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爆!小祖宗回京啦
爆!小祖宗回京啦 連載中

爆!小祖宗回京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黑狐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雲歸 柯星繁 現代言情

【『乖巧』小祖宗VS矜貴俊公子+架空世界+1V1】 陵京城柯家最近來了位小祖宗,砸了樓家三爺鎏金閣,毀了三爺的寶貝玉雕
樓三爺:「不過是幾塊石頭,寧寧若是想砸,多的是
」 眾人:聽說那玉雕是三爺耗費兩年時間尋得,又耗費兩年心血親自雕成的,寶貝得很
小祖宗去參加季家宴會,揍了人,又毀了季家花園
季先生:「不過是個花園,毀了再建便是,至於打人,寧寧下次記得喊保鏢
」 眾人:聽說那花園是老夫人最喜歡的,裏面的蘭花有市無價
老夫人:蘭花而已,寧寧送的,毀了就毀了,你們有意見? 眾人:這位小祖宗到底是何方神聖?! 柯家大少出來認領:家妹而已,不成氣候
某草帽老頭也跳了出來:愛徒而已,一般一般
後來—— 小祖宗跟着姐妹炸了陵京城,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喜提無數熱搜,被各家紈絝喊姐後,人不在娛樂圈,比娛樂圈人還要出名
某花花公子:你搶本少花邊頭條做什麼!那女星喜歡的是本少! 小祖宗冷漠臉:哦
眾人:來個人收了這小祖宗吧! 小祖宗::「誰敢
」 柯家大少一把拎起,「抱歉,家妹腦子有坑,還望各位多多--忍讓
」 眾人:……當然、當然
展開

《爆!小祖宗回京啦》章節試讀:

第8章 請吃飯


「你應該有樓卿白和季雲歸的聯繫方式吧?」柯星疏看向柯星繁,臭丫頭小臉緊繃。

「手機壞了。」柯星繁手指在車窗比劃,指尖的紋路清晰可見。

她把手機摔了。

「一會兒讓張特助給你送一個手機,把舊手機的電話卡取出來,自己**去,能聽懂吧?」柯星疏詳細解釋道。

「哦。」柯星繁依舊在車窗上比劃,嗓音清冷。

這不是常識嗎?

她哥為什麼覺得她不懂?

「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說話的時候記得客氣點兒。」柯星疏提醒道。以後他們不在她身邊時,她總要生活下去。

雖說柯家能保她一生無憂,但活在玻璃罐中,有什麼意思。

「嗯。」柯星繁鼻尖哼出一聲,聲音清晰。

柯星疏無奈,敷衍就好好敷衍,臭丫頭每次都認真敷衍,想揍她都找不到借口,誰教的她?

車子駛進柯家莊園,古風古韻的風格與季家莊園有很大區別。

進了客廳,柯星疏把柯星繁拎到餐廳,餐桌上已經擺上了幾盤溫熱的菜。

「先去吃飯,吃過飯去聯繫樓卿白的季雲歸。」柯星疏看向傭人,「開瓶酒。」

「好的,先生。」

柯星繁拿着筷子,慢條斯理,夾一筷子菜,就要發獃一會兒。

柯星疏晃悠着酒杯,忍不住懷疑他妹是傻子。

不過以前給她測過智商,高達160,嘖嘖,或許是天才多災吧。

一個小時,柯星繁終於吃完了飯。

「去花園溜達兩圈。」柯星疏吩咐傭人收拾桌子,指揮柯星繁道。

「哦。」柯星繁慢慢悠悠站起身,輕飄飄應了一聲。

好啰嗦。

想回北城。

「總裁,小姐,這是最新款的手機。」張特助拿着一個白色袋子,進了客廳。

柯星繁接過禮盒,清清冷冷的,眉眼間升起一抹不耐煩,卻還是禮貌道:「謝謝。」

不想聯繫他們。

不想。

柯星繁拎着袋子上樓,進了自己房間,打開袋子,裏面不僅有新手機盒子,還有她摔碎的舊手機。

一通擺弄後,柯星繁翻開微信,找到季雲歸和樓卿白的頭像,三個人拉了一個群。

[有吃藥:雲歸哥,卿白哥,要賠錢,賠多少。]

