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亡國郡主靠種田發家
亡國郡主靠種田發家 連載中

亡國郡主靠種田發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梔子椰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嚴焚 古代言情 柏揚靈

柏揚靈一朝穿越,父母雙亡慘被賣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半路被救入山頭,從此佔山為王,積極墾荒,耕種養殖、商鋪貿易兩手抓
日子越過越紅火,突然聽說自己竟是郡主,還是唯一的,這不是喜上加喜嗎?正想着去過幾天腐朽墮落的日子就傳來都城淪陷,皇帝南逃的消息,感情自己成亡國郡主了
罷了罷了,沒這個命,老老實實種田吧
只是總有人跑來投靠自己,為了養活這一大群人,柏揚靈不僅要努力種田經商還要和一堆糟老頭子叫板,搶地盤、造武器、練軍隊,瞬間多了幾倍的工作量
好在有個漂亮小公子,跋山涉水來找她,還說是她未婚夫,漂漂亮亮會撒嬌,她一心軟就留下了
從此,讓一眾諸侯膽寒的霸王郡主身邊有了個嬌嬌弱弱的小郎君,仔細一看還是當年馳名京城的美麗廢物,已成了他們最不能得罪的人
眾諸侯和自家的糙漢兒子對視一眼,萬分悔恨,自己怎麼就讓那個美麗廢物捷足先登了呢! 糙漢亡國郡主×廢物美人公子展開

《亡國郡主靠種田發家》章節試讀:

第6章 第一桶金


大清早柏揚靈起來便聽見外面鐵器碰撞乒乒乓乓的聲音,估計是大傢伙等不及拿武器練練手了。

柏揚靈草草洗漱了一番,便和一伙人說起了近日的安排。

「大家先用稻草人訓練,熟悉一下手頭的武器,過幾天咱們就行動,到時候糧食會有的,銀子也會有的。」

眾人聽了也很是激動,拿起武器就開始對着稻草人操練,雖然沒什麼章法,但到底是干農活的,揮舞起武器來也是虎虎生風。

但武器有限,行動的隊伍有二十二個人,武器卻只有十五把,只能輪番練習。

想起昨天李二柱提到的官兵,柏揚靈單獨又招呼了昨天那幾人,讓他們別多說,以免引起恐慌,畢竟是八字沒一撇的事,沒必要一群人都跟着擔心。

最後還是派了李大柱去臨河村打聽一番,弄清楚那伙官兵到底去幹什麼。

一群人都在忙着,柏揚靈也沒閑着,她在想以後的事,畢竟搶劫不是長遠之計,哪來那麼多剝削人的地主給他們搶,更何況羊毛也不能逮着同樣羊的薅啊。

墾荒種田已是現實必然,也是她的基因驅使。

關鍵是還能幹什麼呢?

開店做生意?不行,成本高,哪天真出了意外還不容易逃掉。

思來想去,還是路邊攤合適,低成本高回報還適合跑路。

決心要做路邊攤就得研究研究產品了。

這也同樣讓柏揚靈犯了難,她是吃過挺多小吃的,但做的不多,最關鍵是這他娘的是在古代,各種調味品也不齊全,很多食材都沒有被發現。

柏揚靈自然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想法,轉身去了庫房,最近收來的糧食都存放在那裡。

柏揚靈逛了一圈發現這裡食材種類真是少得可憐,除去主食就剩些紅薯,肉類和乾菜了。

就現有的來看,自己好像就只會做紅薯丸子,紅薯薄片了,這還是小時候奶奶經常做的,能有銷路嗎?

柏揚靈心裏存疑,但還是動手做了起來,山莊里糖不多全靠紅薯本身的甜味,油也是緊着用的,最後做來的紅薯丸子也就夠眾人嘗個味。

「莊主你手藝真好,這紅薯丸子真好吃。」李二柱剛吃了一個,熱油炸出來的的丸子燙着口腔讓他忍不住吸氣,一句話說得囫圇不清。

正準備再伸手就被陳平一巴掌拍開了,「你都吃了兩個了,趕緊練去,給大家剩點。」

一伙人吃得不亦樂乎,自然是一致好評都是貧苦人家來的,不是逢年過節根本吃不到什麼油水,糖也不多,這又油又甜一下子就抓住了眾人的心。

這也給了柏揚靈信心,總歸不是沒有銷路的,大不了薄利多銷。

中午時分李大柱便回來了,趕上了最後兩個紅薯丸子。

消息也打聽到了,那群官兵去了柏家,為了找自己。不過房子已經被燒,自己也早已失蹤多日。

暫先不管他們為什麼找自己,但既然找了自己肯定是要調查強盜一事的,以防萬一還是得把「拜訪」兩位財主的事提前,在官府找他們之前把事情給辦了。

「李大哥,你有沒有打聽到那群官兵找我做什麼?是不是縣太爺公子還死心?」如果是那就太好了,他們不會花太多精力在這上面,時間久了也就放棄了。

可就怕他們不是奉那縣太爺公子的命,而是另有目的,和自己爹娘有關,想斬草除根。

「打聽不到,臨河村的人都說那伙官兵急得很,聽說你失蹤了好幾天便立馬走了。」李大柱仔細回憶了一番說道,他也不能確定那些官兵的目的,只能出言安慰。

「妹子你別擔心,咱們現在躲這兒他們也找不到,我們一定護住你。」李大柱說得鄭重其事,就差拍着胸脯保證了,「你現在可是我們山莊的莊主,那伙人想抓你也得過我們這關。」

「那就多謝大家了,咱們明天準備一下就去會會那兩位財主老爺,這事宜早不宜遲。」

聽見這話,一群人手中的武器揮舞得更起勁了,那架勢恨不能將人洗劫一空。

……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就開始舞刀弄棒,一伙人可謂是雄赳赳氣昂昂,畢竟以往都是被剝削的,現在搖身一變居然能搶回來了。

