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帝盛寵:天命凰妃有點皮
魔帝盛寵:天命凰妃有點皮 連載中

魔帝盛寵:天命凰妃有點皮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盛夜長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宿淵 盛欷

【雙潔+甜寵+神獸+無誤會+無失憶梗】 盛欷,滄溟國將軍府大小姐
空有絕色容顏,實力戰五渣,被稱為滄溟國第一花瓶
一朝意外,覺醒神獸血脈,發現自己這些年來不能修鍊竟另有隱情
從此,明珠現,再難遮其鋒芒
成神之路,無人可擋,前世今生仇恨,一起清算
重逢愛人,攜手並進,這一次,沒有人能再分開我們
(甜寵,無虐,無虐!) 小劇場: 某魔尊:「欷兒,來,嘗嘗今日的桃花餅
」 盛欷:「果然還是你做的最好吃
」 進食ing…… 某魔尊:「欷兒吃的怎麼樣了?吃飽了,可就輪到我了
展開

《魔帝盛寵:天命凰妃有點皮》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被逼跳下懸崖


「賤人,居然敢毀我的臉,今日,我就讓你百倍千倍還回來。」

元柳說完,就對盛欷發起了攻擊。

元家的靈系大多是木系靈力,元柳作為嫡女毫無疑問也是。

她周身綠色的光芒化為無數根細小又鋒利的針,向盛欷飛來。

一旁的文心語驚訝,元柳這女人果然夠狠,上來就用最強的靈技。

元柳是玄靈巔峰,盛欷只有初階玄師,整整差了一級多。

盛欷立馬出力反抗,可到底修為太低,被擊了出去,身上被木針划出許多傷口,還有好幾處被貫穿,汨汨的流着血。

元柳得意的走到盛欷面前,即便臉上戴着面具,也能想像到她現在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醜惡嘴臉。

元柳一把捏住盛欷的臉:「你不是很能耐嗎?嗯?你那些小花招呢?怎麼不用了?我看你這張臉皮挺好,不如割下來給我用吧。」

元柳戴着面具是因為五天前,皇后在御花園擺宴,名曰現下正是百花爭艷的時候,邀請各家女眷進宮同賞。

盛欷作為將軍府的嫡女,自然是要去的。她知道此行不會太平,便提前做了準備。

果然,宴會還沒開始,在御花園外面就碰到了元柳。

元柳還是和往常一樣為難她,只不過今日更加過分。

「家中長輩都死絕了,父親受重傷,變成了殘疾,你又是個不爭氣的廢物,唯一有實力的就是你哥哥還常年不在家,誰能護着你們?盛家日漸沒落,你就是個喪家之犬。」

從前元柳只會為難她,盛欷念她同為武將之後,不會太過分搞她。

可她今日居然侮她父親,辱她家門。

盛家的主脈靈係為雷系,是所有靈系中攻擊力較強的,因而家裡的長輩大多為國效力,進了軍中成為主力,也正是如此才會一個個戰死沙場。

不客氣的說,若沒有盛家人的犧牲,滄溟國能有今天這般安寧祥和的日子嗎?

於是盛欷在她酒里下了化顏丹粉。

服了化顏丹的人先會覺得臉上奇癢無比,而後又會變得如火燒般疼痛難忍,最後臉部潰爛,容貌盡毀。

元柳的臉毀了,她心裏也清楚是誰幹的,所以與文心語幾人串通好,進秘境之後圍攻盛欷,她必須死!

滄溟秘境控制在皇室手裡,每五年開一次,一次為期五天,凡本國境內十三到二十歲的少年少女無論修為高低,皆可進入。

盛欷本不想來的,她也知道自己修為低,進來太危險,可有消息流出秘境內有龍骨草。

盛欷對於草藥煉丹這方面很懂行,父親腿疾多年未愈,用此草再好不過了。

所以她還是選擇進來一試,龍骨草確實拿到手了,危險也是確實沒躲過。

文心語出口提醒:「元柳,差不多結束得了,我們進秘境可不是只為殺她的,沒必要在她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元柳狠狠一甩:「賤人,來世投個好胎,別像現在這樣當個廢物,任人魚肉。」

盛欷作為將軍府的嫡女,從出生便有無數雙眼睛看着。其哥哥盛蕭更是被稱為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在這種對比下,盛欷的天賦更讓大家好奇。

於是五歲覺醒天賦時,差不多整個皇城的人都來看了。

盛欷也繼承了盛家的雷系靈力,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她的天賦只有中階玄士,所有人都沒料到,盛家的嫡系血脈會這麼平庸甚至廢柴。

而她往後的修鍊更是艱難,身體可以吸收靈力,但不會聚集到丹田為自身所用,十一年過去,十六歲的盛欷堪堪修鍊到初階玄師。

空有美貌,實力戰五渣,於是盛欷被冠以滄溟國第一花瓶的名號,從小便被同齡人諷刺、為難。

但她也不是個草包,總會想方設法的還回來,那些人在她這兒討不到什麼好處。

元柳再次攻擊,這一次一條青綠色的長龍從她背後騰嘯而出,帶着凜冽的風衝過來。

盛欷體內靈力枯竭,沒有還手之力,再一次被擊中。

一口鮮血從她口中吐出,身體疼到不行,感覺全身的經脈好像都要斷掉了。

「沒想到你這廢物生命力倒是挺強」文心語嗤笑一聲。

「一起吧,讓她死個痛快。」

兩人帶着其餘幾個巴結她們的小姐,一起使出靈技。

一瞬間,五彩斑斕的靈力齊齊發出。

若是被擊中,自己必死無疑,可是已經沒有退路了。

盛欷看着後面的懸崖,沒辦法了,必須賭一把。

不跳一定會死,跳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她還有好多事沒有完成,絕不能現在就死了!

在幾人驚訝的目光中,盛欷沒有猶豫的跳了下去。

其中一個小姐問:「心語姐,她……」

元柳出聲打斷了她:「她已經身受重傷,掉下懸崖必死無疑,正好省的處理她的屍體。」

文心語有點懷疑盛欷不會就這麼死了,可又是親眼看見她跳下去的。

「我們從來都沒遇見過盛欷,懂嗎?」

幾個小姐連忙附和:「對對對,沒碰見,沒碰見。」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