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翩翩龍婿:傲嬌老婆愛我101次
翩翩龍婿:傲嬌老婆愛我101次 連載中

翩翩龍婿:傲嬌老婆愛我101次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藍色陰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霜 江嘯寒 都市小說

【男強女強+隱藏身份+先婚後愛+打臉復仇】 風度翩翩溫柔霸總+冷若冰霜傲嬌小妖精 十二年前全族覆滅,江嘯寒睡過垃圾車,啃過糠咽菜
蟄伏十二載,人間煉獄戴維斯島既培養征戰沙場的將軍,也孕育毀天滅地的惡魔
島主江嘯寒榮耀歸來
報滅門之仇,尋舊日所愛
音容全改,但傲嬌老婆第一百零一次愛上了他
展開

《翩翩龍婿:傲嬌老婆愛我101次》章節試讀:

第8章 見面禮


兩人從凌家回來,凌霜一臉狐疑地看着江嘯寒。

「你還算有點積蓄嘛,又是婚紗又是蟲草,這可都是大手筆。」凌霜故意說道。

江嘯寒笑笑說:「以前還有點積蓄,行走江湖,還是靠朋友幫忙,我自己沒出太多力。」

凌霜覺得這個江嘯寒沒表面看着這麼簡單老實,不過她也懶得去深究,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拿到和將臨集團的合作,把城南分公司收入囊中。

「你今天怎麼敢和爺爺放狠話,居然這麼猖狂,敢說一定會拿到合作。將臨集團可不是那麼容易搭上的。我自己運營設計工作室多年,還在凌家公司管理了這麼久,我都不敢打包票。」

