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開局覺醒頂級天賦
玄幻:開局覺醒頂級天賦 連載中

玄幻:開局覺醒頂級天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蟲蟲欲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蟲蟲欲動 陳墨

【爆燃玄幻+頂級天賦+殺伐果斷+無降智虐主+偏傳統】 蒼茫世界,宗派林立
有人天生重瞳,生來知之,有人出生之時天生異象,有道痕伴身,修行事半功倍,更有人天生神聖,舉手投足間便有大法力,大神通
金陽麒兒,靈體伴身,一朝宿慧覺醒,便可窺破所有隱秘
未知寶物,一眼看破所有隱秘
殘本功法,滿足條件就可補全
神秘寶圖,藏寶地點自動尋路
神級傳承,竟是強者陷阱,等待有緣人奪舍重生,還好我生而知之,滅殘魂,奪傳承
「什麼?我族的傳承至寶還有這等妙用?」 「陳師兄果然大才,連這等萬年隱秘都知道
」 「不可能,這天地棋局根本無人能解,你怎麼知道破解方法!」 「陳師兄,你是怎麼懂的這麼多的?」 多年後,陳墨屹立大道之巔,俯視眾生,每當被人稱讚時,他依然保持的謙遜的說: 「我也只是略懂億點點而已
展開

《玄幻:開局覺醒頂級天賦》章節試讀:

第2章 三陽養元,三日小成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這世間,有仙,有妖,有邪祟。

人有山法,獸有妖法。

這山與水,非指名山大川,而是天地自然之道,天地靈性又多藏於山川之間,細數天下有名的靈脈,大多都被各宗各派佔去,故而修鍊之法都是人修山法,是為成仙正道。

但這仙法並非人人都可以修鍊,最重要的便是這根骨了。

根骨被視為修鍊之基,載道之器,又被稱為靈根。

不成品相的下等靈根即便拜入宗門,得傳真法,也無望仙途,只有中等靈根才有望成就築基道人,而上等靈根,非但可以輕易築基,更有望更進一步,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陳墨身懷靈體,上等靈根已經板上釘釘,可若說長生久視,得道成仙,上等靈根卻還是遠遠不夠的。

倒是這枚血晶卻是意外之喜,他的根骨未成,若是能在根骨長成前洗經伐髓一次,且不說脫胎換骨,至少也可以讓自己的修仙速度大增,遠超同輩的上等靈根修士。

這等機緣,自然是不許錯過。

日前,陳墨便差人去城內的武館求葯,不但購得了鍛骨秘葯,武館裏的師傅聽說陳墨康復後,還額外得了一門養生功夫。

陳墨成為龍虎觀的弟子已有月余時日,金陽城內無不有討好陳家的意思,陳墨日後成了修士,陳家自然也水漲船高,有望成為新的名門望族。

這幾日里,陳墨並未虛度,而是在院內打起一門三陽養元功的功夫,雖然不能長生益壽,但也有固本培元之效。

尤其他被陰氣所傷,大病初癒,用此功打熬根基最為合適。

到了晌午,太陽便越發的毒辣。

此刻,他光着膀子,細細端詳着手裡的三陽養元功,不得不說,這門武道功法雖然不入品級,但確有奇效,僅僅幾日運轉,身體便肉眼可見的壯實了起來。

【三陽養元功】

【品質:劣】

【描述:武道基礎功法,取三陽真意,鍛體強身,有固本培元之效。】

【入門:體質增加一成。】

【小成:體質增加三成,力量提升一成。】

【大成:體質增加五成,力量提升三成,額外獲得元陽不漏,體力消耗減少三成。】

【圓滿:體質增加一倍,力量提成五成,額外獲得純陽之體,武道修鍊速度增加一倍,武道消耗減少一倍。】

隨着筋骨發出一聲脆響,陳墨緩緩吐出一口濁氣,三陽養元功,一日入門,三日小成。

陳墨眼中熠熠生輝,隨後露出惋惜之色:「可惜這門功夫只是養生功夫,即便是最高的圓滿境界,也不過是比普通人強了一點點罷了。」

倒是那純陽之體倒是有點意思,這類基礎功法,修鍊到圓滿,竟然可以增加武道修鍊速度,真是聞所未聞。

陳墨訕笑道:「練武先養身,這類養身功法本來就是為武道打根基底子的,雖然提升不了多少體質,但卻能為後續修鍊打下良好的基礎,循序漸進,環環相扣。」

修仙需要資質,但武道卻不需要,這也導致大乾境內武者反而要比修仙者多得多。

朝堂內外,多是以武道入門的武者,而如今大乾的鎮國大將軍,正是一位武道宗師,堪比金丹大修,實力深不可測。

要知道,他們龍虎山的掌教真人,如今也不過是金丹境界而已,放眼整個大乾,都是頂級高手。

據傳聞,這位修的是練體古法,一身戰力比起金丹修士絲毫不弱,甚至尤有勝之。其一身氣血,便可震懾鬼魅,就連邪祟都要退避三舍。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比較的,武道易學難精,仙道更是從頭難到尾,武道再好,也不能長生久視,百年之後,便是一捧黃土。

大乾立國不過八百載,可那仙山上的道統,卻在上個朝代起便有記載了。

其根本原因,除了武道古修傳承斷絕,萬年未出一位武聖之外,還有便是武者手段單一,雖有一身蠻力,但對於詭異多變的妖魔詭譎,卻是力不從心了。

如今這朝堂內外並不太平,大乾十三州,一州轄十郡,一郡有百城之多。

陳家所在的金陽城乃紫金郡郡城,陳家不過一戶富商,在當地雖有聲勢,但放到偌大的大乾來看,卻有些微不足道了。

仙道可得長生,武道可以護道。

以武道護仙道,肉身載元神,苦海渡彼岸,這才是長生大道。

一國之土仍可被妖魔傾覆,更何況他區區陳家之子。

不光是為了在這方天地安身立命,更為了自己能長生久視,修鍊變強才能自己掌握命運。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仙道,武道,他全部都要!

