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之漫畫老公已上線
穿書之漫畫老公已上線 連載中

穿書之漫畫老公已上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如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頤 現代言情 顧惜佳

【穿書,1V1】 一覺醒來,顧惜佳竟進入了她最愛的漫畫人物的浴缸,看着眼前的果男,她不禁咽口水
當她發現她竟穿越進了她最愛的漫畫的時候,早已被總裁一腳踢出了她家
不過,顧惜佳通過努力終於抓住了總裁的軟肋逐步攻略
當她一步一步靠近回家的真相時,她卻發現了漫畫里的人物逐漸死亡,漫畫世界突如其來的崩塌打亂了她的計劃
於是她又重新回到漫畫世界,拯救她…愛着的人
…… 「佳佳,你覺得你逃得掉嗎?」展開

《穿書之漫畫老公已上線》章節試讀:

第2章 他的施捨


沒錯,她是夢到她掉在了漫畫主人公中的浴缸了,這種濕濕軟軟的感覺未免也太真實了。

這裏面的男主居然也是如此符合他的人設,滿臉充滿着不耐煩卻沒有把她從這裡丟出去,還耐心的問着她的身份。

「你到底是誰?」

傅頤甩開了她的咸豬手。

顧惜佳抬了抬頭對上他嗔怒的眸子,反正是夢,她才不害怕他,她這樣想。

緊接着傅頤一隻大手便伸了過來,捂住了顧惜佳的眼睛,站了起來。

他另一隻手拎住了顧惜佳濕漉漉的衣服,然後往外用力一甩。

「啊…好疼…」

她慘叫一聲,屁股砰的一下就坐到了浴室的地板上。

但她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果然這樣的角色都逃不開霸道的人設。

她捂着自己疼痛不已的屁股。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我怎麼會感受到疼痛啊,這…這不是夢啊!怎麼回事兒?」

正當她在思索的時候,傅頤已經穿好了衣服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沾了水而耷拉在額頭上的頭髮顯得他十分性感,但也讓人忽略不了的是頭髮下那張慍怒的臉,和彷彿要噴出火來一樣的眸子。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胡話?」

傅頤蹲下來,掐住顧惜佳的下巴,道:

「直視我,別逃避。我給你最後的機會回答我,別裝傻,否則你就等着吃牢飯吧。」

「我…」

她現在腦子裏面也很亂,她已經意識到這不是夢了。

可是她還是有些發懵,眼前的這個人的臉和漫畫里的傅頤幾乎一模一樣。

而他自己也承認自己是傅頤,顧惜佳記得她不是在房間裏面看漫畫嗎?

怎麼一覺醒來,就變成了這樣,下巴被捏得好疼,她有些想哭。

可是眼前男人濃郁的氣息撲面而來,彷彿把她籠罩起來,她又無法靜下心來思考問題,只感到了手足無措。

又聽到他再次逼問。

「三,二…」

「等等,我說。我…我也不知道,這是一個夢吧?你也在做夢吧,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我家,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

做夢?傅頤覺得她真是滑稽至極。

她現在腦子一團糟,只能語無倫次的敷衍道:

「你肯定在做夢,你意識不到,但實際上你就是在做夢,不信你自己掐一掐自己,肯定不疼。」

聽到這段荒謬之言,他真心覺得他有生以來所有的耐心都給了這個奇怪的女人,她的到來讓人感到疑惑又詭異。

這裡可是十八樓,她怎麼可能爬進來,還突然在一個他沒注意的瞬間掉進了他的浴缸。

難道,她早就偷偷潛了進來偷偷蹲守着。

「這肯定是一場夢,我要醒過來。」

顧惜佳自我催眠着,但其實內心也篤定了那個可怕的想法。

然而傅頤管不了那麼多,他面對着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已經沒有了任何耐心了。

他微微彎腰拉住了還在自言自語的顧惜佳,就往外拖。

「看來你精神有問題啊,我沒有那麼多耐心,快點滾出我家。」

隨着傅頤的一聲怒吼,顧惜佳就被他丟出了浴室門。

剛被丟出浴室門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磕到了硬物。

「啊,好痛。」

她捂着自己的頭,痛苦難耐,她揉了揉頭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坐在自己的房間里。

顧惜佳懵圈的左顧右盼,急忙用手試探了全身上下,發現已經沒了剛剛濕漉漉的跡象。

「我真的在我的房間,難道剛剛的真的是夢?未免也太真實了……」

她喃喃自語道。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僵硬得像機械人一點點的轉過身去看着牆上的海報。海報上的人像是有魔力一樣,死死的盯着顧惜佳。

她腦海里開始浮現剛剛的場景。

海報上的漫畫人物逐漸與三次元人物結合,似乎他那慍怒的臉就在眼前。

她一隻手緩緩推開凳子,站起來向前走去想要撕掉這張詭異的海報,就在她伸出手的那一刻。

海報的樣子竟然一下子變換了形狀,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男人正在用毛巾擦拭頭髮的背影。

她,出現幻覺了?

顧惜佳的呼吸怦怦跳,她似乎害怕那個男人轉過身來卻又期待,男人緩緩地轉過身來,顧惜佳只是愣住。

那,分明還是他的臉。

二人的目光在電光火石中突然對上,男人平靜的嘴角忽然耷拉了下來。

「我不是叫你滾嗎?」

對面的男人冷冷的來了一句,顧惜佳感覺這聲涼到冰窟里的質問像一萬根針同時向自己刺來。

顧惜佳咽了咽口水,下意識的向後退。

她發現自己好像使不上勁,身體好像處在暖暖的液體中,她這才發現自己居然還在浴缸中。

她狼狽的想要站起來,對面的男人卻像是蓄勢待發的向她走來要將她生吞活剝。

「等等,你別過來!」

可是男人卻以似曾相識的動作拉住了顧惜佳濕漉漉的衣服,將她拖了出來。

她終於接受了現實,這不是夢。

而顧惜佳的第一反應卻是,現在這個全身濕透了的樣子,被趕出去豈不是會社死?

