很無奈,林家人不待見他和聶一涵,再待下去只怕他們會趕。

「嗯。」聶一涵點點頭,她早都想離開這裡了,只是考慮到聶一楠不捨得離開這,所以她一直不提離開的事。

「聶一涵聶一楠,你們離開可以,但是要交這十八年的撫養費!」林母橫在樓梯口中間不讓聶一涵聶一楠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