與此同時,季雲歸和樓卿白的私人手機彈出提醒。

柯星繁的話實在省略,如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倆很可能看不懂。

[。:寧寧,不用賠錢,你哥開玩笑的,那些監控也不值多少錢,寧寧別放在心上。]

總裁辦公室,季雲歸對着桌上的滿天星乾花,鳳眸中是淺淡的笑意,唇角輕勾,一字一句地斟酌着,打出這些話。

[樓:寧寧砸的只是幾顆破石頭,不值錢。]

樓卿白腳下踩着滿身鮮血的叛徒,白色金綉唐裝不染塵埃,凌厲的桃花眼染上幾分溫倦。

[有吃藥:監控系統幾乎全盤覆滅,砸碎的是和田玉玉雕。]

柯星繁繃著小臉,給他們送錢,都不要嗎?

好大方。

比她哥好,她哥好摳門。

[。:寧寧看着給吧。]

季雲歸不想計較,他對小姑娘蓄謀已久,不想算得太清楚,否則一點兒聯繫都沒有,他怎麼追小姑娘?

[樓:寧寧請哥哥吃頓飯吧,錢就免了。]

季雲歸:……這是個好主意。

[。:寧寧,給錢生分,改天請哥哥吃飯吧。]

[樓:呵!季少挺會爬杆子的。]

[。:承讓。]

柯星繁睫毛顫了顫,給錢方便,不想吃飯。

[柯:哦。]

季雲歸糾結了,這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樓:那就這樣說定了,後天哥哥帶你去吃飯。]

季雲歸鳳眸閃了閃,手指輕敲手機鍵盤。

[。:一起。]

[有吃藥:哦。]

柯星繁皺了皺眉,把手機隨手扔到桌子上,清脆的聲音響起,柯星繁抿了抿唇,拿起手機,沒碎。

下午,柯星疏去了公司,偌大的莊園只有柯星繁一人,她換了短衫短褲,光着腳,手上拿着一把小鏟子,翻動花園的空地。

柯星繁蹲在地上,白皙的小臉兒薄紅,眸子晶亮。

傭人們站在不遠處,身旁是水壺水杯等,手上掐着一個鬧鐘。

「得虧柯小姐生在了這樣的家庭,吃飯喝水都有人追着喂,這要是我閨女啊,管她吃不吃,餓了自然就自己找飯了。」

一個年齡稍大的傭人盯着柯星繁的背影,吊梢眼不屑,臉上泛着尖酸刻薄,說道,「就是慣的。」

一旁盤着發的傭人笑了笑,沒搭話,人家主家樂意,願意養着,她們這些外人說什麼閑話。

「你家閨女今年考上陵京大學的金融系了吧?吊梢眼」傭人低聲八卦道。

「嗯。」

「這多好,以後出來掙大錢,不像小姐,就知道擺弄那些土,柯家這麼富貴,養出一個小農民來,呵。」

「別說了。」

「這有什麼,我聽說這柯小姐以前都不住在柯家,住在北城,估計是大先生和大夫人不喜歡,這才扔到北城去的。」

「不至於吧……」盤發的傭人反駁道,她不是沒看到先生對小姐的態度,吃飯喝水起床,先生就沒落下過,怎麼看都不像是不重視。

「肯定是啊,你沒見接這個小姐回來,大先生和大夫人都沒回莊園嗎?肯定是不喜歡。」

「叮--」

鬧鐘響了,「該叫小姐喝水了。」

盤發傭人止住了一旁傭人的話,她不太喜歡議論主人家的事,她也才到莊園半年,對莊園的事了解不多。

吊梢眼傭人翻了個白眼,「真是嬌氣,成天伺候這麼個祖宗。」

「小姐,該喝水了。」盤發傭人端着水壺上前,另一個傭人捧着一個盤子,上面放着精緻的瓷水杯。

「謝謝。」柯星繁轉過頭,輕聲道謝,手上的小鏟子又拍了幾下土,這才起身。

要抓緊時間,多種些草,然後填補小金庫的空缺。

柯星繁站起身,接過水杯,通通灌了下去。

管家急匆匆走進花園,「小姐,大先生和夫人給您寄了禮物,不過因為航程原因,大先生和夫人要過幾日才能回來。」

「嗯。」

再晚點兒吧。

每次媽媽見了她都要親她。

爸爸會給她買好多破石頭,還問她喜不喜歡。

她哥說,這是愛。

哦,沉甸甸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