「少爺,這可是夫人親自熬的雞湯,你趁熱喝了。」

他眼前出現了一張清麗白膩的臉龐,小嘴邊隱約可見兩個可愛的酒窩,陽光照射在她明澈的眼睛之中,宛然便是兩點明星。

余小凝手裡端着檀木盤子,上面正放着一碗熱氣騰騰的濃湯,幾道油漬里漂浮着翠綠的蔥花。

「凝兒啊,我這剛喝了補藥,怎麼又給我端來這雞湯了。」

陳墨一臉無奈,陳母對於他可謂是無微不至,近乎溺愛。

各種大補湯藥,湯羹葯膳,連他這幾天滋出來的水,都能聞到藥味。

「咕嚕」

一口下肚,不咸不淡,味道正好。

余小凝一邊用手帕擦去陳墨臉上的細汗,一邊用小手揉捏着他的雙肩:「少爺,夫人說了,這雞湯是最佳的補品,可以讓你好的更快些。」

「爽!」

陳墨長笑一聲,只感覺全身通透,被丫鬟伺候着的感覺真爽,這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感覺哪能不舒服呢。

古銅色的健康皮膚在陽光下勾勒出完美的線條,紮實的肌肉透露出充滿力量的陽性美,絲毫看不出這是大病初癒的樣子。

「凝兒,你這手法真是越來越熟練了,下回上山,可要帶着你了。」

余小凝小臉一紅,頓時不說話了,連同手裡的力氣也小了幾分,只是在陳墨耳邊細不可聞的說道:「全憑少爺吩咐。」

不過,在返回宗門前,卻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他之前得到的血晶有增長資質的奇效,正好適合他當下使用。

其中,玄陽花最為常見,此物多用作壯陽之葯,在所有藥店里都是最為暢銷的。

而鍛骨秘葯則是武者的橫練藥方,用來搭配自家的獨門武功,輔佐修鍊的。

可以說,即便是武功被人學了去,若是沒有這鍛骨秘葯,也難有成就。

不過,這鍛骨秘葯雖然珍貴,但卻是可以用銀兩買到的,這城裡有的是武館,只要有錢,莫說鍛骨秘葯了,連更為珍貴的換血秘葯都能買來。

聽聞這武者祖上也曾是能與修仙者齊名的練體者,可惜練體難成,不近大道,無法長生久視,這麼多年下來,早就沒落了,連早些年的傳承都丟了。

不過,此物已經由他差人購得,自是省下一番功夫。

唯獨醒靈草頗為少見,這醒靈草並非靈藥,可卻是煉製養神丹的主材之一。

每一株都價值不菲,每每出現,都被人收了去,以至於市面上難得一見。

這醒靈草固然珍貴,但對於陳墨而言,卻並非難事,龍虎觀的丹院里就有不少,只是他的靈根即將定根成型,而要回山裡卻是要耽擱了。

雖說根骨長成後依舊可以易經伐髓,可卻沒有了拔高靈根品相的妙處,可就白白錯失了提升資質的機緣。

「小凝。」

「嗯,少爺請吩咐。」

「你去幫我買些玄陽草回來,錢財不夠可以去賬房去取。」

余小凝一聽,似是想到了什麼,小臉通紅道:「少爺,你還年歲尚小,一定要克己節制啊。」

陳墨一臉黑線,連忙解釋道:「你懂什麼,我這是修鍊所需。。」

「知道了。」

余小凝撅着嘴,一臉不甘,她覺着少爺讓她買玄陽草這件事一定得讓夫人知道,決不能讓少爺年紀輕輕就誤入歧途。

「還不快去。」

正當余小凝胡思亂想的時候,陳墨的聲音自耳邊傳來。

「要是讓我聽到了什麼不好的消息,下次回山可就要換個聽話的丫鬟了。」

「少爺放心,小凝可聽話了,你買壯陽葯的事情我絕不會傳出去的。」

金陽城雖為郡城,卻遠沒有想像中的那般繁華,街道上的遊客,多數都是行路匆匆,少有駐足停留的。就連路邊的酒館,也是少有叫賣聲。

小廝靠坐在門檻,手裡拿着由葉子粗製的草扇,漫不經心的扇着風。

最熱鬧的,竟是**,原本就悶熱的天氣,還未靠近,便能聞到空氣中瀰漫的惡臭。

陳墨匆匆掩住口鼻,走入**旁邊一間毫不起眼的偏房。

這間房子不過數十平,門外沒有任何標誌,常人路過也只會被**吸引眼球,絲毫不會注意到**旁,竟還有這樣一間小屋。

「李執事,我要的醒靈草有消息了嗎?」

暗門之內,竹椅上平躺着一個微胖男人,似有四十餘歲,身上穿着毫不起眼的青袍,雖然沒有破舊,但也瞧得見幾片油污,多是有段時間沒有換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