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
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 連載中

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六紙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顧庭松 黎霧

修真界有兩大未解之謎,其一是與仙界接壤的天池於千年前一夜冰封;其二是崑崙師祖顧庭松乃修真界第一人,飛升仙界後卻去而復返
某日宗門合宴上,顧庭松掐指一算,當即宣布要收徒,只見他御劍東行…… 突然,天池裡鑽出一毛茸茸與他撞了個正着
莫名變成兔猻的黎霧面露驚恐: 啊嗚啊嗚…… 顧庭松: 阿霧?不錯,是個好名字
黎霧: 啊…這也能猜對? 顧庭松當機立斷: 小東西與我有緣,正好我收你為徒! 從此崑崙多了一位毛茸茸師叔祖…… 【戲精憨憨兔猻妖 X 白切黑崑崙師祖】展開

《我!修仙界第一毛茸茸! 超凶的》章節試讀:

第4章 做作白蓮


「阿霧,你揪着我的藤蔓尖。」

只見嗖的一下,千絲藤瞬間縮小成一截短短的藤蔓,迅速扣在黎霧的爪子上環成一個圈,變成一個熠熠生輝的翡翠手鐲,綠盈盈如一泓碧水。

「小藤,你真棒!」黎霧真誠誇讚。

千絲藤有些害羞,又略有些小得意,忍不住在她的爪子上蹦躂着旋轉幾圈。

黎霧正打算離開懸崖,卻發現自己似乎遇到了鬼打牆,怎麼走都走不出去,反而一直在原地打轉。

這是遇見陣法了!可惜她剛入師門,連最基礎的鍊氣課都沒開始上,所以並不會解陣。

黎霧只能再次把希望寄托在千絲藤身上,「小藤,你能破開此陣嗎?」

千絲藤有些羞赧,「阿霧,對不起,我不會陣法,這次幫不到你了。」

黎霧摸了摸附在手腕上千絲藤,正要寬慰它幾句,突然聽見不遠處有一陣腳步聲靠近。

黎霧沒辦法確定來者是敵是友,情急之下只好躲在崖壁上一塊巨石後。這是個視野盲區,短時間內應該不太容易被發現。

一位身着青衣道袍的年輕弟子在崖邊驚呼出聲:「快看,這裡有一地貓毛,師叔祖,真的掉進無為崖了。」

「華蓮丹雖寶貴,但也不及一條生命啊。我沒想到阿霧叼走丹藥後,竟一時失足墜入崖底。無為崖有萬丈之深啊,這可如何是好?」

紫衣女子拈着帕子抹掉眼角的清淚,一副自責不已的模樣。

聽見熟悉的女聲,躲在巨石後的黎霧忍不住皺眉,原來這蒙面女子使得是連環計,真是好大一朵白蓮花啊!

真可惜她現在不能化形說人話,否則還能變身惡毒反派與其同台飆戲。

「紫檀師妹,這事與你無關。明明是那畜生奪你寶物傷你在先,後來自己無能跌入崖底,這是蒼天有眼,死有餘辜。」

赤煉峰的體修一向心直口快,鍾莽見美人落淚心有不忍,自然要為佳人打抱不平。

「多謝鍾莽師兄寬慰,此事雖不是紫檀之錯,但畢竟與我相關,我實在於心不忍,正……」

紫檀本想說打算找金佛山的佛子為阿霧誦經,卻被一道冰冷的男聲打斷。

「既然你實在於心不忍,不如去給本尊的徒兒陪葬。」

顧庭松目光銳利似冷箭,難看的臉色彷彿結了層寒冰,冷漠的聲音不帶一絲溫度。

他一揮衣袖,紫檀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重重地拍打在崖壁上,吐出一口鮮血。

紫檀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呵,這個男人終於第一次用正眼看她,卻是帶着滔天怒意。