凌霜覺得江嘯寒太衝動了,一旦沒拿到合作,她又得被那群親戚的吐沫星子淹一遍。

江嘯寒絲毫不擔心,畢竟將臨集團說到底也是自己的,還能讓自己老婆輸了這場比拼嗎。他只是笑了笑,看着凌霜說道。

「放心吧,我會和你一起努力的,就當是我們結婚前,送給你的見面禮。」

他真誠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挑逗。

今天兩人都喝了點酒,凌霜靠在沙發上,一襲真絲弔帶裙貼合在她皮膚上,那根細細的弔帶,滑落在肩頭,露出胸前一小片白嫩飽滿的皮膚。

江嘯寒走過去,也靠在了沙發上,歪着腦袋,看着凌霜。

江嘯寒腦中回憶起凌霜為自己說話的樣子,在一群人的飯桌毅然站起來,像一個戰士。

凌霜心裏對江嘯寒也有了些改觀,這個男人,有些神秘,像一個彈簧,再多攻擊打下去,都會被他化解,但他又不是個軟弱無能的人,該出擊的時候又絕不隱藏自己的鋒芒。

兩人就這樣默默對視着。一些情愫就在這夜色中慢慢生根發芽。

次日,將臨集團突然放出消息,宣布啟動一項「潛力者」投資計劃,公開招標合作夥伴,符合資質的大小企業均可參與,優秀者勝。

消息一出,全城嘩然。各大企業都想趁此計劃攀上將臨集團一飛升天。

凌霜坐在辦公室,正和助理商討着這個事情。

「這反倒是我們的機會,一般情況下不是大企業大老闆,很難進到將臨的圈子。現在他們公開找合作夥伴,反倒給我們打開了大門。」凌霜覺得老天好像都在幫她。

助理有些擔憂:「這樣的話,我們的競爭者也就多了很多。怕是勝出也難啊。」

「狹路相逢勇者勝,機會來了,我就一定會抓住。」凌霜的好勝心很強,看中了的目標就一定會全力以赴完成它。

將臨集團大樓,總經理趙青對周總裁的這個提議十分不解,將臨集團不缺合作夥伴,壓根也不用花這麼大陣仗來造勢。他只知道這一整件事,都和那天來集團的那個青年有關。

這個神秘人物,到底是什麼來頭呢。

整件事情的背後操盤手,此時正在銀御別墅被人當一尊佛跪拜着。江嘯寒接到了暗風的電話,說是當時查蔣家滅門案的**有消息了。

江嘯寒換下了他那副正義沉穩的臉,此時此刻的他眼神兇狠凌厲,原本俊朗的五官都變得鋒利起來,周身的氣場讓人望而卻步。

暗風把一個流浪漢按在地上,說道:「江總,這個人,你可還有印象?」

「抬起頭來。」江嘯寒道。

流浪漢渾身發抖,短短四個字,就喚起了他在戴維斯島的回憶,以及對這個島主的深深恐懼。

流浪漢名叫夜錦,特訓隊出身,在戴維斯島受訓三年,執行過數不清的暗殺任務,被稱為特訓隊的無影殺手,一時之間無人能敵。

而夜錦此時如此恐懼,是因為他曾經惹到過這個人人畏懼的島主。

戴維斯島流傳着一個傳說,凡是被島主審問過的人,就沒有一個是活着出來的。而如今,江嘯寒這尊魔神,就坐在自己面前,他不敢抬頭。

暗風一把掐住他的腦袋,抓起他的頭髮。

「夜錦。你當初好歹是戴維斯島起兵造反第一人,是特訓隊的赫赫有名的無影殺手啊。怎麼混成現在這樣了?」

夜錦被迫抬起了頭,雙眼灰濛濛地瞟了一眼江嘯寒,又收回了眼神。

「島主,我已經知道錯了,我,我接受懲罰了,也服完役,我現在手腳也廢了,實在不能再作什麼惡了,求您放過我吧。」

夜錦舉起他的一雙臟手,十個手指都被截斷,只剩個指根在微微顫抖。

江嘯寒不怒自威,冷冷的聲音說道:「夜錦,你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我自然不會跟你翻舊帳。」

「好好,好。」夜錦連連磕頭。

「十二年前,霖城發生過一起滅門案,負責調查滅門案的**,是你動手殺的吧。」江嘯寒問道。

夜錦在記憶中翻找着這段往事,那是他剛剛入行的時候,接的一個委託。

「是……」

「是誰指使你的?」江嘯寒的語氣中帶上了幾分恨意。

「島主,我真不知道啊,你也知道我們這一行,僱主都是匿名的。」

聽到這話,暗風上去就是一腳,把夜錦踢倒滾了一圈。「你他媽好好想想!還想不想活命了。」

「僱主不知道,那錢呢,你收的錢是誰打給你的。」江嘯寒繼續問。

「好像是一個什麼藥材鋪的賬號。什麼王記藥材鋪。」夜錦努力搜尋着自己的記憶。

王記藥材鋪,那是富二代王盛宏家的起家生意。當初蔣家滅門案,莫非和王盛宏家有關。十二年前的蔣家滅門案,到底誰才是真兇。

江嘯寒審問完夜錦,讓暗風把他送了回去,自己開車回了凌霜家。

夜已深,凌霜的書房還亮着燈。江嘯寒走過去,看見凌霜正為了將臨集團的合作計劃,準備着各種資料。

凌霜的頭髮簡單紮起,穿着真絲睡裙和睡袍,注意力都在工作上,壓根沒注意到一直在門口看她的江嘯寒。

凌霜打了個哈欠,伸着懶腰,不巧這一幕被江嘯寒看到,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正了正身子,又擺出一副端着的樣子。

江嘯寒很喜歡看她,和凌霜待在一起讓他覺得很放鬆。

「都這麼晚了,還在忙啊。」江嘯寒的眼神中已經沒有了凌厲,只有溫情。

「畢竟是和將臨集團打交道,我研究過了,爺爺給的這個項目是個優質項目,如果真能做起來的話,利潤率不低,項目本身是夠得上將臨的,至於怎麼去牽線搭橋,就得靠我們自己的本事了。」

凌霜把這個合作項目分析得頭頭是道。

「你覺得要怎麼做,才能在一眾競爭對手中勝出?」江嘯寒很好奇他家這個好強的姑娘有多少本事。

「當然是靠實力說話。只要我把項目本身的優勢價值介紹好,把和我們凌家合作的好處都預演出來,突出凌家與其他企業的獨特競爭力,真真切切的利潤擺在眼前,將臨集團還有什麼理由不選我們。」

江嘯寒看着凌霜,有些驕傲又欣慰地笑了。

凌霜看着江嘯寒那張俊朗的臉上露出這麼柔和的微笑,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她確實有被撩到。

「你一直笑幹嘛?」凌霜被他的眼神盯得不自在。

江嘯寒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凌霜的欣賞:「我覺得我老婆很厲害。」

「還不是你老婆呢。」凌霜跟他犟嘴。

不知怎的,兩人之間莫名有了些曖昧情愫,像是在**。

江嘯寒走上前去,俯身看着凌霜的眼睛,緩緩說道。

「那要不,儘早成為事實婚姻。」

凌霜也不甘示弱,她回盯着江嘯寒的眼睛。

「就怕你不敢。」