不管怎麼樣,起碼體面點再出門,就自己這樣出去,路人肯定會用異樣的眼神看她。

「那個…傅頤。」

「說。」

「你能不能放開我,讓我自己走。」

「我還以為你瘸了呢。」

語罷,傅頤放開她,雙手交錯在一起抱在胸口審視着顧惜佳。

顧惜佳揉了揉自己的手臂,試探性的看了他一眼。

「還在發什麼愣?還不快走,你是真的想讓我報警?門在那邊。」

傅頤指了指門的方向。

「不是。」

一說報警她就慌了,她這輩子還沒蹲過局子呢,而且如果真的進去了也是以「女流氓」的罪名,絕對不行。

「你…」

顧惜佳小心翼翼的道。

「我全身都濕透了,我這個樣子怎麼出去呀?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下,等我的衣服幹了再…」

傅頤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無情的表情似乎已經果斷的拒絕了她。

「求你了,你至少找一件衣服給我換上吧,對不起,我知道是我的錯。」

傅頤看着顧惜佳可憐兮兮的樣子,動容了一秒,但還是沒有說話。

事到如今,只好拿出殺手鐧嘗試一下了…不成功便成仁。

顧惜佳突然瞪向傅頤,大聲道:

「好了,我承認了,我是一個姓成的送進來的,你自己的兄弟送進來的,我失憶了,他說……他說…」

顧惜佳突然語塞,卻不曾想傅頤居然接了話。

「他說我是你男朋友?」

什麼?

顧惜佳沒想到,傅頤居然還在在乎一開始的她的胡言亂語,不過也只能將計就計。

「嗯。」顧惜佳堅定的點了點頭。

「至少讓我別這樣狼狽的出門吧。」

成雨洲是漫畫里傅頤的好兄弟,正是成雨洲將女主姜柴弄暈送給了男主,這也不是他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了,他應該會信吧。

傅頤一聽到姓成的,果真就信了她的謊言。出於道德方面,傅頤嘆了口氣就走進了房間準備給她找件衣服。

雖然傅頤好像稍微鬆動了一下,卻也給了她一個晴天霹靂。

如果他認識成雨洲,那豈不是意味着她真的穿進了漫畫?

傅頤剛走進卧室他就後悔了。

算了…他隨便從抽屜里抽出一件襯衫就走出去丟給了顧惜佳。顧惜佳感激的看了傅頤一眼,就重新溜回浴室鎖上了門。

傅頤聽到浴室門鎖的聲音,心裏暗自想道:

居然還鎖門,難道以為我會對她幹什麼嗎?

「你不就是成雨洲送來的嗎?別裝單純了?」

可是浴室里的人沒有回復。

過了好一會兒,浴室裏面的人還是沒有出來,傅頤皺了皺眉頭,喊道。

「不會死在裏面了吧?」

「沒有!再等一下。」

而此刻在浴室里的顧惜佳又感到了左右為難,內衣…要不要脫掉…

脫了的話好難為情,但如果不脫的話,浸了水的內衣也會把襯衫打濕的。

顧惜佳看到襯衫上的高級吊牌還沒拆,一看就是自己買不起的樣子。

並且褲子不脫的話,也會黏黏糊糊的貼在她的腿上,又怪又難受。

「算了…」

顧惜佳糾結了半天終於下了決定。

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衣服全脫了,就套上件襯衫抱着濕衣服走了出去。

「…」

傅頤看着面前的女孩扭扭捏捏的站在那裡,一隻手抱着濕衣服,一隻手捂着胸。

光潔的大腿露出來,襯衫穿在她身上就像是裙子一樣快要拖到膝蓋,大腿上還有若隱若現的水珠。

傅頤心中一緊。

要是這樣走出去,可能更會引人犯罪吧?

「我…」

還不等顧惜佳說話,傅頤弱弱的來了一句。

「你的鞋…」

顧惜佳這才意識到鞋子是濕的,於是她擺了擺手。

「沒事啦,鞋子就算了。我可不可以明天再走,在這裡等我的衣服幹了…現在太晚了,我…」

「不行。」

傅頤又一次拒絕了。

「我就這樣走出去?」

「關我屁事。」傅頤冷冷的閉上了眼睛,不去看顧惜佳。

顧惜佳也不好再厚臉皮的留下來了,畢竟自己一個陌生人這樣莫名其妙的出現,換做誰都難以接受。

她正準備扭扭捏捏的離開。

轉身走了兩步,突然想到了什麼,傅頤不是以為成雨洲告訴自己他是她男朋友嗎?

於是她深呼了一口氣,轉過身來,彷彿用掉了她畢生的演技。

「怎麼會有你這樣不負責任的男朋友?你明明就是不想負責,是不是因為現在我成了這樣邋遢醜陋的樣子,你都不想要我了?」

眼前女生委屈認真如影后一般的演技,讓傅頤不禁瞠目結舌,一時說不出話來。

不是成雨洲到底在搞什麼,給他找了一個這樣的「女朋友」,現在自己還被扣上不負責任的帽子。

「我說了我不是…」

「你就是不想負責任!」

「我沒有。」

「就是!」

……

就這樣反覆了十幾個回合後,傅頤大叫道:「停!」

他深吸一口氣,拿眼前的人沒辦法,無可奈何道:

「我就留你一晚。你睡沙發,別打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