一群會針線活的正在按照柏揚靈的要求加緊縫製臉罩,既要輕便透氣又要遮住全臉。

定的計劃是在晚上,畢竟月黑風高夜,發家致富天。

這也是柏揚靈「夜觀天象」最終確定的,今天大概率是要下雨的,而雨水就是湮滅他們行動痕迹的最佳工具。

傍晚時分,眾人都吃飽喝足準備上路了,人員安排柏揚靈也是一早就說好的。

老人小孩留在莊子里,出去的二十二個人三男九女四輛牛車去糧倉運糧,剩下柏揚靈和其他九個人去正廳搶錢。上半夜看姓王的,下半夜找姓張的。

路上也算順利,他們走的都是沒什麼人走的小路,盡量不引起別人的注意。

到了那王財主院子外面眾人便兵分兩路,一夥往着糧倉去了,索性那裡就幾個家丁看守,敲暈了綁着就是。

真正緊張地是前院的柏揚靈一伙人,還沒人這樣明目張胆的搶過。

柏揚靈倒是駕輕就熟,提着把大刀就去踹門。

不說去搶她自個兒家那次,小時候她也是孩子王,經常領着一夥小丫頭去搶那些欺負人的小惡霸,然後被她奶押着道歉。

當年的英勇事迹自然是不需再提,但她刻進骨子裡的惡霸因子可是蠢蠢作祟了。媽耶!沒想到有朝一日還能這樣實現她當山大王的夢想,關鍵是不用下面子去道歉,爽!

眾人跟在柏揚靈身後看着她囂張的樣子也不自覺地挺起了腰杆子,莊主都這麼勇他們怕什麼。

門裡的家丁聽着急促的敲門聲也沒想到竟然是強盜來了,傻不愣登的開了門,然後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趕過來的管家也是被眼前的陣勢嚇軟了腿,十來個人拿着武器,頭上罩着黑布套子,一看就不是善茬,一時間竟忘了呼救。

直到幾人將兩人捆起來才反應過來,但已為時過晚,只能乖乖被押着。

幾人關了大門,押着兩人來到院子前廳,那陣勢立馬唬住了大部分人。柏揚靈大馬金刀往主位那兒一坐,一把刀正正往那王財主脖子上一擱。

「銀子老子自個兒不會找嗎?趕緊的把院里的人都給我叫出來。」柏揚靈放粗了聲音,也懶得說廢話,先要做的就是控制住所有人。

那王財主自然是不敢反抗,開始叫人,除去院子里的又稀稀拉拉出來了幾個。但這麼大個府邸小妾家丁丫鬟等等加起來肯定是不止這些人的,大概是聽見了聲不敢出來。

柏揚靈又放開嗓子喊了一句,「老子心情好沒打算見血,勸你們乖乖出來,要是等會兒被我發現可不保證活命了。」

這威脅明顯是奏效了,又有十幾個人顫顫巍巍走了出來。

柏揚靈一個眼神示意,圍在一邊的幾個男人便轉身去了各個房間搜索。

沒多久又捉出幾個人,那幾人嚇得腿肚子都在打顫,嘴上不住地求饒,柏揚靈當然不會真的要他們的命。

命幾人將搜尋到的繩子將一群人全綁了,又將嘴塞住。

留下兩個人在前廳看守,其他人都去搜尋財物,目的也很明確,以金銀為主,珍器重寶少拿,一是難處理,二是太重。

沒多久眾人便將偌大個府邸洗劫了一遍,時間有限,自然不可能搜颳得乾乾淨淨,何況柏揚靈一直秉承着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原則。

要是都給他搜刮乾淨了,那王財主肯定恨他們入骨,怕是翻遍整個雙鶴縣都得找到他們。

一行人將財物打包,也裝了大半車,可見這財主是真的有財。

裝好沒多久,那邊便派了人來報信,看來糧倉那邊也得手了,這會兒正往回趕。

柏揚靈便命人又將府邸眾人的繩子檢查加固了一遍,以免他們前腳剛走就被追上報官了。

「行了,咱們走吧,他們應該也走了一段路了。」柏揚靈招呼眾人離開。

一伙人順着前面人的路走,一面趕一面清理痕迹,畢竟老天爺不一定靠得住,萬一不下雨怎麼辦。

回了莊子眾人便加緊卸貨,胡亂的將東西堆在庫房,又火急火燎的趕去張家。

到了張家,也是依葫蘆畫瓢,不過張家沒王家有錢,加上有了經驗,這一次倒是比預計的快了許多。

夜半時分,回去半路上下起了小雨,等回到莊子時已經成了瓢潑大雨,正順了柏揚靈的心,真是天公作美。

回去了眾人也沒閑着,將糧食搬去了早就騰出來的糧倉,財物也運去了庫房。

柏揚靈則忙着拿冊子記錄,這畢竟是公共財產,總得有個數。

總之,這一個晚上下來可謂是收穫頗豐,別說撐過冬天了,明年春天也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