也罷,既然得不到他的愛,不如讓他恨自己。

紫檀覺得自己瘋了,但她停不下來。

她故作虛弱地想要直起身子,結果因為傷勢過重,再次栽倒在地上,假裝不經意間露出左手腕上的抓痕。

「仙尊,何必咄咄逼人?我原來一直敬仰尊上為英雄,認為您是修仙界第一人;今日一瞧,也不過是恃強欺弱不講道理的蠻者。」

鍾莽一邊自認為「豪情萬丈」地英雄救美,一邊溫柔小意地扶起地上的紫檀。

「哪裡來的莽夫,說話都不過腦子。修真界的規則向來是弱肉強食,莫非你弱你有理?」

顧庭松斜睨着他,嘴角挑過一抹譏嘲的笑。

「仙尊,此事皆因紫檀所起,由小女子一人承擔即可;鍾莽師兄只是本性單純,不該被牽連的。」

紫檀泫然欲泣,將捨己為人又故作堅強的姿態演繹地淋漓盡致。

「呵,原來這麼莽還是名字的鍋,這位鍾道友確實很單蠢呢,要不然怎麼會連你這種小伎倆都識不破。」

顧庭松彷彿瞬間點亮毒舌技能,妙語連珠懟人火力全開,之前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在此時竟消散了幾分,眾人看得瞠目結舌……

「你——欺人太甚!」鍾莽被徹底激怒,紅着眼舉着大刀就要徑直朝顧庭松砍去。

卻見顧庭松站在原地風輕雲淡,僅用兩指輕輕夾住刀刃,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

「啪嗒——」鋒利的大刀頓時被震成碎片,散落了一地。

鍾莽握着光禿禿的刀柄,強者的威壓令他的雙膝一彎,他終是忍不住重重地跪下。

「真是不自量力!宗政燁,你快將你這迂腐固執的弟子拖走吧,本尊真怕一不留神就把他給玩壞了……」

顧庭松輕輕一提,只見高大魁梧的鐘莽此時竟像一隻小雞崽被他輕鬆拎在手上。

「多謝仙尊手下留情!赤煉峰自會處理這位目無尊長的弟子,今日多有叨擾,實在是小輩管教無方……」

赤煉峰峰主紅着臉低聲賠禮道歉,隨後竟當真拖着鍾莽下山了。

剩下的眾人見場面發展成如此,一個個都垂着頭裝鵪鶉,不敢再觸崑崙師祖的霉頭。

紫檀見無人再幫她「伸張正義」,正打算假裝跳崖以死明志,將輿論有利方導向自己。

沒想到黎霧卻突然撲了出來,把她嚇了一跳。「你怎麼還活着?」紫檀面露驚恐,一臉不可思議。

黎霧輕輕一躍,小腳丫一蹬,在紫檀的雙頰各留下一朵灰色的小梅花印,然後心滿意足地撲進自家師父懷裡。

「喵嗚」委屈的嗚咽聲似在無聲控訴:這個壞女人欺負我。

顧庭松看見黎霧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血痕,脖子上的毛也被薅了大半,烏黑的眼眸頓時陰沉沉的,原本清冷的氣質倏然變得陰狠乖戾起來。

「阿霧乖,師父給你報仇。」

黎霧被抱緊的身子僵了僵,她覺得今天的師父有些不對勁,怎麼突然變病嬌了?

「師祖,且慢!」

大長老紫霄真人終是不忍自己的女兒就這樣慘死於自己面前,彎下身子覥着臉求情:「我想這事恐怕有些誤會……」

「爹,你別為我求情了,小心也被無妄仙尊遷怒!」紫檀冷嘲着打斷,眼裡滿是挑釁。

「孽女,你給我住口!」紫霄真人見紫檀火上澆油,愈發怒火攻心。

「我為何要住口?明明是阿霧傷我奪我寶物,意外失足跌入崖底,我這個受害者卻反被仙尊問責……

也罷,這修真界向來是強者為尊,所謂的公道不過是個笑話,此事我問心無愧,只怪我人微言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